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愤怒的神油灯

“啊!”黑雾中,响起艾康愤怒的咆哮。

一盏淡黄色油灯伴随着艾康的怒吼,在他头顶漂浮升起。

光芒如利剑,刺破的黑暗,照耀得这一方天地亮如白昼。

炽热的光华照耀的地方,所有深渊黑雾如冰消雪融一样被驱散,温暖的气息充斥了整条街道。

神油灯好像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怒火,它也跟着愤怒了,胆小的它疯狂的将自己灯芯的火焰催生到最大,还没有动手,灯芯上的火焰就已经喷涌到了三尺多高。

还幸存着的信徒,和还没有失去意识的凉秋三人,都在这一刹那被神油灯的光芒吸引。

迎着光亮,所有的面庞都被印上一层光华。

普通信徒不知道神油灯的存在,可凉秋他们知道。

而且还亲眼见过,神油灯发威,将一名二阶尸语者轻描淡写抹杀的场景。

“那是命运之神的神灯!”这一刻,绝望的三人脸上升起了希望。

反观,那些深渊生物,它们的表现截然相反。

神油灯的光芒对它们来说,比毒药还要可怕,一个个本体,都在光芒炙烤下散发出白烟。

然后发出痛苦的哀嚎。

连深渊蠕虫都在神油灯气息下动弹不得。

“都去死吧。”手掌轻轻接过神油灯,艾康现在的状态用四个字来形容,状若疯狂。

他全力催动神油灯的威能。

轰!!!

神油灯咆哮着,从本体上吐出火海滔天!

炽热火焰冲天而起,将天上挤压得厚厚的深渊云层都直接冲散、撕碎。

被深渊雾气遮挡的月亮重见天日。

火海像是洪水一般降临在这个世界,它们如是浪涛,冲向了那群深渊生物。

所过之处,无论是深渊生物、还是怨灵、苍蝇、老鼠尽数被吞噬,在恐怖的火海中飞灰湮灭。

那火海,又好像拥有自己的意识,它们威力如此的大,可依然没有烧毁一间房屋,没有伤及一名信徒。

眼看着就要触碰到信徒们的时候,火海立马拐弯绕行。

一瞬间,整条街道都被清理。

火海并没有因此停止,它们像是脱缰野马,清理完一条街道后,又继续俯冲向了贫民窟的最深处。

只剩下了还活着的信徒,望着火海消失的方向,所有人脸上都挂着震惊,连失去了亲人的信徒都忘记了哭泣。

燥热的气息,还在他们脸上拍打。

下一秒,也不知道是谁先跪下。

信徒们高声歌颂着帝白的遵命。

您是灾厄的主宰。

命运的掌控者。

您的目光比星辰更加悠远。

卑微的信徒在这里祈祷

祈求灾厄与命运的支配者向我凝视。

神油灯引发的巨大动静可谓不小,火光将贫民窟天空都烧得通红,火光照印下,连神庙内的信徒们都被惊动。

他们纷纷走出了神庙,站在威严光环的笼罩范围内,看向那火焰冲天的方向。

“那是命运之神的神灯。”岩耕向着迷茫的信徒轻轻述说着。

艾康带着残留的信徒回归了神庙。

活下来的信徒,将自己看到的神迹,告知了庙里的信徒。

信徒们跪倒一片,朝着哪一尊威严的神像,发出最真诚的赞美。

【叮!信徒勒斯成为狂热信徒,信仰值+100】

【叮!信徒戴夫成为狂热信徒,信仰值+100】

【叮!信徒波克成为狂热信徒,信仰值+100】

……

凡是在这一次深渊蠕虫灾难中活下来的信徒,都成为了帝白的狂热信徒,无一例外。

听到耳边系统的提醒,艾康却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今天不知道多少信徒丧命,那些可都是他的孩子。

“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艾康低头看向手里的神油灯。

神油灯发出全力一击,灯芯上的火焰明显减弱,显然它虚弱了很多。

艾康手掌轻轻抚摸着神灯的本体,轻轻安慰道:“辛苦了,去吧。”

说完,神油灯从他手上飞起,又重新挂在了神庙的半空。

这一刻,望着那一盏神灯,所有信徒包括凉秋三人在内,都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

那可是神灯,命运之神的神器。

有它的保护,有神庙的保护,就算是恶魔,他们也不再害怕。

艾康的事情还没忙完,他仅仅只是将信徒们救到了神庙。

还有很多信徒因为吸收了过多的深渊气息,而导致身体出现了状态,或是呕吐、或者神志不清、或是直接昏迷不醒。

帝白的祈福能力不断扫动,将那些负面效果通通驱散。

凉秋三人当然是得到了重点照顾。

温暖的祈福能量充斥着所有人的身躯,驱散了他们心底最后一丝恐惧。

有些人直接躺在了地上睡下。

可能是因为今天见识到了太多的死亡,所有人都很疲惫。

没有睡下的人都保持了沉默,偌大的神庙,居然在狂热的祷告完毕后,安静了下来。

凉秋这三个守护骑士和艾康并没有休息。

在祈福能力的梳理下,三人伤势得以控制,他们强撑着疲惫的身躯,和艾康一起站在了神庙门口。

守护骑士守护的不仅仅是帝白神庙,还有神庙里的信徒。

“人是安全了,但这样一直躲在神庙里也不是办法。”凉秋身躯半靠在神庙门口,朝着里面望去,是睡到在了地面上一片的人群。

“只有等着这该死的深渊气息褪去了,贸然出去只会丧命。”琴晴的衣服上都是血迹,失血过多让她脸庞看上去没有一丁点血色。

“咱们怎么知道着深渊气息啥时候退走啊,它不退,咱们莫非要一直躲在神庙里。”哈维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哭丧着脸说道:“到时候吃喝都成问题,我已经感觉到饿了。”

艾康选择了沉默,哈维的顾虑的确是一个大问题。

只能怪深渊气息的爆发太过突然了,根本没有时间给他准备供应信徒们的食物。

他的神体还没有厉害到,可以凭空造出食物的地步。

长时间不吃不喝,作为普通人的信徒,生存都是问题。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艾康皱着眉头,探出一口气,眼睛则透过威严光环形成的隔离带,望向了幽暗的街道深处。

神油灯的火焰爆发,短暂的将很大一片区域的深渊气息烧毁。

可很快,又有新的深渊气息从地底下升起,弥补了之前空白的区域,现在外界又是一片黑暗。

阴暗得月光都不能穿透的深渊气息里,艾康还依稀可以看到游走着的各种怪物和怨灵。

它们对威严光环形成的结界有种天然的畏惧。

可一旦艾康他们走出结界,它们必然会像疯狗一样涌上来。

“休息一晚,实在不行,明天我们出去找食物,我记得两条街之外,有一个面粉厂,里面应该囤积了很多面粉和小麦,足够信徒们好长一段的食物供应了。”艾康缓缓道出自己的打算。

随着艾康声音的落下,分散在神庙门口的三名骑士突然没有声音。

他们并没有因为粮食问题的初步计划而欣喜,而是呆呆的望向了街道之外,那些密集的房屋。

今晚不知道有多少居民会丧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