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松动的封印

陈简面露痛苦之色,他的脑中闪过一个模糊的意识。

——那个女人,该不会真让我这么死了吧?

就在陈简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他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竟然寄望于她的留情,我真是太傻了。”

陈简浑身电光大放,主宰的力量被再次激活,陈简使出浑身力气,试图挣开白猿的手掌。

白猿的眼中露出震惊的神色,它的身体已经被电得酥麻了,迫不得已松开手。

陈简趁着白猿松手的瞬间,飞快地向后退了几步,大口地喘着气。

主宰的技能组,有一个很明显的缺陷,就是没有大威力的杀伤技能。

此时,陈简陷入沉思。

趁此时机,白猿抖动着浑身肌肉,似乎在恢复自己的状态。

对于白猿而言,陈简也是它第一次遇到的难缠的对手。

片刻之后,陈简深吸一口气,再一次主动向白猿发起进攻。

白猿猛地跃起,以双臂朝下的姿态,朝着陈简砸去。

陈简朝着侧面滑开一步,躲过白猿的正面攻势,然而白猿下落时带来的剧震,让他身形略微踉跄。

白猿像是抓住了时机一般,左拳朝着陈简挥出,带起一道破空声。

陈简大惊,雷霆长枪横抵住白猿的重拳,他的身形被拳劲带动,朝着后方滑去。

白猿乘胜追击,扭动着腰部,再次朝陈简挥出一拳。

却见陈简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雷霆长枪在他的手中散去,陈简将手放在腰间。

他的技能,可不止“主宰”的技能组。

雷光化作一线,陈简让雷霆化作一柄长刀,从虚空中出鞘。

樱雪流·拔刀!

长谷川铃子优雅的剑法,在陈简手中展示出几分霸道。

虚幻的白樱花瓣逆风飞舞,朝着白猿飘去,而在这白色之中,一线雷光以万钧之势斩向白猿。

嗤!

白猿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便见它的右臂飞出,鲜血喷涌。

“嗷!”白猿发出一声痛呼,双目通红地朝着陈简怒吼。

陈简无视了白猿的怒吼,拔出的雷霆长刀再一次落下。

樱雪流·斩!

白猿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慌乱朝着右侧躲闪,闪开了陈简斩落的一刀。

然而下一刻,它便惊恐地感到身上传来冰冷的切割感。

陈简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白猿的身后,雷光在它的身上连闪了数下,而后爆发出一道强光。

白猿的身躯四分五裂,化作七大块散落在地上,血流了一地,但很快就蒸发了。

白猿的尸体上,灰雾翻涌,朝着陈简的体内涌去。

灰雾化作精纯的能量,流入陈简的丹田,滋润着他的本源之种。

本源之种表皮似乎破裂出几道细小的裂缝。

第三道封印开始疯狂地震颤起来,似乎是在压制着本源之种的萌发。

陈简此时管不了丹田内的事情,白猴群群龙无首,已经有了溃逃的迹象。

陈简心中急切,一刀斩向猴群,猴群死伤一片。

他的心中,涌现出些许疯狂的想法。

杀……再多杀一点,我就能打破第三层封印!

大多数白猴逃入云雾中,陈简朝着树干奔去,准备将白猴赶尽杀绝,却听身后许平大喊了一声。

“陈简,差不多了!”

“万一他们的族群内,还有白猿那样的强敌,就不好办了!”许平大声地喊道。

陈简听后,脚步一顿,身上冷汗直流。

他的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悸动,像是刚从噩梦中惊醒一般。

“奇怪,我明明没做什么……”

陈简有预感,若是许平没有叫住自己,他恐怕会将那伙猴群无论老小赶尽杀绝。

“陈简,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刚才受伤了?”许平关切地问道。

陈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我没事,不用担心。”

陈简很快就恢复正常了,许平和室友们这才放心了一点。

“陈简,你怎么一个人跑到云树来了,也不回学校集合?”许平问道。

陈简下意识地想要找个借口,然而想了想还是算了,干脆说实话。

“太多人一起行动的话,效率太慢了,而且万一有什么收获,也不好分。”

许平沉默了几秒,说:“但你一个人,也太危险了。”

“抱歉,我还是决定一个人,我可能会到遗迹里去,你们如果要进遗迹的话,记得小心一点。”陈简道了个歉,然后提醒了一下许平等人。

遗迹内的危险程度,绝对大于遗迹外,甚至有可能出现不输于白猿的敌人。

共鸣境、化种境……但愿没有六脉境,更别来什么真我境的怪物。

陈简对于云树生态的了解很少。

像是白猴这样顶尖强者就有共鸣境的族群,竟然只能生活在350米左右的高度。

从云树350米的位置往上看,可还有最少250米的高度呢!

如果陈简猜测正确的话,云树越高处出现的怪物境界也越强大。

陈简的目标是400米左右,再高的地方,陈简也不敢冒险了。

陈简一个人走向树干,在树干的边缘走来走去,终于找到了进入树干的入口。

树干内,有木制的楼梯呈螺旋状向上延伸。

陈简朝着上方爬去,估摸着上升了50米,找到了一个出口。

出口外是另一根树枝,树枝的宽度比下层的较窄一点,大约35米宽。

陈简离开树干,打起12分精神走入云雾之中,浓雾瞬间将他包围。

陈简向前扔出一颗雷珠,驱散了一小片云雾,前方10米没有障碍和危险。

确认了没有危险后,陈简继续前进,直到他看见了一处遗迹的轮廓。

该遗迹似乎是一处药田,但多数药田都已经荒芜了,别说是灵药,就连杂草也找不到。

很快,陈简看到了一棵果树,果树上,结出了5个白色的果实。

“只是最普通的云果吗?”陈简在新闻上看到过这样的果实,于是走近果树,将云果摘下来,顺手丢进口中。

云果的作用很单纯,就和杀死白猴是一样的,简单粗暴地提升修为。

陈简吃完云果后,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原地盘坐下来。

本源之种的颤动变得更加剧烈了,一点新绿之色,出现在本源之种枯黄的外壳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