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想要一个孩子

陈简带着江紫陌、关雨涵二女前往市中心区。

在关雨涵的原先的时间线,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东部联邦的东边的海洋上,有一个名为明海峡的城市。

这里有着与东部联邦中部地区不同的文化。

植满樱花树的庭院里,一个女孩盘腿坐在石塘边,在她的身后,一棵冬日里才会绽放的雪樱树,正不断飘落着花瓣。

女孩将如温润玉石般的小脚放进石塘里,吸引了不少锦鲤游了过来,在她的脚边游来游去。

女孩的身边,还有一名少女正襟危坐,面露疑惑地看着女孩。

女孩的名字,叫长谷川铃子,而坐在她身旁的少女,名为夏野绘未。

“家主为何面露忧愁?”夏野绘未看着铃子,恭敬地问道。

长谷川铃子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身份。

许多路过长谷川家宅邸的人,只知道这家住着一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

却不知,长谷川家的家主竟是命运的第十一人。

更不曾猜到过,长谷川家家主,从外表上看,还是一个年仅14岁的女孩。

长谷川铃子回答了夏野绘未的问题,她嘟着嘴,不满地说道:

“陈简哥哥,竟然没有来看望我。”

之前,在陈简与玛格丽特教会的交锋中,长谷川铃子一直躲在远处观望,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陈简了。

长谷川铃子话音落下,夏野绘未想起了某个传闻。

那是长谷川铃子还没有成为命运之人时候的事情,长谷川铃子爱上过命运的第七人。

而且,据夏野绘未所知,这些年来,长谷川铃子一直对第七人怀着某个禁忌的想法,但因为第七人的销声匿迹,而无从实施。

长谷川铃子心中的想法,让夏野绘未打了个寒颤。她忽然有些担心,担心长谷川铃子真的会做出什么行动。

下一刻,夏野绘未知道自己的担心成真了。

长谷川铃子收回放在石塘里的玉足,站了起来,她小声地自言自语道:“越来越接近那个时间了,我不想再让自己后悔下去……”

“哪怕是,违背他的意愿……”

长谷川铃子发出微弱的喘息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炽热。

夏野绘未想要劝说些什么,但长谷川铃子对她说:“绘未,你也跟我一起来。”

“好的,家主……”夏野绘未不情愿地说道。

她已经向长谷川铃子交付了命运,不能违背长谷川铃子的意愿。

但是,夏野绘未还是不安地多问了一句:“家主,您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长谷川铃子面色平静,沉吟道:“我一直想要一个,和他的孩子。”

“这样,在我人生中的下一个一千年,或许会有更多有趣的事情发生。”

说完那句话的时候,长谷川铃子的稚嫩的脸上如同冰雪消融一般,绽放出天真的笑容。

夏野绘未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她隐约知道长谷川铃子对第七人的心意,但没想到过,这份心意竟然如此坚定。

过去的一千年,没有让这份心意发霉、发臭,反而如封存的老酒一般,散发出历久弥新的清香。

……

此时的陈简,正带着江紫陌、关雨涵来到自己的家门口。

紫荆苑是东锦市最豪华的别墅小区,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近,圈地30万平方米,成为东锦市豪门的居家优选之地。

陈简的别墅,就位于紫荆苑内。

“哇,这也太豪华了吧!”

江紫陌一进紫荆苑,就感觉到一种上流的气息扑面而来。

据说,紫荆苑内的每一棵植物,都是十分名贵的品种。

“这个小区,我有点印象,好像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才刚刚立项。”

“没想到,后来修建的这么好。”关雨涵身为过来人,总有些物是人非的感慨。

江紫陌好奇地问道:“你住在这种地方,一定非常有钱吧?”

陈简听到她这么问,还真有些不好回答。

事实上,他穷的只剩房了。

钱这种东西,算是与命运关联最深的身外之物了。

因此,想要修改钱的存在,最少也要“命运支配者”权限达到高级,而且反噬较重。

遥想当年,陈简拥有满级权限,钱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操心,想要买什么,直接修改银行卡账户里的数字就是了。

至于被银行发现?没有人能发现命运轨迹的变化。

紫荆苑的别墅,就是陈简用银行卡里的“数字”买来的。

但也正是因为,钱对于当初的陈简而言,是随取随用的东西,他并没有一次性往银行卡里刷太多的钱。

权限丧失后,陈简就只能啃啃所剩不多的老本了。

在陈简省吃俭用的情况下,他银行账户的余额,已经下降到了5位数。

不到10万的余额,终于让陈简警觉起来,再不有所行动,他就要被迫成为打工人了。

这些后话暂且不提,江紫陌和关雨涵来到陈简的别墅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哇塞”。

陈简家的别墅,装修以黑白两色为主,突出一个简洁美。家里的家具和摆设都不多,基本只够陈简一个用。

就连床,都只有一张……

陈简带着二人参观了卧室,他搓了搓手,说道:“因为家里只有一张床,所以就只能暂时委屈一下你们……”

陈简还没说完,就听关雨涵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的,我们暂时在隔壁房间打地铺好了。”

“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是客人,怎么能够让你们睡在地上呢?”陈简嘴角流着口水,说道。

关雨涵眨了眨眼,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的光,说:“让主人睡在地板上,也不太好吧。”

陈简明白了,关雨涵是在不违背他意愿的情况下,尽可能地保护自己。

陈简暂时还不好意思强硬地要求江紫陌和关雨涵做些什么,他自己也需要一些时间做好心理准备。

虽然关雨涵和江紫陌并非他第一、第二位从属,但以往,他从没有对从属使用过“那种”命令。

毕竟,作为命运之人的陈简,是不会被身体激素控制思考的。

而在本源之种被封印后,他的身体胜过了意识,占据了绝对的领先地位。

他渐渐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男生,产生了虚荣心,变得重视兄弟情义、对可爱的女生心怀幻想,长夜里会莫名其妙地感到孤独……

最终,陈简向关雨涵屈服了,江紫陌和关雨涵占领了他的房间,而他一个人抱着枕头和被子来到了沙发上。

下午的时候,陈简和江紫陌翘了课,陈简一个人在家里发呆,江紫陌和关雨涵去附近的家私店买了新的床上用品。

陈简不知道的是,关雨涵去了一趟药店,买了一瓶避孕药。

她对于自己的命运,存在某种担忧。

夜幕降临,关雨涵和江紫陌将房间门反锁,陈简一个人睡在客厅里。

陈简通宵惯了,翻来覆去了许久也没有睡着,他决定坐起来看会电视。

就在他刚刚坐起来的时候,一高一矮两个虚幻的人影出现在电视机前。

陈简无奈地说道:“铃子,你挡到我看电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