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王可瑜踢被子

陈简家总共有7个卧室,除去被江紫陌和关雨涵占领的主卧,还有6个卧室,分布在地上的三层楼。

王可瑜一进门,就说道:“我住哪间房好呢?”

“你随便挑。”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随便了啊……”

王可瑜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二楼,站在一个房间的门口。

“就这间好了!”

王可瑜说完,推开门,房间里连床都没有,空调更是不存在的。

“这么倒霉,该不会选中仓库了吧?我换一间!”王可瑜对楼下的陈简喊道。

王可瑜推开另一个房间的房门,里面依旧没有床和空调。

“挑好了吗?挑好了就该老老实实打地铺了。”

陈简家有空调的,就只有1楼。

王可瑜回到一楼,下定决心地说道:“好吧,我委屈一下,睡沙发就好。”

陈简平静地回答道:“沙发是我的地盘。”

“啊?”

王可瑜彻底傻眼了,最后,她只能找了床被单,睡在电视机下面的地板上。

吃过晚饭后,陈简到三楼的修炼室冥想,关雨涵在厨房教王可瑜做奶茶和水果茶。

明天,关雨涵准备去办理奶茶店的营业手续,按照东锦市镇守府的效率,应该一天就能办好。

后天,关雨涵的奶茶店就能正式营业了。

“关于奶茶店的名字,就叫‘晴空下的茶’怎么样?这个就不去问他了,我们私自定下好了。”

关雨涵不想因为奶茶店的名字去打扰陈简的冥想,反正,按关雨涵对陈简的认识,这家伙应该给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就这样吧。”江紫陌说道。

王可瑜懵懵懂懂地也跟着点了点头。

奶茶店的名字就这样定下了。

晚上,陈简回到客厅的时候,王可瑜已经睡了。他尽量不发出声响地走向关雨涵和江紫陌的房间,扭了扭门把手。

关雨涵将门锁上了……

陈简叹息一声,回到沙发上睡觉。

他躺下后,才发现,自己这个视角,刚刚好可以看见躺在地铺上的王可瑜。

王可瑜已经睡熟了,正以嚣张的大字型躺在地铺上,被子早就被她蹬到了一边。

过了一会,王可瑜的右手伸进睡衣里,在肚皮上挠了挠,然后将手抽了出来。

或许是将手抽出来这个动作,没有把握好力度,王可瑜不小心将睡衣向上拉了一点,露出白嫩的肚皮。

空调正对着王可瑜吹。

陈简心想,要是王可瑜被空调这样吹一晚,第二天保准肚子疼。

作为一个贴心的老板,他有义务帮王可瑜盖好被子,以防她因为生病而停止工作。

陈简光着脚走向王可瑜,他捡起被王可瑜蹬开的被子,将被子铺在王可瑜的身上,然后转身回到沙发上。

他刚刚躺下,就见王可瑜用力一蹬,又将被子踢开了。

陈简:“???”

陈简只感觉自己的强迫症犯了,他今晚一定要让王可瑜老老实实地盖好被子。

陈简再次走到王可瑜身边,给王可瑜盖上被子,却感觉脚被什么东西抱住。

王可瑜抱住了陈简的小腿,然后将一口咬向他的脚。

“啊!”

陈简痛呼了一声。

“炭烧猪蹄……”王可瑜流着口水,发出一声梦呓。

“你再骂?”

陈简忍不住踢了踢她的脸,然而王可瑜并没有反应。

王可瑜是真的在做梦,因为她咬陈简的时候,是真的用了力,若非陈简有纳元境修为,恐怕已经被她咬断了。

“啊,好痛!”王可瑜顿时惊醒,她将头侧了侧,看见陈简一脸怒意的脸。

“诶,店长……”

王可瑜顿时警觉,连忙坐起来,双手环抱住胸口,将双腿也紧紧地往回缩。

这已经是她最高级的防御姿势了。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陈简气冲冲地说。

他只是好心帮王可瑜盖个被子,结果就被王可瑜抱住不放了。

“我干什么了?”王可瑜不明白自己都做了什么。

“咦,好恶心,快拿开。”王可瑜将脸向后躲。

“这是你的口水,你差点就把我脚指头咬断了!”

被王可瑜说恶心,陈简实在是受不了,他都没有嫌王可瑜的口水恶心。

虽然王可瑜的口水,确实一点气味都没有。

王可瑜每个月都会去一次口腔医院,做口腔保养的。

王可瑜感觉到自己理亏,犹犹豫豫地问道:“那,你想要我怎么补偿你?”

陈简听到她一脸委屈地说出这种话,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冲动。

但可惜,前天晚上长谷川铃子太过生猛,让他的腰子直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即便是纳元境修行者,在这种事情上,也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但当修行者达到化种境,甚至是真我境,从借助外力逐渐内化为强化自身,那时,腰子痛这种事就不复存在了。

“咳咳。”陈简清咳了两声,然后疑惑地问道:“你这么白痴,是怎么做到在学校上2年学都没有被拐卖到山区的?”

“一中没有由你舔狗组建的社团?”

一中什么情况,陈简不清楚,但江紫陌在文锦高中可是有不止一个后援会的。

而且,暗恋的、追求的更是一抓一大把,基本百分之七十的男生,都做过江紫陌的美梦。

江紫陌的颜值,远比那些女明星还要高,就连一线的天后级女星,也比江紫陌略差一点,大概可以和夏野绘未勉强比一比。

据陈简所知,江紫陌、关雨涵、长谷川铃子和王可瑜的颜值,都在同一标准线上。

“啊,这个?”王可瑜有些害羞地说:“有倒是有,但我不用管他们,因为我的保镖会把他们都赶走。”

王可瑜是带着保镖上学的,据王可瑜所说,她的保镖是一位化种境女修行者。

“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吗?”

陈简没想到,连化种境修行者,都要给资本家打工。

果然,资本家的快乐,是他无法想象的。

但资本家也同样想象不到,手持“命运修改器”的快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