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这就是神的力量

“这就神的力量吗?”艾康感受着浑身上下涌动的神力,喃喃自语。

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神体一直被禁锢在神像内。

今天借助真身降临卡,终于体会到了神灵真正的实力。

如果将自己凡体的力量比如萤火,神体就是一轮比可以普照天地的烈阳。

在神的面前,不管是职业者还是普通人,都渺小得仿佛蝼蚁。

“放过我!我愿意向你献上我的忠诚!”塔奥斯丁已经将帝白当做了一尊上位神灵,真的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它的三颗头颅满是惊恐,都向着帝白低垂,祈求得到救赎。

当然,就算它想反抗也不一定有用。

神之间的差距,可不是职业者之间的差距那么简单。

帝白神力四阶在塔奥斯丁三阶之间,区区一阶的差距,堪比天和地的距离。

“放?”艾康没有说话,心头却是冷冷一笑。

回应塔奥斯丁是一道撕开了天穹的雷霆海洋。

是的,不是一道雷霆,而是一片雷霆组成的海洋。

轰隆隆!它们咆哮着,就像是天穹泼下的海水,轰然滚动。

眨眼间就掠过了天地间的距离,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下,将艾康和塔奥斯丁的身影一同吞噬。

“吼!”雷海中,响起塔奥斯丁凄厉的惨叫。

随着时间推移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完全寂静。

雷霆海洋消散,那一片方才被雷海淹没的地方,只有那道散发着金光的伟岸身影屹立,而塔奥斯丁,已经没有了踪迹。

它先前所在的位置,只留下了一颗黑色结晶,以及三颗散发着虚无火焰的头骨。

塔奥斯丁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被抹杀了。

“神!祂是神!”

就算是再笨的人,现在也知道那个轻描淡写的抹杀了塔奥斯丁的存在是谁了。

“命运之神!”

野生职业者中,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口,顿时引发了神庙内一阵骚动。

自从五百年前,那一场和撒旦邪神大战过后,这片大陆上已经很久没有过神灵的降临了。

今天,他们居然看到了一尊真正的神灵。

祂的出现,将那只凶名赫赫的地狱三头犬塔奥斯丁轻描淡写的抹杀在了斯威克城,就在他们亲眼的目睹下。

最让人震惊的还是,那个传说中能屠神的塔奥斯丁,在帝白神面前居然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这是何等强大的神灵。

只有帝白的信徒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命运之神在他们心中,可是丝毫不弱于晨曦之神、和光明之神的神灵,只是塔奥斯丁太弱了,命运之神根本没发挥出来多少神力。

“帝白!”晨曦神殿大骑士费尔德,愣愣的看着那道傲立在天地间的金色身影,心中承受了莫大冲击。

作为晨曦神殿的大骑士,费尔德心中的信仰从未动摇,在他心里,只有晨曦之神才是他的唯一信仰。

正是这种坚固的信仰,才让费尔德成为了晨曦神殿的大骑士。

但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费尔德心中的信仰不免动摇。

在整个城市生命垂危的时候,在晨曦神殿的人性命难保的时候,他们所信仰的神并没有出现。

反而是这一尊静静的伫立在贫民窟数百年之久的神灵帝白,站了出来,解救所有人于危难中。

“晨曦之神,真的爱着祂的信徒吗?”费尔德失魂落魄,好像在刹那间被抽取了精气神。

就连被深渊怪物包围的时候,费尔德都从未退缩过,此时此刻,竟然有种魂不守舍的表现。

有这个想法的,可不止费尔德一个人。

晨曦神殿何光明教廷的人这一刻都缄默无声,表情复杂,看向帝白神庙的信徒们,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嫉妒。

高高在上的神灵,为了护佑自己的信徒,不惜从神界走出。

敬拜着这种神灵,才算没有辜负自己的信仰吧。

相比其他人的心情复杂,帝白的信徒们的念头就简单得多了。

没有呐喊,没有欢呼,只有近乎狂热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那傲立在天地中央的金色身影。

连喜欢瞎嚷嚷的哈维,都不敢说话,以虔诚的眼睛追随着帝白的踪迹。

好似要将这一幕永远的计入脑海。

视线移向深渊怪物大军们,在地狱三头犬塔奥斯丁被艾康击杀在半空的时候。

它们就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战斗欲望,尽管智力低下,可那道身影带给它们的压迫力,几乎要让它们喘不过气来。

深渊怪物们,剩下的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逃。

可惜,艾康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从神体上爆发的独属于神灵的光芒,像太阳一般笼罩向那群怪物。

不管是蓝色级别、绿色级别、还是白色级别的怪物,在这道光芒下像是被烈阳直射的白雪,一只只怪物在无声无息中融化。

啪啪啪!

一只只怪物在自己所站立的地方倒下,化作血水,没有丁点反抗能力。

至于它们死后偶尔残留下来的超凡材料,则不翼而飞,包括地狱三头犬留下的那枚结晶和三个头颅。

和深渊怪物们一起消失的,还有帝白。

祂的出现是如此的突兀,从出现到击杀塔奥斯丁,和无数深渊大军,只用了短短不到三分钟。

消失得又是如此的无声无息。

只是刹那,天地间只剩一片死寂。

“恭送!命运之神!”神庙内,无数信徒跪倒,朝着帝白消失的空中疯狂呐喊。

声音中的狂热,好似瘟疫一般渲染着神庙外的野生职业者,以及那两个神殿的人员。

不少野生职业者也学着信徒的模样,朝着帝白消失的方向跪下,发出癫狂的呼喊。

毫无疑问,他们成为了帝白的信徒。

即便没有跪下的,心中也留下了神灵帝白威严的背影,这段记忆将跟随他们一生。

另一边,岩耕颤颤巍巍的从匍匐的位置站起,掏出自己的小本本,以剧烈颤抖着的手掌握着笔杆,做着记录。

“天元历3986年9月15日,地狱大门开启,撒旦大军五百年后重新出现在这片土地上,为首的是拥有赫赫凶名的地狱三头犬塔奥斯丁。”

“整个城市陷入绝境,无数居民丧生,晨曦、光明神殿到我主的神庙寻求庇护。”

“天元历3986年9月16日凌晨,深渊大军包围神庙,命运之神降临斯威克城,抹杀塔奥斯丁和所有深渊大军。”

“神辉之下,所有邪祟必将清肃。”

“见证者:岩耕。”

另一边,艾康趁着真身降临卡还有时间,控制着神体来到了邪教徒洞窟。

璀璨的金光将这个黑漆漆的洞穴照亮得亮如白昼。

之所以这么轻易的就找到了这个洞窟,完全是因为在神体的眼中,这个洞窟的坐标就像是深渊一样深邃黑暗,一眼就能看到。

他非常容易的就进入了洞窟之内,来到这个莱文说所说的祭坛面前。

这个连接着深渊的祭坛,不知道是不是拥有传送的数量限制,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在艾康进入这个洞窟开始,就没有看到一只深渊怪物,从那个传送门里走出来。

视线投向那个祭坛上的传送门。

差不多有三丈来高,整体没有实体,完全是由一种血色的不知名能量构成。

在他的视线下,传送门的信息一览无余。

【深渊门户】

【这是一扇连接着深渊和现世的大门,刚开启不久,极其不稳定,但有不知名的能量,一直从深渊门户的另一头维持着它的运行,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它会彻底稳定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