第16章 切磋

  • 异常生物进化论
  • 陶良辰
  • 2180字
  • 2021-09-20 15:17:39

没什么必胜的信念,切磋而已。

黑狐狸为了那枚当做赌注的七级晶核,不再从中作梗。

曹雷吞下一枚四级伽马晶核后,此刻可以清晰感受得到那股旺盛的力量,正在体内持续攀升着。

翼洲大学财大气粗,给所有学生们都发了监测体内伽马物质浓度,并且集合包括通讯、导航等诸多功能在内的特制战术腕表。

今天刚巧没有戴,所以曹雷也不清楚具体数字是多少,不过这种变强的滋味确实挺爽,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全都十分舒爽。

原地站着,深吸几口气。

手边少了那把唐刀样式的妖刀神迹,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关注,它暂时被曹雷存放在家里。

沉睡那么些年。

当初日积月累的搏杀场面,仍然历历在目,大概是开始亢奋的缘故,心底的那股子气势正在酝酿,愈发汹涌澎湃。

最近的生活挺不错,或许也正是因为太好的缘故,反倒让曹雷不太适应了。

曾经的尸山血海、累累白骨。

数十亿人,数百亿生灵,葬身在灾变初期的历史洪流当中,那几年早已在曹雷心里留下深刻烙印。

估计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很难像汪战、像周铠甲等等出生在新时代的同学们一样,发自内心地享受生活。

身体变小了,但记忆没有变。

等汪战走进擂台,下意识想要继续嘴碎时候,发现曹雷似乎有点怪怪的,那眼神有点可怕,宛如饿狼。

这让汪战不由一愣,可曹雷这模样实在很难吓到谁,他也没多想,扭扭腰,揉揉手腕,摆个姿势耍帅。

等孙淏导师说出:“开始!”

汪战正要开口,只见曹雷一改平日里的淡定模样,瞬间就一个大跨步,笔直朝着自己冲过来!

这让汪战吓了一跳,立即打了个滚,成功躲开。

语速极快,说道:“欧呦!小家伙还挺狠,居然想打我脸!!”

话音刚落。

曹雷已经贴到他身前,拳头顺势落下,正中汪战小腹!

之前就发现了,虽然汪战的花架子像模像样,但这家伙也没比其他学生强多少,每次都喜欢拉开距离,伺机寻找出手机会。

所以曹雷从一开始就紧逼着他。

个头矮也是优势,一拳打出随即闪躲,绕到汪战身后,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他踢了个狗吃那啥!

眼看曹雷先占了上风,在场的其他同学们哄堂大笑!

悻悻然站起身。

汪战厚着脸皮,大大咧咧说道:“个子不高,力气挺大,连大哥都敢戏弄,接下来我可不会再放水了。”

曹雷笑了笑。

相处没几天,但他已经知道汪战这家伙,嘴贱心不坏。

现在的学生毕业后,只要有点志向和胆量,几乎都会加入军队磨炼几年,对付那些异常生物,甚至是难缠的魇兽。

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好日子也没剩多久了。

曹雷倒也不急着逼谁上进,只是开玩笑提醒说:“刚才如果我能拿匕首,应该已经捅进你心脏,给你竖碑时候上面肯定要写’死于话多’四个字。”

汪战被逗乐了,说道:“人小鬼大,看我怎么打你屁屁,非得给你点教训才行!”

话音刚落,汪战小跑几步,朝着曹雷所在方向就是一个飞踹!

本想躲开,但曹雷忍住,双手放在身前格挡这一脚,后退两步立马停住!手臂火辣辣地疼,反而让他觉得有意思。

没等汪战站稳,曹雷就伸手一拉,手刀砍在他脖子上,顺手又拽着他往圈外扔去。

倒不是不能继续打,主要是有种欺负小菜鸟的滋味,让曹雷觉得挺没劲,少了点刺激。

前脚刚把汪战甩出去,他又紧跟过去。

就在汪战强行用手撑着落地,身子仍在圈内,正要得意大笑时候,曹雷的轻轻一脚紧随其后。

赢得比预想中轻松,曹雷还不忘对孙淏导师说道:“就应该把他们跟猛兽一起关进笼子,只能活着走出来一个。”

孙淏听完哈哈大笑,明显很赞同这番说法,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答曹雷说:

“我也想,可惜学校不让,现在学生素质一届不如一届,主要是好日子过多了。像我年轻时候,哪有那么多时间慢慢学习,集训五个月就要投入战场,有人连魅兽都没抓到,只能在战场上想办法。”

“也对,堡垒里面确实安全。”

曹雷伸手拉起汪战,倒不觉得是学生们变得差劲,而是生活环境变得不同了。

几十年时间以来,大洗牌初步结束以后,局面陷入一个微妙的平衡当中,拥有魅兽的武者也越来越多,逐渐站稳脚跟。

虽说仍然存在许多危机,可处境却比早年好多了,尤其是在堡垒里的生活,相对比较安稳,有更多时间让学生们积累经验、学习知识。

一帮没上过战场见过血的小菜鸟们,也难怪曹雷觉得他们太弱,倒不是真的弱,只是缺了股血性。

就拿汪战来说,嘴碎的本事明显比拳脚厉害多了,万一真遇到凶悍的对手,连逃跑都没机会。

真正的厮杀,可不会跟他们一样摆架子,互相吹捧和谦让。

发现这些不足后,曹雷才语气无奈抱怨几句,简直有种一拳打在空气上的滋味,这样的大学跟他想象中不同,有点格格不入。

不愧是上了年纪的人,看后辈总会很不顺眼。

意识到自己的教学方式被曹雷给鄙视了,孙淏导师开始反思,感慨说:

“看来真该多从外面招收点学生,前几年推崇教育改革,重视全面发展,这倒也没错,但学生们的心性很难有保证,最近几年统计的毕业生在两年内牺牲的概率也变高了。我好像应该对你们再狠一点才对,先问一下,有谁动手杀过猛兽?敌人也行,蚊虫那些肯定不算,有就举手。”

这话一出,现场学生们面面相觑,竟然连一个举手的都没有。

曹雷倒是杀过一堆,死在他手底下的敌人也不少,但为了避免再拉仇恨,识趣地默不作声。

孙淏导师叹口气,挥挥手说句下课,看表情应该也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早年的仇恨、愤怒、血性等等,在现在的学生身上已经比较少见,对此只能说舒坦日子过多了,老师们也自然而然顺应了这种变化。

就连曹雷也没想到。

自己随随便便的几句话而已,让自认尽心尽职的孙淏导师备受打击。

以至于促使孙淏动用老关系,在几天后找来十多只捕获的长毛鬉狗,想要提前让这批学生们见见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