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江紫陌A了上去

很快,警方取证完毕,放关雨涵进入银行。

关雨涵在银行里待了半个小时,沉默着走出。

“调查的后续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警察对她说。

关雨涵看了警察一眼,不想说话。

陈简不知道银行内具体状况,若是暂停时间,又会遭到命运反噬。

于是陈简说道:“奸商,出来。”

时间一下子停止流动,小浣熊出现在陈简的面前。

“冕下,这次还需要买些什么呢?”小浣熊露出标准的坏笑。

然而,却听陈简说道:“啥也不买,就叫你出来暂停下时间。”

陈简走进银行,小浣熊顿时就傻眼了。

它一只熊愣在原地,不知道该骂人还是走人,最终自言自语道:“算了,就当是售后服务吧。”

“哟,还挺会安慰自己。”陈简却嘲讽道。

“这还是我第一次被白嫖。”小浣熊跟了上去,不爽道。

陈简不以为意:“但不会是最后一次。”

陈简走进银行,银行里,几名工作人员倒在柜台前。

银行的金库,大门没有打开过的痕迹。看来凶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抢钱。

“只是为了杀人吗?”陈简自言自语道。

小浣熊终于找到机会嘲讽陈简,坏笑道:“就这还用推测,你的权限不剩多少了吧?怕反噬?”

“用不着你操心。”陈简平静地说。

他重新回到死者的身旁。

“死者的手背上,都被印了一个透明的荧光徽记。”小浣熊提醒道。

“哦,长什么样的?”

“不告诉你。”

“那你不如不说。”

“就是要吊你的胃口啊!”小浣熊嘲讽道。

“那就算了。”陈简装作不好奇的样子,直接走出银行。

小浣熊忍不住了:“是个蜗牛的徽记,看样子和玛格丽特有关。”

陈简停住脚步:“谢谢。”

陈简离开了银行,小浣熊化作白光离开,时间重新恢复了流动。

江紫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陈简说道:“没时间再多考虑了,直接蛮干吧。”

“啊,好。”

此时,关雨涵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她的目光空洞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简和江紫陌小跑起来,他们追上关雨涵。

“打扰一下,我们有事要说。”陈简对关雨涵说道。

关雨涵转过头,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小声问:“你们是……”

关雨涵看到江紫陌,在江紫陌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或许是二人的样貌有许多相似之处,让关雨涵感到疑惑。

陈简还在思考措辞,他必须要谨慎。关雨涵对他们的身份起疑,几乎是必然的,但如何减轻她的疑虑呢?

关雨涵现在的心境,似乎并不稳定,这次还是以友好接触为目的比较好。

就在陈简刚刚理清思路,便听江紫陌大喊了一声:“妈!”

“我晕!”陈简无语了。

和陈简料想的一样,关雨涵在一瞬间露出恼怒的神情。

“哪里来的神经病,不要来烦我!”关雨涵的心情很糟糕。

陈简拉住了江紫陌,微笑着对关雨涵说:“抱歉,是我们冒昧了。”

江紫陌神情焦急,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将挎包移到胸前,在里面寻找着什么。

而关雨涵,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找到了!”江紫陌从挎包的小隔间,取出一个小盒子。

“这是什么?”陈简问道。

江紫陌打开盒子,里面有一串铂金制成的项链,项链的挂饰部分,像是锋锐的箭头。

“这是母亲留给我的遗物,母亲生前时常拿出来抚摸,我想这一定是她非常珍惜的东西。”

陈简听后,下定决心,“既然如此,那就再试一次。”

关雨涵离开后,一个人走了许久,最终下定决心,打了一个电话。

陈简和江紫陌远远跟在关雨涵身后,看见这一幕。

“你觉得,她会打电话给谁?”

“朋友?”

“有可能。总之,那一定是她信任,并认为可以作为倾诉对象的人。”

江紫陌听后一愣,她想到了某种可能。

“你是说,母亲有可能去见那个人渣?”

江紫陌对于自己素未谋面的父亲,深感愤怒。

陈简点了点头。

江紫陌想到这种可能,不禁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

陈简看见她这幅表情,不由得一笑。

“放心吧,不会让他得逞的。棒打鸳鸯这种事,我最擅长了。”

陈简和江紫陌继续跟上关雨涵。

大约过了20分钟,关雨涵和一名穿着白衬衫的男生在商业街见面了。

“小涵,我看了刚刚的新闻,你父亲的事,我很遗憾……”

关雨涵沉默着,但当她听到男生的话时,眼角有些湿润了。

她一直没哭,不代表她坚强,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倾诉对象。

一个人走在街上边走边哭,只会让自己看起来很好欺负。

“我不知道……”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有的不幸,为什么都是我来承受……”

“先是母亲……然后就连父亲也……”

“呜呜呜呜……”

关雨涵诉说着什么,江紫陌露出揪心的表情,陈简迫不得已,窥视了一次男生的过去。

陈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震惊的神情。

他连忙跑向附近的花店,买了一束红玫瑰。

此时,男生安抚关雨涵,说道:“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关雨涵抬起头,感激地看向男生:“江文宇,谢谢你,能够在这个时候陪着我。”

江文宇和煦地笑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今天晚上我也可以一直陪着你。”

就在江文宇刚刚说完,陈简知道自己不得不出场了。

陈简捧着一束玫瑰花,走向二人。

“这位先生,这是您先前订购的玫瑰,刚才那位小姐说她不喜欢,让我们退还给您。”

江文宇听后一愣,他刚刚确实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而且带了一束玫瑰花,但看上去,好像不是陈简手中这一束啊。

江文宇的心中警铃大作,他有女朋友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关雨涵知道。

否则,他的计划就无法继续进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