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正神与从神

帝白神庙。

艾希用白布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面麻神像,没有了污垢的覆盖,令得神灵面麻小孩的形象更加鲜活,那张笑脸好像也更灿烂。

“尊敬的面麻神,以后我会每天替您擦拭一遍神像的,您就在帝白神庙安心住下吧。”艾希嘴里咕哝着,自言自语。

“我打理得可干净了,命运之神的神像可都是我清理的呢。”

“还有命运之神喜欢安静,不喜欢说话,我们这么多信徒,就只有我哥哥听到过命运之神的神谕,所以呀,您也不能打扰到祂,有什么需求您可以直接告诉我。”

艾希之所以对面麻神如此上心,完全是因为艾康那句,面麻神是命运之神从神的话。

从神的地位在信徒眼中,是仅次于信仰神的存在。

因而艾希对帝白的尊重,自然而然的分出了一小部分给了面麻神。

“圣女冕下!这是我整理出来的,关于面麻神的祷告词!”艾希清理着面麻神像的时候,岩耕已经将面麻神的祷告词整理了出来。

作为历史学教授,岩耕很容易就能查到百年前,关于面麻神的一切资料。

这也体现出岩耕的认真,艾康只是随口一提面麻神是帝白的从神,暂住在帝白神庙里,他就已经着手整理面麻的一切相关事务了。

这是作为神父难得的品质。

艾希认真的接过岩耕的递过来的小本本,看了一眼后小脸一红,略微羞涩的说道:“岩耕神父,我不识字。”

岩耕微微一愣,他适才想起民间关于艾康、艾希两兄妹的传闻。

是在艾康身患重疾后,两人得到了命运之神的垂青这才成为神使和圣女的。

在此之前他们两个只是贫民窟的普通居民,不识字是很正常的。

想到这里,岩耕展露和蔼的微笑,自己不也是因为女儿患了重病祈求命运之神,这才机缘巧合下成为神父的吗,是神让他们相聚在此,当即安慰道:“没关系,以后我教你。”

而后他给艾希轻轻的念叨出面麻的祈祷词。

【嬉笑的孩童之间,您如影子般陪伴

所有的悲伤和病痛都不能进入您的视线

在梦中您伸手将孩童们触碰

让他们远离噩梦

您是童年的守护者

勾勒出五彩斑斓的梦】

“我记住了!”艾希只听了一遍就点点脑袋,表示已经记住。

岩耕满意的抚了抚自己的老花眼镜。

“圣女冕下,既然是命运之神的从神,信徒们如果要敬拜面麻神,我们也应该引导,记住面麻神的祷告词只是基础。”

“还有很多关于面麻神的传说,我们都应该知晓。”

“今天就暂时这么多,改天我在教您识字。”

艾希小脑袋像小鸡啄米般点动,有时候面对岩耕时候她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可能是因为后者的博学,又或者是岩耕那严肃认真的态度。

让老爱犯迷糊的艾希生不起对他不敬的念头。

面麻神像摆放在帝白神像的旁边,自然是有人询问的,毕竟帝白神庙现在的信徒数量已然不少了。

陆陆续续的人流,总会有人察觉到多出来的神像。

然而对于面麻神像的模样,大部分人都是没有见过的。

“神父!这位神灵是?”一个穿着家庭主妇模样的帝白信徒,刚向帝白神像祈祷完毕,就察觉到了旁边的面麻神像,向着神父岩耕发出疑问。

“这是面麻神。”岩耕以轻缓的语气解释道:“也是帝白的从神,执掌孩童的健康和智慧,如果您家里有小孩,也许也可以参拜一下面麻神。”

“原来是命运之神的从神。”妇女恍悟的看向面麻神像,她家里自然是有孩子的。

听到面麻神执掌的神力是庇护孩童,她自然想要敬拜。

当然,这些都是她处于神灵帝白的信任,也爱屋及乌的信任了面麻神。

岩耕看出了她的心思,立刻将面麻神的祷告词转述给了那名信徒,后者开始轻轻念叨。

一连串祷告词后,妇女朝着面麻神拜下。

如果艾康在旁边,一定会惊异的发现,这一尊多年没有人敬拜的面麻神像,这一刻的眼神像复活了一般璀璨。

妇女不是第一个敬拜面麻神的,只要又问问询关于面麻神的一切,岩耕和艾希都会耐心的解答。

一天下来,竟然也是五六个信徒对面麻神进行了敬拜。

毫无疑问,能做到这一步的所有信徒,都是信仰着帝白神的真正信徒。

因为他们足够信任帝白,所以才会选择信任面麻。

这种意外的情况,不知不觉正影响着神庙日后的发展,这一点连艾康都没有想到。

当时,他只是出于同情,将面麻神像带回,如此长久下去,所有参拜面麻神的信徒,都等同于是帝白神的信徒了。

这种形式,和真正的主神与从神之间的关系一模一样。

又是一天过去,艾康并没有返回神庙,庙里有岩耕这个尽心尽职的神父,在接待信徒方面,做得比艾康还好。

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反而是在参观完毕勾念神庙后,艾康开始在贫民窟内漫无目的的游走起来。

他脑子里一直在思考着统一贫民窟信仰的问题。

“现在面麻神庙几乎是毁了,勾念神庙只是一个分身,而且这种姻缘神和帝白并不冲突,不用理会。”艾康分析着贫民窟神庙们的现状,他惊愕的发现。

自己最担心的部分好像就这么轻易的解决了。

没有神灵的阻碍,他只需要卯着劲儿散播帝白的信仰就完事。

“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毒蛇和白鬼这两个黑帮势力了,看晚上凉秋他们三个带回来些什么消息。”

这两个黑帮,在贫民窟无恶不作,全靠黑袍队之前牵制,才不会搞得那么过分。

艾康已经想好了,只要他们背后的势力不涉及到神庙和神殿,他直接物理超度,把这两个毒瘤从贫民窟彻底抹去。

如果背后势力真的牵涉有神殿,就要另做打算了。

但贫民顾的信仰是无论如何都要统一的,哪怕动用自己刚刚得到的真身降临卡,艾康也在所不惜。

系统的任务看似每一次都挺难,但每一次都等同于是对自己的引导。

只有按照系统给的发展路线,帝白神庙才能真正发展起来。

“咦!”忽然,艾康发出一声轻咦。

他想到了一件事,在自己得到勒斯奶奶和她侄女儿一家成为信徒的时候,有个叫做史蒂夫的混混带着三个同伙试图来抢劫他和艾希得到的供奉钱。

然后阴差阳错被自己给修理了一顿,自此之后,史蒂夫就成为了帝白的信徒。

现在已经是忠实信徒了。

每天晚上都会向自己祷告,虽然艾康没有搭理过他,可从他偶尔祷告时向神灵倾诉的话语中得到了一个信息。

史蒂夫那家伙好像是毒蛇的帮会成员。

“嗯!这家伙最近可以关注一下了。”艾康略微沉吟后有了决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