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纸童引路

  • 缝尸匠
  • 活抓蜻蜓队长
  • 2260字
  • 2021-09-23 15:23:59

第五章 纸童引路

“住手!这棺不能砸,不能啊!”

身后冲出个老妇,挡在了我跟前,老妇穿着怪异,头包布巾,手握一根弯曲如蛇的拐杖,拐头雕有龙龟,另一头细如针尖,看老妇的打扮像是这村的神婆,一脸褶子,岁数应该不小。

神婆在村子里的地位很高,能算祸福,能治百病,能力强的还有通灵请神测字的大本事。

我瞅着神婆怒喝道:“你是这村的神婆,不知破棺葬身,尸身异变吗?你是想让全村人给老王头陪葬吗?”

神婆老脸抽抽,情绪激动的大叫了声,跪在地上,嘴里碎碎念的连磕三个响头,爬到我脚边,拽着我裤腿道:“鲁家小爷,这棺真不能砸啊!我们全村47口人命,可都在这里头啊!”

神婆哭诉的模样不像是作假,她的话让我迟疑,起了疑虑。

破棺葬身,尸身异变,危害四方,这点绝不会错,神婆为何说毁棺死全村?

我透过神婆的肩头看向破棺,难不成里面有什么蹊跷?

嘶!

又是这种感觉,太过干净的气息,不安的叫人心慌。

这时要是三叔在就好了,我心里暗暗想着,脸上却并未流露半分,学着三叔的语气道:“哼!胡扯,小小神婆也敢在我鲁家面前大放厥词!以我看你分明是想.”

我话尚未说完,神婆突然起身,像着了魔似的,朝着破棺一头撞去。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干了缺德事,满嘴胡诌不成,现在想以死谢罪?

门都没有,红线绕指,我轻轻一甩它恍若活了过来一般像条灵蛇般从神婆腋下穿过,在她胸口绕了两圈后,收紧线头,将她拖回我跟前,这回,神婆脸色煞白,如同死了一般,趴在地上动也不动。

我瞥了她一眼,跨过她的身子,走到破棺前,双掌用力,在神婆鬼狐狼嚎的叫声中,打开棺盖。

棺内黑气冲天,在破棺上空盘旋数圈后,散去。

黑气散去,一股子浓浓的血味扑鼻而来。我掩住口鼻看清棺内的人后,吃惊的瞪起眸子,怎么是他?

破棺内葬的并不是老王头,躺在里面的人不知被什么东西斩成两端,半张脸骨完全粉碎,脸皮都被蹭了一大半,血肉模糊,难以辨认。

我认得这人,他食指上有颗痣,他是下午等在老王家门口的中年人。

中年人死了,身体被砍成两端,死状与老王头一模一样。不仅如此,村口的石狮子,还有整个被黑气吞噬的西山口村,全都是拦腰截断,一分为二的模样。

望着老王头的院门,脑子乱哄哄的,完全没了方向。

谁打造了这口破棺,谁夺了中年人的命,又是谁把中年人葬在破棺内?

还有,半夜上阴宅叫魂的又是谁?

如果这些都是老王头所为,他又是如何破开鲁家独有的定尸咒?如果不是他干的,他的尸身又在何处?

我眯起眼盯着紧闭的院门,答案或许就在这扇门背后。

直觉告诉,这扇门进不得,一旦踏入,我将万劫不复!

嘻嘻,呜顽童哭笑声骤然响起。

这时,院门打开,童男童女从里面走出来,一喜一丧,红衣白褂,无眉朱唇,分立门前,两两对望,童女眉开眼笑,瘪嘴哭泣。男童眼角下垂,嘴角上扬,哭比笑难看,笑比哭更悲伤。

院门已开,童男童女提灯引入,这门,我不进也得进了。

舔了下发干的唇瓣,我暗自吸了口气,整了整衣装后,举步踏上台阶,进入院内,院门重重关上。

凉棚下,裹尸布裹着尸身,一张定尸咒贴在额头,与我离开时并没有差别。

不知为什么,我看着这具裹尸,万分恐惧。

“王富贵,你已尸身修补,现在我送你上路。”

子时未到,即使老王头变异,一切皆有扭转的可能。

“无棺,你如何送我上路?”

冷冰冰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一只苍白的手搭在我脖颈处,阴冷刺骨。

我睁圆了眸子,对方什么时候靠近我的,我尽然一点都没察觉,好强的鬼气,这是一个刚死之人能拥有的力量吗?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任由那只冰冷的手在我脖颈上移动,强忍住内心的恐惧,我劝慰道:“王富贵,缝尸入棺,入幽冥,来世再为人,这才是你该有的正道!”

“正道?”身后的家伙哈哈大笑起来,“杀人偿命,这才是正道!挡我者,都得死!”

话音落下,劲风袭来,我侧身闪过,两指扣向对方的手腕,不曾想对方速度极快,就在我蹭到袖子边缘时,他用力拂袖而过,身子飘到凉棚下,站在裹尸旁。

他确实是王富贵,可又不是,说不出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他不是,气息不对。

下午,缝尸时,王富贵闻血起尸,虽凶,但并不可怕。可眼前这个,让人从骨子里感到畏惧,想到这,我故意大喝一声,“你不是王富贵,你是谁?”

凉棚下的王富贵神情僵了僵,阴沉的勾起嘴角,“我是他,他既是我!”

不等我开口,王富贵猛地鬼气暴涨,整个人扩大好几倍,以泰山压顶之态,向我头顶压来,“鲁沐杮,你是鲁家人,你们鲁家都喜欢满嘴仁义道德将自己标榜为正道,好,我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我给你个机会。

我给你三天时间,找出害死我的人。如果,你找到了,我认可你们鲁家所谓的正道,如果三日之后你没有找到害死我的人,那么我就告诉你,什么才是正道,到时候每隔一个时辰,我便送西山口村的一人入棺,你叔叔鲁老三则会是第二个被送进去的人。”

“你敢!”面对王富贵赤裸裸的威胁,我怒不可泄的冲了过去。

王富贵仅是抬了抬手,我整个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反弹回来,重重摔在了地上,骨头像是快要散了架似的,剧痛无比。

王富贵不屑的声音缥缈不定的传入我耳朵里,“记住了,鲁沐杮,西山口村47口人,还有你三叔,加起来一共48人。”

我捂着撕裂的胸口,撑起身子,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眼前出现女人的鞋尖。

“你!”

神婆弯着腰,笑眯眯的瞅着我,“嘿嘿,鲁家到了你这代,也算是没落了!啧啧啧,我以为鬼胎有多大本事,原来也只是个吓唬人的纸老虎,不过如此。”

说着,神婆摇头晃脑的转身要走。

我用尽全力扑上去,神婆仿佛后脑勺长了眼似的,扭头对着我哈了口气,一股奇香钻进鼻子,渐渐失去了知觉。

“鲁天一消失了五年,估计是栽了,如果那老头要是还活着,恐怕这次你没那么容易得手。”

隐约间,我听到神婆絮絮叨叨的像是在跟什么人说话。

爷爷出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