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敢动我的信徒!

诅咒的驱散比艾康想象中容易,一道祈福光芒降下,那团蒙蔽了凉秋意识的黑雾便冰消雪融。

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凉秋悠悠转醒。

他睁开眼看到的第一画面就是神庙的天花板,以及那一尊屹立在前方的威严帝白神像。

他在明显微微一愣。

余光又看见了跪倒在神像面前的艾康、哈维、琴晴三人,以凉秋的智商,不难猜出发生了什么。

他的旁边,其实在凉秋睁开眼的同时,艾康就有所察觉了。

他只是微微眯了眯眼睛,扫了一眼凉秋,没有起身,继续用虔诚的语气念叨着祷告词,没羞没臊的赞美着自己。

琴晴和哈维也察觉到了凉秋的苏醒,见得艾康没有起身,也没有动弹。

完全把苏醒过来的凉秋凉到了一边。

这让性子冷淡的凉秋,脸色都少有的出现了郁闷的表情。

略微犹豫后他居然也起身,学着艾康三人的模样,开始向着帝白开始了祷告。

【叮!凉秋成为宿主帝白信徒!信徒+1,信仰值+2】

【叮!哈维成为宿主帝白信徒!信徒+1,信仰值+2】

【叮!琴晴成为宿主帝白信徒!信徒+1,信仰值+2】

听得耳边响起的悦耳系统提示声,艾康嘴角露出笑容。

终于,经过自己不懈努力这三个无神论的黑袍队成员成为了自己的信徒。

虽然只是普通信徒,好歹也是一次不错的开端,这将会是帝白收服这三个职业者的第一步。

当然,艾康也发现了一些系统提示的端倪。

只是普通信徒而已,他们就提供了两点信仰值,比普通人高出了一倍。

“难道是职业者的原因?”艾康兀自嘀咕着。

此刻三个黑袍队员当然也有自己的想法。

先不说艾康和他们非亲非故,之前救回哈维,现在又唤醒凉秋,可以说仁至义尽了。

而艾康作为命运之神的神使,难免爱屋及乌对于命运之神也有好感。

再有就是接连两次见识到神灵帝白的力量,三人对这个神灵已经彻底折服。

综合以上两点,凉秋三人这才对命运之神信服。

虽然只是普通的信徒,可也正如艾康所想的那样,来日方长嘛,无论是忠实信徒还是狂热信徒都是从普通信徒一步步走过来的。

随着一连串感激自己的言辞宣告结束。

艾康慢悠悠起身,身着神官衣袍的他脸色肃穆庄严。

受到艾康的影响,连平时嘻嘻哈哈惯了的哈维都收敛了笑容。

“走,我们出去谈。”指了指神庙之外,艾康轻轻说道,三人自然不会拒绝。

忽悠黑袍队成为信徒只是今天顺带的一件事,真正的正是艾康可还没有忘记。

站在神庙之外,艾康凝重的问向凉秋:“到底是怎么回事,凉秋你怎么会中了诅咒?”

凉秋揉了揉还有些发蒙的太阳穴,露出苦笑:“大概的情况哈维和琴晴应该给你说了吧,我就说重点吧。”

说着凉秋和自己的队员交换了一个眼神,轻轻陈述道:“察觉到有人窥探我们后,我当时就冲了出去。恍惚间看到一个穿着黑袍的人,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没有了意识。”

“接下来发生的你们也看到了。”

艾康眉头一皱,他可是清楚凉秋的实力,在黑袍队三人里面绝对是最强的,他居然连像样的反抗都没有,就被撂倒了。

换做其他人怕是更不如。

琴晴、哈维脸色也是有些难看,被这么一个人盯上了,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就这么些?你看清楚那家伙的脸了吗?”艾康还不放弃,试图找出一些有用的线索。

“没看清,他蒙了面,只露出眼睛。”凉秋摇头,略微沉吟后补充道:“我记得他的眼神,如果再碰到,一定能认出来。”

“再碰到,可能就没命了。”哈维在一旁嘀嘀咕咕,说着丧气话。

琴晴狠狠瞪了他一眼,可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来,因为胖子说的的确有理。

艾康则无视了哈维嘀咕,眼睛微微眯起,脑袋转得飞快,迅速分析起仅有的线索。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黑袍队的三个之所以被盯上,大概率是因为击杀了瘟疫之源。

从而可以分析出来,那个盯着他们三个的神秘人,必然和瘟疫之源有关联。

说不定,席卷斯威克城郡的黑克莱姆病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还有就是那个神秘人所擅长的攻击方式,应该是类似于神秘层面的例如诅咒、精神攻击之内的。

不然他也不会在看到凉秋的一瞬间就动手,应该是预防被凉秋近身,他大概率知道被凉秋近身的后果。

“能够施展神秘层面的攻击,那家伙应该是成功就职的职业者没跑了,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艾康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

他从来没有和真正的职业者交过手,不知道自己和那个神秘人的差距。

要是被他碰到,也不知道能不能逃走。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大不了艾康不出去神庙就是了。

综合以上的判断,艾康列出了几个疑点。

一,为什么他会制造这场瘟疫,对他而言有什么好处?

二,他是一个人,还是背后有组织?

最让艾康忌惮的是第二点,一个人也就罢了,背后如果真有组织,可就不好惹了。

艾康把自己的猜测和盘托出,黑袍队的三个成员脸色瞬间精彩无比。

“他娘的,这小小的斯威克城郡,怎么这么多破事啊。”哈维哀嚎一声,感觉自己未来的生活一片灰暗。

“既然已经发生了,就看下一步怎么走了,你在哪儿干嚎有什么用。”琴晴没好气的瞪了一一眼自己的队友。

“上一次我没有防备,让他偷袭了。再碰到,我不会让他有机可乘了。”凉秋森然开口,意思不言而喻,看样子是准备好和那个神秘人生死相搏了。

毕竟他都下狠手了,凉秋又不是仁慈的人,为什么要留情。

“现在是敌暗我明,对我们很不利。”艾康适时插嘴提醒道:“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继续回你们的黑袍队基地?恕我直言,那里可能已经不安全了。”

凉秋他们又不傻,哪里不知道艾康说这话的意思。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凉秋看向了艾康。

“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就暂时住在神庙附近吧,最好是靠近神庙,有命运之神保佑,那些魑魅魍魉不敢近来。”说着艾康张开了手臂,做出一个骚包的姿势。

“你们看,我就没事。”

的确,艾康也是参与者,为什么没被攻击,还不是因为神庙的原因。

“老躲着也不是办法。”凉秋微微沉吟后开口,显然是接受不了这种憋屈的生活,那可不是他的风格。

“谁说要一直躲下去了。”艾康咧嘴一笑,笑容看上去有些阴险。

“他不是要杀我们吗?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布个局。”

“你是说?”琴晴眸子顿时雪亮。

“我不信我们四人联手还怕了他,鹿死谁手还不一定。”艾康以低沉的,仅有他们四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正合我意!”凉秋亦是露出笑容。

“我没意见!”琴晴点头。

“好,弄死他!”哈维暴躁的吼了一声。

四人就这个问题完美达成一致,艾康心头也松了口气。

那神秘人既然出手了也是好事,起码让他们有了防备,就怕冷不丁的挨一下。

而且现在随着神体实力的提升,他的实力也有增长,再上刚得到的超凡武器黑骨棍,真打起来,就算是真正的职业者也讨不了好。

当然,艾康还有最后的底牌。

他眼睛若有若无的瞥向神庙中央漂浮着的,静静散发出温暖光辉的神油灯。

“那可是一个神器啊。”

就算是劣等神器,那也是神器,艾康不信,凡人能抵抗神器的攻击,就算是职业者也不行。

这就是艾康的底气所在。

在敲定了具体的行动计划后,凉秋三人便离开了,他们自然失去寻找附近出租的房屋。

现在是大白天,又是三人一起行动,那个神秘人只要没毛病,应该不会选择这时候动手。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艾康脸色顿时沉下来。

“这三个可是我内定的信徒,废了这么大周折,要是让你给我弄死了,我这神灵的脸往哪儿放啊!”

艾康现在的情绪很烦躁。

不管他刚才如何分析得头头是道,他心里其实就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几乎是护短到偏执的地步。

这种偏执,前世他的那些朋友深有体会。

眼瞅着自己好不容易忽悠了三个准职业者成为自己信徒,那个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的家伙就要给自己弄死了。

这让自己这个神灵的脸面往哪儿搁?以后还怎么在这斯威克城郡立足?这无疑是触犯了艾康的软肋,必须把他给安排了。

说完,艾康目光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街道一个角落的阴暗处处。

从刚才开始,艾康就感觉有一道目光一直凝视着自己。

具体时不时那个神秘人他也不敢肯定。

还好,之前艾康他们四人的交谈是在帝白光华的笼罩范围内。

就算他们在这里扯起嗓门吼,外面的人也听不见。

至于自己的安危艾康完全不在乎,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入了神庙。

“有本事你就进来!”艾康有些恶意的想到。

真要进来了,估计刚才敲定的计划都可以省略了,他会调动神体把那家伙安排得明明白白。

【叮!检测到怀有敌意的目光窥探,发布支线任务:消灭潜伏的敌人】

【宿主和信徒的安危受到严重威胁,请立刻解决隐患,任务时间三天。】

这次系统并没有询问艾康愿不愿意接受,直接就通知了艾康。

显然这次事态的严重性,系统已经没有给艾康选择的机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