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霍家陵园

  • 缝尸匠
  • 活抓蜻蜓队长
  • 2941字
  • 2021-09-23 15:23:59

第二十六章 霍家陵园

黑影冲出入口的时候发出奇怪的响声,我没想太多纵身跃出时瞅准黑影的脚脖子抓了下去。咦?这触感不对劲,抓在掌心里有种毛躁感,我皱了下眉头,用力往身边一抽,黑影立即扑到在地,毫无反抗的就被我拖到了跟前,掀开面纱,我草,居然是个稻草人。

黑衣黑面下是用稻草做成的人形,稻草人身上贴着符咒,受人掌控。我震惊的愣了下,暗叫了声不好,转身跳回甬道,面前浓浓黑雾将整个通道堵的看不到半点光亮。

我朝着铁门的方向喊了声,没人回应。我焦急的冲进黑雾中,刺骨的阴冷擦身而过,裸露在外的肌肤像是被刀片割裂般刺疼。聚气与掌心,爆发出红光,这些黑雾藏着低等冤魂,怕光怕热,掌灯冲破黑雾后,来到铁门前,里面散发出来的血味,让我瞬间上头般脑袋发热,两眼充血,用力踹开门,冲了进去。

密室角落中白影闪现,拖拽的声音从那里传来,我轻喝了声,听到巫素素的回应,顿时松了口气。密室内部气息很乱,巫素素手臂上有伤,她抱着陈秀梅,冲我摇摇头。

黑影还在密室里,巫素素说她察觉不到这人的气息,此人就像是与黑暗融为了一体般,让人防不胜防,比勾魂鬼使还难搞。

我听后守在巫素素与陈秀梅前面,在地上用香灰划出半个圈,撒上朱砂辟邪。这黑衣人来路不明,从他行事来看不太像是人所为,当务之急得把这个家伙逼出来才行。

朱砂与香灰搅合在一起后,我点燃烟灰,火苗蹿的老高,几乎撞到水泥顶,爆发出火星稀稀落落的掉落下来。落在半空时,我立即拍出掌风,将这些火星推到密室的每个角落后,随即释放出体内阴气,擦亮火星,整间密室都落入火苗的照射下,黑影在此无处遁形。

“在那!”巫素素指着门口方向大喊了声,我一脚遁地,直直的朝着铁门处窜去。眼前寒光炸现,我早有防备抽出断刃横向抵挡,刀刃间的碰撞爆发出灿烂的火星,滋滋作响。

黑衣人力气极大,在我全力一击下,他尚有余力将我顶开,脚步错开,从我身边快速消失,眨眼的功夫到了巫素素面前,手起刀落,毫不拖泥带水的砍向她怀里陈秀梅。

巫素素甩开袖子,粉色粉末在两人面前散开,阵阵奇香扑鼻而来,黑衣人不敢怠慢,迅速撤退,但他并没有离开,而是从另一边窜到了巫素素的右侧,再次举刀就刺。

“丫头,小心!”我高呼了声,身随心动,朝着黑衣人藏身的地方扑去。

此时密室内已经完全陷入黑暗中,一身白衣的巫素素被黑雾包裹住,我仅能从她微弱的呼吸声中探到她的位置,极速冲过去的同时射出镇魂针,噹的一声,寒光炸现迸发出火星子,一声惊呼,只见黑雾中有个影子反弹而出,我深吸了口气,蹭过地面,抓起地上的镇魂针,朝着倒下的黑影扑了上去。

“傻子,闻香!”

身后,巫素素呼叫了声,我点了点头,粉末的气味被黑雾冲散了不少,适才她拍出的一掌上沾了粉末,寻着粉末独有的味道便能找到黑影的位置。

小指勾住因果线,结出网子,镇魂针穿过线头回到网子中间的位置,与因果线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形成鱼刺。网子在我指尖转了两圈,因果线松散开来,将网子撑大,我捏住镇魂针低喝了声‘去’。

网子从我手中蹿跳而出,寻着黑影落脚的方向追去。镇魂针与因果线都是阴气极重的器具,尤其是对死物的嗅觉极为敏锐,先前与黑衣人交过一次手,便察觉这货行为极其怪异,要说他是鬼,他身上没有死人味,但要说他是人又没有人味,用因果线来试探,他要是人,镇魂针绝对找不出他的位置,反之,他逃不出因果线的围捕。

因果线绕着密室来回穿梭,我站在巫素素跟前,凭着粉末的气味可以确定黑衣人在我右前方的位置,他行动速度极快,却有些刻板,看似想要杀人灭口,每次进攻都留有三分余地,不知他想做什么,继续这么耗着也不是法子。

于是,我勾起因果线,收紧网子,手腕震颤,网子中间的镇魂针脱网而出,朝着右前方射去。黑暗中一道红线划过数个弧度,旋转着窜向头顶,接二连三的撞击声传来,我盯着因果线朝门口而去,心知黑衣人要跑,冲着巫素素道:“等我们离开,你就带着陈秀梅离开这里,回医馆等我。”

说着话的时候,黑衣人已经夺门而逃,我跟着冲了出去,反手将铁门关上,追着因果线离开密室。

黑衣人一口气翻过火葬场的院墙,往殡仪馆后面的陵园方向跑去。

此刻,天色渐黑,殡仪馆已经关门几乎看不到一个人,空气中弥漫着阴冷的气息,死一般的寂静仿佛就像是个巨大墓坑般沉寂在山脚下。

望着后山腰上一座座灰白色的墓碑,我心里忍不住发憷起来,眼瞅就天黑了,这大晚上上墓地总归不是个吉利的事。

我寻着粉末留下的香味一路来到半山腰靠后的一片林子前,这里有道门,两边有护墙,门柱上写着霍家陵园几个字样。粉末的气味从里面传来,黑衣人就在陵园中。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以黑衣人杀人的手法在密室这么狭小的地方不应该失手,除非他有意而为之。

想到这,我心生警觉,推门而入。

陵园无人看守,入门是个花坛雕塑,一圈常青树绕着围墙修剪的整齐划一。花坛后面就是墓地,陵园几乎占据了整个山头,从上往下一层层排列着相同造型的墓碑,有的上面刻着碑文和照片,有的是立着空碑贴着红纸,这是活人墓,也就是人还活着,墓已经买下的意思,一般这种活人墓都是合葬,表示另一半走了,活着的那人不会再婚,死后葬在一起。

陵园最高处造了门头,与产科医院的风格设计类似,显然是出自同一个人手笔。我站在中心位置,观察整个陵园的风水,背靠天,独占鳌头,脚下绿树成荫,两边环山涉水,虽没有像帝王墓那样有磅礴的气象,但造福子孙后代是没啥问题。

霍家这陵园位置选的不错,墓园修建也没啥问题,以风水来看中规中矩,只是不知为啥,我瞅着一座座墓碑总有种说不出的戾气。

戾气来自于杀伐,生前杀戮过多,死后戾气难以化解便会随着尸骨埋葬地下,戾气不像怨气,它无法自主生成怨,灵,除非尸体变异爬出棺材化身成魃,戾气随之暴涨。对我们尸匠而言,宁愿碰到怨灵也不要遇上尸魃,怨灵可用术化解,对付尸魃那可就是考验真本事的时候。

陵园中戾气深重,这里必有异动,就是不知道是尸体变异还是另有其他凶物出现,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重的戾气,不由紧张的口干舌燥,手心冒汗,稳住心神顺着阶梯一层层往山顶走去。

粉末的气息随着我往高处走,气味越来越淡,等我到达山顶时,粉末的香气完全散的干干净净。我盯着最高处的墓碑看了会,霍雄,霍家创始人,出生在清朝中期。这个是独葬坑,再往下一层分别有三个墓,从墓碑上看应该都是霍雄的妻妾。

以前大户人家都是三妻四妾,开枝散叶子孙满堂。可这霍家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人丁稀薄,从第四层来开,墓碑越来越少,霍老爷子娶了三房,只有一房子孙延绵,另外两房到了第三层后就绝了子嗣,墓碑上看,最小死者仅是刚满月的婴儿。

要说古时候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上走一回,这一房生孩子出事那是意外,这两房同时都出事,这意外来的也未免太巧合,我不由心思一动,直接来到倒数第二层霍家最后一块墓碑前,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时间,我稍稍计算,不由瞪起眸子。

霍家长媳孩子死于三年前三月三日,往前推算百年,刚好是霍家第一个婴儿死亡的时间相符。

我皱起眉头,摸着下巴回头看向身后的大门,忽然心里发憷,适才追着黑衣人直接上了山顶并未留意底下的样貌,此刻一看入院内的空地上九口小棺以奇怪的位置摆放在一起,中间有团黑雾在晃动,隐约中出现一张人脸。

黑衣人!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我尽然一点都没察觉,现在我更肯定他的出现在暗室里并非为了夺门,而是有意将我引到这里。

盯着黑衣人,我暗自吐了口气,视线落在他面前的九口小棺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