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腐蚀之触

没有了疾病的纠缠,三人气势一增,瞬间扭转局势。

“喝!”哈维怒吼一声,斧头乱舞,像个疯子一样正面拖住了瘟疫之源的进攻。

凉秋、琴晴下手毫不留情,当他们的武器落在瘟疫之源看似如同钢筋一样的身体上时,已经能够留下刺目的伤痕了。

刚才是瘟疫之源压着他们打。

现在是他们碾压瘟疫之源。

照此下去,胜利是早晚的事情。

“我感觉身体被掏空了!”局势的逆转被艾康看在眼里,只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庆祝了。

自顾自的双膝跪地,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汗流如注。

这就是以凡体发动超凡力量的代价,肉体凡胎的身体,力量的储存是有一个限度的。

显然不可能像神体那样随心所欲。

按照艾康的估计,自己最多还能使用一次能力,就得彻底躺下了。

“本来说好是来划水的,现在却成了最拼命的。”嘴里大口的喘着粗气,艾康苦笑连连。

还好,琴晴三人没有让他白白辛苦。

噗!瘟疫之源的一条手臂,已经被他们斩断,高高抛起后就落在艾康所在位置的不远处。

三人乘胜追击,压着瘟疫之源穷追猛打,照这个趋势,瘟疫之源坚持不了多久了。

“一鼓作气干掉它。”琴晴细剑舞动,双眸森冷如冰。

凉秋、哈维默不作声,手下的攻势更狠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胜负已定,这个瘟疫之源即将被击杀的时候。

贫民窟幽暗得不见一丝光亮的房间内,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双手轻轻的搭在面前水晶球上。

水晶球里此刻显现的正是艾康他们四人围攻瘟疫之源的画面。

见得瘟疫之源即将落败,黑袍之下突然响起阴恻恻笑声。

“嘿嘿!”

声音落下,黑袍身影双手间突然酝酿出浓稠黑雾,钻入水晶球之内。

视线转向地下水道。

“吼!”一直处于劣势的瘟疫之源突然发狂,迸发出非人的怒吼。

而后一股黑色的雾气轰然从它体内爆发横扫而出。

这种雾气和散播疾病的雾气明显不一样,拥有强横的力量,巨大的推力,直接将琴晴三人逼退。

“怎么回事!?”哈维接连被黑雾倒退七八米,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脸色诧异的看着那被雾气包裹的瘟疫之源,满脸震惊。

他本来以为就要下班了,谁知道又出幺蛾子了。

“反正不是好事。”凉秋的呼吸也微微有些凌乱,看着那被黑色雾气吞噬的瘟疫之源,眉头紧锁。

“我猜得果然没错,这幅尸体必然有超凡力量影响。”琴晴脸色也不好看。

相比黑袍队的三人,艾康看得要更明白一点。

望着那浓浓雾气中央,只隐隐能够看到一个轮廓的身影,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充满苦涩,以仅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说道:“这次任务太难了吧。”

这时候的瘟疫之源信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被诅咒的瘟疫骸骨】

【类别:诅咒生物】

【等级:白色中级】

【能力:散播瘟疫、钢铁骸骨】

【评价:一具诅咒生物,擅长精神、疾病层面的攻击,它的骨骼比钢铁还要坚硬】

等级从白色初级,一跃成为了白色中级。

实力暴涨将近一倍,这还怎么打?

即便有艾康的帮助,瘟疫骸骨散播瘟疫的能力已经被克制,但它的另外一个能力依然棘手。

钢铁骸骨:拥有比钢铁还要坚固的骨骼。

场上气氛短暂的凝重后,黑雾消失。

瘟疫骸骨从雾气中走出,现在的模样已经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身上腐烂的碎肉和身体器官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具黑色的骨架,呈现出钢铁般的质感。

黝黑的头骨中,一团蓝色火焰徐徐燃烧。

就连之前那一条之前被砍断的手臂,已经重新被它捡起,组装在了骨架上,恢复如初。

“要拼命了,别藏着掖着了。”凉秋双手持刀,表情决然的向着自己两名同伴交流了一个眼神。

琴晴、哈维同时点头,脸上同时弥漫起肃杀。

他们还不退,还要打!

艾康抿了抿嘴唇,最终叹了口气,他还有释放一个能力的机会,如果都无功而返,他也没办法了。

“我要上了!”哈维双手持斧双目怒瞪,肥胖的身体突然青筋暴突。

一语言罢,身体就像炮弹般冲向瘟疫骸骨,能力:力量增幅。

琴晴紧跟其后,长剑蓄势待发。

凉秋的身形则在一晃之后融入了黑暗之中,能力:潜伏。

当先正面和瘟疫骸骨碰撞的是哈维。

力量暴涨的哈维凶猛得像是一头野兽,身形高高跃起,一斧劈下,还颇有几分气势。

当!

然而那凶猛的一斧,却是被瘟疫骸骨手骨抬起,轻松当下。

“刃闪!”琴晴一直跟随在哈维后方。

瞅准机会,身形刹那间消失在原地,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瘟疫骸骨身后。

一道剑痕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瘟疫骸骨的颈椎骨上。

但这并没有扭转战局。

瘟疫骸骨手臂一挥,直接将哈维震退,反手打向琴晴,逼得她不得不一退再退。

而凉秋,自从消失以后,就没有出现过。

要不是艾康看到凉秋之前那决绝的表情,他几乎都以为凉秋跑路了。

场上只剩下琴晴和哈维和瘟疫骸骨颤抖,场面明显不利。

他们两人都发动了自己的能力,但见效甚微。

“不急不急,我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了!”擦拭着额间的汗水,艾康目不转睛的盯着战场。

心神却沉浸在了自己凡体面板上,那个叫做腐蚀之触的能力上。

最后一次使用能力的机会,他自然选选择自己唯一一个拥有攻击力的手段上。

但现在不是使用这个能力的时机,他必须一击得手。

想罢,艾康逐渐平复了呼吸,全神贯注的观察起场上局势的变化。

哈维、琴晴已经是底牌尽出,也仅仅只能勉强应付瘟疫骸骨而已。

而且在这种高负荷的战斗状态下局势无疑对他们不利。

时间一久必败无疑。

艾康看得干着急,他想上去帮忙,但是手里没兵器,他不认为自己凭借一双拳头,就能撼动瘟疫骸骨那刀尖都砍进去的骨头。

“凉秋那家伙呢?不会真跑路了吧!”

艾康眼睛游走在周围的黑暗中,想要找出凉秋的身影,可惜一无所获。

偏偏场上的战斗又在这刹那期间发生了变化。

当!琴晴的细剑被瘟疫骸骨击碎了,并且被骨爪拍了一掌,身体像个沙袋一样被击飞,而后倒地不起。

胖子哈维,想去营救,可自身都难保,他的斧头被瘟疫骸骨用骨爪抓住了刃口。

显然瘟疫骸骨的力量在他之上,任由他如何发力,那只控制了他武器的黑色手骨都不动如山。

下一秒!

瘟疫骸骨直接将哈维和斧头一起抡动,而后狠狠砸在了地面。

噗通!哈维直接摔得口鼻冒血,也不知是死是活。

眼看着两人就要丧命瘟疫骸骨之手。

咻!一道黑影如雷霆版从黑暗中奔袭而出。

他的速度快得如是电光,刹那间就杀到了瘟疫骸骨的身后。

显然,这是凉秋,他等的就是这刹那间的机会,一击毙命。

然而瘟疫骸骨的反应速度也超出了凉秋的预料,它所依赖用以观察周围情况的可不是肉眼,而是它那头骨里跳动的灵魂火焰。

几乎是凉秋杀到瘟疫骸骨身后的刹那。

后者也转过了身来,那种感觉像极了凉秋扑到它怀里,自投罗网。

“不好!”负伤在一旁难以起身的琴晴暗道一声糟糕,瞬时面如死灰。

凉秋是他们获胜的关键希望了,如果他也出事,这次地下水道之行,将无人能够幸免。

就在她以为凉秋也要步他们后尘的刹那,变故再起。

咻!一根成人手臂粗的墨绿色触手,瞬息间从瘟疫骸骨脚下钻出。

当琴晴看清楚那根触手的模样的时候,那根沾附着绿色粘液的触手,已经将瘟疫骸骨全省上下绑了个结实。

嗤!触手不仅束缚住了瘟疫骸骨的手脚,还在接触它那黑色骨骼的时候,发出类似于烧红的烙铁放入黄油时的声响。

显然,那根触手具有腐蚀力量,但那不足以致命,真正致命的是,凉秋!

他从始至终就没有减缓速度的意思,就连瘟疫骸骨转身的时候,他依然显得那般的毅然决然,一副有死无生的架势。

更别提现在瘟疫骸骨被控制了,被束缚了手脚的瘟疫骸骨,现在就是一个活靶子。

咣!刀芒一闪,凉秋从瘟疫骸骨身旁擦肩而过,最终停滞在了距离瘟疫骸骨三米远的位置。

几乎是凉秋停下的同时,瘟疫骸骨蓦然停止了挣扎,那个空洞的眼窝里跳动的蓝色火焰倏然熄灭。

而后那颗黑色的头骨,轻轻落地。

能力:斩首。

凉秋一刀斩下了它的脑袋。

凉秋没有第一时间去查看瘟疫骸骨的残骸,一双眼睛若有所思的看向一直躲在暗处的艾康。

不仅是他,重伤倒地的琴晴眸子也定格在了艾康身上。

很显然,刚才那根触手一般的东西,不是凉秋和琴晴任何一人的能力。

再联想到之前艾康为他们驱散疾病的表现,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面对两个人目光的注目,后者露出一个苦笑,因为他现在已经躺在了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是精神力透支的表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