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太诡异了

凉秋眼皮一抬,表情依然淡定,好似完全没有在意这突如其来的攻击。

黑色的影子突然从他脚下升起,化作人形,挡在了凉秋的面前。

噗!利箭最终射入影子的身体,被它抵挡了下来。

咻咻咻!攻击还没有结束,又是三只利箭从左右分别射来,丝毫不给凉秋反应的时间。

关键时刻,剑芒一闪。

被凉秋涌来修指甲的白洁之锋划过一条优美的弧度,将三只箭矢尽数斩落。

然后又是一股能量的隐晦波动从地下传来,一道紫色的符号,径直没入了凉秋的身体。

这一连串的攻击迅猛异常,普通的二阶职业者怕是当场就栽了。

但他们所攻击的人是凉秋。

紫色的符号没入凉秋身体的刹那,他脸上依然没有情绪波动,目光平静的看向前方的拐角。

三道衣着打扮颇为精悍的职业者正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拿着弓箭的独眼男子、背着长剑的青年、以及浑身都包裹在长袍下只露出一张阴冷面孔的老者。

“他已经中了我的枯血诅咒,浑身的血液已经干涸近半,直接上去就能杀了他。”老者森冷一笑,朝着两名同伴说道。

他们三人极有默契,显然拥有着非常娴熟的配合。

弓箭手佯攻、老者负责诅咒偷袭、长剑青年正面抗衡。

他们的配合,宰了不知道多少职业者,相信这一次也不会意外。

老者话音刚落,长剑青年已经冲了出去,弓箭手又搭了三支利箭在弓弦上,蓄势待发。

全程三人都没有对凉秋说一句话。

估计早就把凉秋当做死人了。

凉秋也没有和他们有交流,同样的道理,他也把这个三个当死人了。

脸上绽放神经质的笑容,凉秋不退反进,手持白洁之锋,直接冲向了三人。

这个举动,到让三人少有的愣了片刻,换做寻常置业者,在中了枯血诅咒后,看到突然出现三个职业者,第一反应不是应该逃走吗?

“你找死!”长剑青年怒极反笑,手中剑锋绽放紫色光芒,不知道加持了什么能力在上面,欲要一剑将凉秋斩杀。

直到他的剑锋和凉秋的白洁之锋碰撞在了一起。

当!包裹着紫色光芒的长剑发出痛苦的呻吟后,在青年惊愕的注视下直接被斩断。

“超凡武器!起码是二阶!”青年心中大骇,看着那柄洁白的剑锋,冷汗直冒。

还好他有逃命的能力,剑锋折断的刹那,他身形以一种极其不合常理的速度,爆退五米有余,躲过了欲要划过他脑袋的剑锋。

后退间,青年朝着身后的同伴老者打骂:“考贝尔,你他妈的枯血诅咒怎么没效果。”

即便是有超凡武器,一个中了诅咒的人,也不可能一剑就把自己武器给斩断了吧。

“我明明成功释放了呀,你们也看到了诅咒符文已经进入他身体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没有生效。”考贝尔擦了擦额间的汗水,然后又是两道不同的诅咒打出。

都分别没入了凉秋的身体,后者躲也不躲,仍由诅咒加身,脸上的笑容更加癫狂了。

狂笑意志:被动效果可以无视同等阶所有诅咒和疾病效果,主动激活狂笑意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各项属性。

咻!下一秒,凉秋身影一晃已经来到了青年面前。

论速度,他在二届职业中,算得上顶尖,又有白洁之锋两点敏捷的加成,还有狂笑意志的激活,除非是三阶职业者没人能快过他。

“去死!”弓箭手手中箭矢绽放绿色光芒,欲要救下自己同伴。

下一秒,他的表情变得呆滞了,三支箭矢就像是黏在了他的手上。

好不容易等他放开弓弦,三只箭矢像是无头苍蝇一样,胡乱的射向了地下交易所的顶部,轰出了三个坑洞。

“怎么可能!”独眼弓箭手失声尖叫,他感觉自己好像不会射箭了。

这种准头,比初学者还要夸张。

欺诈规则:令得对手一次攻击、施法无效化,并且将其无效化的攻击、施法能力封印,十分钟内不得动用同样的手段。

随着长剑青年,两名同伴攻击的无效化。

凉秋的剑锋已经斩到了青年的面前,他想躲,可他那躲避的能力在短时间内只能使用一次。

眼看着剑锋砍在了自己脖子上,青年的表情依然保持着呆滞和震惊。

他想不通,从来没有失手过的他们,今天居然会被一个同为二阶的人反杀。

噗嗤!

头颅飞起。

青年的尸体无力倒地。

看着同伴倒下的尸体,无论是弓箭手还是考贝尔脸色都瞬间布满惊恐。

太诡异了,这个家伙的能力太诡异,他到底是什么职业者,不仅能无视诅咒,还能让弓箭手忘记了怎么射击。

“跑!”显然,他们已经被吓破了胆,哪里还顾得了同伴的尸体,分别逃窜向了地下交易所的两个出口。

凉秋嘴角一挑,他可不想让他们就这么跑了,提剑就要追。

“围起来!”一声爆吼从交易所深处传来,然后街道的各处涌出二十个左右的职业者,他们都身穿墨绿色的服装,显然是某个势力的成员。

乍一出现,就将凉秋团团包围。

感受着那些人的气息,凉秋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了凝重。

正在凉秋犹豫着要不要强行突围的时候。

嗒嗒嗒!

清晰的脚步声从包围着的人群后方响起,二十多人主动为来者让出一条道来。

凉秋目光下意识看向来者,那是一个带着厚框眼镜的长者,脸上没有胡须。

如果艾康和哈维在场,必定立刻就能辨认出这个长者的身份,正是地下交易所排行行的主事,博识者维克塞。

维克塞先是看了一眼凉秋和距离不远的无头尸体,然后目光锁定在了凉秋后方摊位上摆放着的无数超凡材料上。

作为一个拥有丰富阅历和渊博知识的职业者,维克塞恍然间明白了什么。

“没事了,把武器都收起来吧。”维克塞朝着周围的职业者摆了摆手。

这是很神奇的一幕,维克塞明明只是一个一阶职业者,还不是战斗类型的,所有的职业者好像都听从他的调遣。

在维克塞说完,所有职业者脸上的警戒之色都收敛了起来。

“我是这个地下交易所的管事,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维克塞含蓄的笑了笑,冲着凉秋表达着善意。

“凉秋。”凉秋一边说着,一边也把白洁之锋收了起来,显然这是一个误会。

接下里维克塞的一句话,直接让凉秋表情出现了短暂的错愕。

“凉秋兄弟,你是帝白神庙的人吗?”

凉秋认真端详了这个维克塞片刻,他可从来没有在地下交易所暴露过身份,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我长年呆在地下,但斯威克城和附近城市的大小事还是时刻有关注的。”维克塞好像看出来凉秋脸上的疑惑,淡笑着解释道:“除了刚被命运之神消灭的深渊大军,我真想不到谁能贡献出这么多新鲜的超凡材料。”

“我是!”凉秋也并没有掩盖身份,或者说没有必要。

“哈哈,早有耳闻,帝白神庙有三个守护骑士,今天终于见识了,一个人单挑三名同等阶职业者,还反杀一人,惊退两人,帝白神庙的守护骑士都这么厉害吗。”

维克塞哈哈一笑,先是赞扬了一番凉秋的身手,然后话锋一转,表情诚恳的说道:“不好意思,在地下交易所发生这种事,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凉秋点了点头,没有多言,见得时间差不多了就要转身收拾起超凡材料,准备回去。

维克塞却突然叫住了凉秋。

“这些材料我们拍卖行都收了,凉秋骑士开个价吧。”

维克塞说一百句话,对凉秋而言都没有这句话中听,脸上绽放出笑容,转身应道:“可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