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最强大脑

柯南用毛利小五郎的声音,为在场的人进行解惑:“事实上,被害人一直没有离开,而穿着被害人的衣服和帽子的人,便是凶手,也就是你——伊藤博文先生,就是你!”

伊藤博文就有些嘲讽地看着他:“什么名侦探,要知道,我当时有不在场证明。”

“不在场证明?怕不是这样吧!我想,如果先用安眠药让对方昏睡,然后乔装成他的样子离开,再做出分尸的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那好吧,毛利先生,那你就说说,我是如何做到的?”

“高木。”

高木涉就点了点头,用一个塑料人作为实验的对象,然后将绳子的一头穿过假人的头部、另外一头则是到达外边的栏杆上拴好,然后放下卷闸门。高木就对外面借来的垃圾车进行吩咐:“按照你们平时的运行速度进行通过。”

“是。”

车子驶过,因为地盘较高,只是在通过的时候,立刻就把绳索卷进了轮轴之上,并根据它的转动缠了上去。因为另一端是一层活扣和一层死结,所以在轮胎过去的一瞬间,绑在另一边的绳索很快脱落。随着车子的驶离,假人的脖颈从被压迫到碎裂,假人的头圆滚滚地滚落到旁边。

为了逼近真相,柯南便用水来代替,却发现即使是水,都很难从刚刚因为绳索被完全抽离的时候瞬间落下的卷闸口流出去。

“高木,现在你明白了吧!如果是真实的血液,便会在空气中渐渐凝固,想完全渗透出去也很难。”

伊藤博文还是不死心,便问:“那具体的实质性证据呢?你有证据吗?”

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还真是不死心啊!证据我当然有,高木。”

“是。”

高木警官就拿出了两张照片,都是监控摄影机排到的照片。穿着死者的外套的那个人手里拿着东西出去的照片,还有就是关闭卷闸后离开店铺的照片。

“大家看看照片上这个人的左手上的手表和伊藤先生左手手腕上的那块表,是不是同一块。”

高木就大吃一惊,拿起来仔细比对:“是哦,毛利先生,您说得一点都没错。就是他。说着,就用手铐将他拷了起来。”证据确凿,不容抵赖。

“毛利先生,你是怎么可以确定的?”

“是因为你们到事务所的时候留下的死者的照片,我注意到对方的手腕上并没有带手表的习惯。所以就猜想对方一定是内部作案,也就是自杀或者说是被内部人所杀害。这样一来,凶手的不在场证明也就不攻自破了。”

等毛利小五郎醒来,得知案子在自己的睡梦中被侦破,多多少少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柯南依旧让毛利小五郎一起去警视厅。

毛利小五郎伸了伸懒腰:“案子解决完了,还去警视厅干什么?”

“叔叔,这件事是完了,可有关‘十二个死亡术士’的事情还在警视厅啊!我们去看一看,或许能发现什么。”

“哦,这样啊!我知道了!”

两个人就坐着高木的车,到了警视厅。目暮警官没想到毛利小五郎他们是来看那封预告信的,顿时就板起了脸:“我说毛利老弟,你这样乱跑真的让我们很头疼的欸!”

“那有什么办法,都是柯南啊……”

高木警官就呵呵笑着,似乎是觉得自己这么做多多少少有些违反规矩。不过还是解释了原因:“刚刚毛利先生帮助我们解决了月见路的凶杀案件,所以我就带他们过来了。”

目暮十三就点了点头:“好了,下不为例啊!”他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该给的特殊照顾还是要给的,毕竟他们搜查一课有很多的案件的解决都要拜这个“沉睡的死神”所赐。

柯南只是轻轻笑了笑,高木就把之前的预告信拿了出来,柯南看过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对高木涉私下耳语了几句。

“啊?让我查查那两个人的入境记录啊!”

柯南点点头,转而对高木涉笑言:“是啊,如果他们故意把警方往歧途上引,就说明他们肯定是在抓那些个嫌疑犯吧!”

“哦,这样啊!好的,之后我发消息给你哦。”

“好。”

柯南离开警视厅后不久,刘坤就收到了自己的好友的电话,等挂断,刘坤就笑着看着旁边的Aco,苦笑不已:“这小子,还真是不简单,居然让警视厅的警察开始着手查我们的入境记录了。”

“好歹人家也是日本最出名的高中生侦探,就是放在全球也是首屈一指。我不过是沾了自己是小说家的光,思维逻辑比较灵活而已。倒是你,好好的律师不做,非要全球跑。”

……

柯南坐在家里,虽然是在看书,可思维全然不在书本之上。说实话,他对这次这两个人来日本的目的还是有很深的疑虑的。

如果要是自己,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些名为“十二个死亡术士”中的其他一些家伙,此时就在日本。

柯南就发了一条讯息给服部平次,然后倒吸了一口气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不过,并没有过多长时间,服部平次就发过来一封邮件,还标明了问审时间。

柯南就打开手机,逐字逐行开始看起了审问报告。

“咦?这不是警方的审问报告吗?”

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把柯南吓了一跳,扭脸看到是毛利兰,才不由得松了口气:“小兰姐姐,你吓死我了。”

“话说,为什么警方的审问报告会在你这里呢?”

柯南就挠了挠头:“是我拜托平次哥哥的啦,毕竟那伙人又出现在附近,我在想,或许可以从审问报告中发现什么问题。”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大人来做合适一点吧!你不如让爸爸看一看。”

柯南就一脸无语地看着旁边的毛利小五郎,毛利兰顿时就气势汹汹地看着喝得烂醉如泥的毛利小五郎:“爸爸,你怎么又喝这么多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