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紧急支线任务:庇佑信徒

确认了包围了整个城市的黑气是深渊气息的时候,艾康就迅速以威严光环查看了自己妹妹艾希的情况。

还好,小家伙还在屋内睡得正香,丝毫没有感受到外界的变化。

有帝白神像庇佑,艾康不用担心她的安全,所以很是放心的收了视线。

“我们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出去的好。”琴晴在听闻了深渊气息的来历后,看了看自己的两位同伴。

这个决定自然是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赞同,连凉秋都没有发表意见。

深渊气息让他们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最重要还是邪神撒旦的名字太过于可怕了。

在这个世界,足以让小孩夜啼。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艾康也会采纳琴晴的意见。

直到一声震耳欲聋的,面向神灵帝白的祈祷声,在他耳畔炸响。

“尊敬的命运之神,您卑微的信徒岩耕像您请求庇佑,好像有什么东西闯入了我的家里,大门也被锁死了,根本出不去,无论我如何呼喊,我的爱人我的孩子都没有回应。”

伴随着岩耕这句话落下。

神庙中,帝白神像复苏。

代表着信徒的星河出现在了神庙空间,属于岩耕的星辰不断放大,显露出他现在的处境。

他正在一个密封的房间里,那是岩耕专门用以向神灵祈祷的房间。

现在的他正跪倒在地,脸色焦急的向着帝白做着祈祷,期望得到神灵的庇佑。

通过星辰的画面,艾康清楚的看到,在岩耕的家里充斥了浓郁的深渊气息。

如果不及时赶过去,自己的神父一家估计就要没了。

艾康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几乎没有犹豫的,艾康就动用了帝白的控梦能力,将岩耕祈祷的画面和所说的话,投向了属于凉秋的星辰。

此时此刻,正站在威严光环边界,看着外面那遮天蔽日的黑气的凉秋精神突然一阵恍惚。

在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下,看到了岩耕祈祷的画面,以及他家里的情况。

画面只出现了刹那,却无比清晰的印在凉秋脑海,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凉秋猛然警觉。

“岩耕神父有危险!”

“难道是命运之神给我的神谕!”以凉秋的聪慧,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这是命运之神给自己的神谕。

在帝白神庙,除了神使艾康以外,从来没有第二人接到过命运之神的神谕。

这还是凉秋第一次接到神谕,作为狂热信徒,凉秋早已将帝白当做了心中唯一的真神。

祂的神谕对凉秋来说就是绝对要完成的任务,哪里还敢怠慢。

更何况这还是命运之神第一次显灵降下的神谕,凉秋无论如何也要完成。

“岩耕神父有危险,正向命运之神祷告。”

丢下这么一句话,凉秋甚至来不及和自己同伴们解释,就拿着白洁之锋冲出了威严光环的笼罩范围。

“喂,凉秋你疯了!”哈维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拉回凉秋。

后者的速度有多快,哈维怎么可能来得及,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凉秋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

“他说的神谕?”

琴晴一脸古怪的看了哈维一眼,然后又看向艾康。

作为神使,艾康应该是最接近神灵帝白的人,也是最熟悉神谕的人。

艾康只是点了点头解释道:“的确是命运之神降下的神谕。”

话音刚落,不等艾康细看剩下的两名骑士得到自己回答后,脸上出现的震撼。

又是两道急促的祈祷声传向帝白。

这次做出祈祷的是勒斯奶奶,以及史蒂夫,他们都分别遭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深渊气息威胁,有怪物闯入了他们的房间。

来不及解释这么多了,艾康急忙又将两人求救的画面,投向了哈维和琴晴。

虽然他们和凉秋的实力相差了很多,可现在神庙已经派不出多余的人手了。

哈维和琴晴也出现了凉秋那种神情恍惚的表现。

直到控梦能力结束,他们顿时明白了凉秋刚才为什么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那的确是命运之神的神谕。

“神使大人,我也接到了神谕,就不陪你了。”来不及解释了,救人如救火,琴晴放下这么一句话后,也冲了出去。

哈维紧随其后。

就在短短不在三分钟内,深渊气息的出现,再到三位骑士的分别离开。

威严光环的边缘就只剩下了艾康一人。

他也没有多做停留,因为又有信徒在祈祷救命了。

“该死!光明教廷和晨曦神殿到底干了什么。”骂了一声,已经没人可用的艾康不得不亲自出马了。

转身冲入神庙,将还在和面麻神玩耍的神油灯一把拽起,就冲出了威严光环结界。

所有的超凡武器和诅咒物品都交给了三位骑士,艾康也只有拿神油灯了。

波克一脸惊悚的看着门口一具衣衫褴褛的人影,因为夜色太浓,他看不清来者的模样。

但他身上散发的恶臭味,像极了尸体腐烂后散发的尸臭。

这让波克想到了今天白天,自己亲眼看到的恶魔头发,以及关于神使大人的警告。

再结合眼前的景象,再笨的人也该想到贫民窟正遭遇着可怕的危机。

波克已经第一时间就像命运之神祈祷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然后就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站在了大门门后。

“恶魔!那是恶魔!”波克以颤抖的声音自言自语着。

虽然他每一个毛孔都在因为恐惧而害怕,但他依然手持着一把菜刀,坚定的站在门门口。

那个在他口中,被冠以恶魔的生物,正用脑袋,不缓不急的撞击着波克间的门板。

贫民窟的所有建筑,包括门窗在内都年久失修。

再加上来者力量巨大,每一次头颅的撞击的,都能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动。

并不是很坚固的门板,发出了痛苦的嘎吱声,用不了多久,就要倒塌了。

波克不敢逃,因为他的老母亲还在里屋睡觉。

只要自己跑了,自己母亲必然会丧命。

“神啊,救救你的信徒吧!”波克内心深处疯狂的呐喊着。

陡忽之间。

轰隆!街道上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

闪烁的雷光将整个街道都照得雪亮。

迸发的雷霆击穿了那浓郁得化不开的黑雾,直接命中了波克眼里那只恐怖的恶魔。

波克顺着门缝注视下,亲眼看见那只衣衫褴褛的怪物,在雷霆下化作了一滩焦土。

然后一道穿着神使衣袍的少年,出现在了窗户边上。

“开门,跟我走!”轻轻敲了敲窗户边缘,艾康朝着里面早已吓得腿软的波克喊道。

哐当!菜刀落地,波克见到来者的面容,好似卸下了千斤重担。

再也坚持不下去,双脚一软,躺坐在地。

“伟大的命运之神,果然听到了我的祈祷,赞美神灵帝白。”带着哭腔的赞美了一通心中的命运之神。

波克又连忙起身,冲入了里屋。

他听到了艾康的吩咐,背起熟睡中的母亲,与门口站立着的艾康汇合。

“走!”艾康眼睛四处张望了一番,确认没有危险后,带着波克和他母亲,直奔神庙而去。

当他们回归神庙。

凉秋、哈维、琴晴已经先一步归来。

跟他们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是有岩耕一家、勒斯奶奶一家、以及史蒂夫和几个毒蛇帮派的成员。

凉秋、哈维都毫发无损,只有琴晴受了一些轻伤,肩头往外流淌着鲜血。

“碰到一个硬茬。”琴晴苦笑着解释道:“要不是圣佑术够硬,我就回不来了。”

岩耕神父正在给琴晴包扎伤口,并且请求了来自帝白的祝福,令得琴晴的伤口不再流血。

但是伤痕依然还在。

祈福术,只能驱散负面效果,并不能愈合伤口,流逝的血液也不能得到恢复。

“人没事就好!”艾康也松了一口气。

“神使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岩耕处理完琴晴的伤口后,向着艾康发问。

苍老的面容上满是震撼。

刚才凉秋带着他们逃回神庙的时候,一路上所见所闻颠覆了他几十年来的人生。

遮天蔽日的黑色雾气笼罩了整个城市。

连月亮的光辉都撒不进来分毫,路上还有不止一只怪物对他们虎视眈眈。

要不是命运之神的守护骑士足够强大,他们一家估计都在在今晚死去。

“是啊,神使大人,这个城市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简直就是地狱。”勒斯奶奶也忍不住发问。

有了两位老人家的带头,他们的家人,包括史蒂夫等几名帮派成员都下意识的将目光聚集到了艾康他们身上。

作为神使,拥有着与神灵沟通的能力,就算艾康不知道,命运之神也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光明教廷那群混蛋,打开了邪教徒的基地。”哈维一遍怒骂着光明教廷,一边向庙里的人解释。

听闻真相的众人纷纷惊慌失措。

撒旦邪教徒的传说,早就流传这个世界几百年了。

谁没有听说过那个可怕的组织。

当时联合了大地上几乎所有的神殿,才将他们驱离了这片大地。

“没事,只要你们呆在神庙,就不会有危险。”艾康并没有否认哈维的话,安慰着情绪骚动的众人,算是默认。

“还好,我们有命运之神庇佑。”

“赞美帝白。”

“您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神灵。”

其他的信徒们不知道,但对于帝白所有人都有发自灵魂的信任。

从整个城市都陷入黑雾包围,只有神庙内是净土这一点不难看出,他们能安全的活着,全靠帝白的庇佑。

所有他们完全信任艾康所说的,只要呆在神庙就不会有危险的话。

刚刚安抚完信徒们慌张的情绪,艾康心头又是一动。

又有好几名信徒向他发出救援了。

【叮!触发紧急支线任务:庇佑信徒。】

【宿主的信徒们正在遭受死亡威胁,请宿主尽可能多的救出你的信徒,并且生还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

艾康揉了揉眉心,连系统都被惊动,发布了支线任务,他知道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以瓢画葫,艾康用之前的方式,分别通知自己三位骑士。

刚刚回到神庙的三人,没有犹豫的又冲出了神庙。

至于艾康,他在叮嘱了一番众人,不要走出神庙后,也冲了出去。

留下脸上还挂着震撼表情的众人,心情复杂的看着艾康和三位守护骑士离开的方向。

他们知道,艾康神使带着守护骑士是去救人了,为了信徒们的安全,他们毫不犹豫的冲入了满是恶魔横行的城市。

“让我们为神使和三位守护骑士祈祷吧。”勒斯奶奶艰难的走到帝白神像面前,默默祈祷。

岩耕神父也神色肃然的跟了过去。

然后是史蒂夫、波克,以及他们所有的家人。

他们没有艾康和三位守护骑士的力量,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出自己的一份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