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殡仪馆里的空棺材

  • 缝尸匠
  • 活抓蜻蜓队长
  • 2983字
  • 2021-09-10 01:59:35

第二十二章 殡仪馆里的空棺材

照片上的陈秀梅是个很清秀的女人,三十来岁,一头卷发,穿着打扮都很得体,看起来就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丫头,站在王奎身边,我总有种被猪拱了的既视感。从身边跑过的瞬间,身上带着与黄桂芳一样的甜甜死人味。

陈秀梅似乎听到了我的叫声,她坐下的时候还朝身后看了两眼,只是当她面向窗户的时候,我看到她麻木不仁的神情时,心里咯噔了下。当初我看到黄桂芳的时候,她也是这副模样,搭乘着23路离开。

不由分说,一个字‘追’。

巫素素喊来司机,等我们追着23路公交车来到终点站的时候,已经没了陈秀梅的踪影。

从终点站到殡仪馆大概只有几分钟路,顺着一条道拐个弯就能看到殡仪馆绿色瓷砖的门头,白色墙漆上画着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彩画,每隔两米就有个扇形的孔,同样用绿色瓷砖贴了边做装饰。

今天似乎来殡仪馆吊丧的人不少,听田老板说西山镇就两个殡仪馆,西北两地各又一个,花园路这边的殡仪馆规模较大,边上就是火葬场,背后山腰,设有陵园,来这里的人通常都是在殡葬公司选用一条龙服务的人,相对来说西面的殡仪馆就比较清冷了,说的通俗点就是穷与富的差别。

进入殡仪馆右边是通往地库的车道,左边是绿化带,中间是出口。用来吊丧的馆子在右边,距离出口大约有十来米远。一间连着一间,分上下两层的连体房子,每间馆子上面都有馆名,什么松鹤馆,青柏馆取的都是带有好彩头的名字,预示着死者来生能讨个好归宿。

城里的殡仪馆与我们村里的就是不一样,这里各方面都考究的很,每间馆子都有司仪照料,无论你是信佛的还是信上帝的,这里都能给你操办的明明白白,完全不用你操心,当然钱到位了,只要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人办不到的事,就连吃豆腐饭的规格都能按照五星大酒店的来操办。

我与巫素素分开寻找陈秀梅的下落,每个馆子都看过了,她好像消失了般一点踪迹都没有,我们在馆子尽头的楼梯处汇合,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巫素素取出符咒,施展地遁之术,寻找陈秀梅的踪迹。我们没有陈秀梅身上无,地遁术施展起来也是难以百分百的准确,只能看个大概。

符咒在地面上转了两圈后指向殡仪馆的后方,那个方位靠近火葬场,陈秀梅去那里做什么?我疑惑的看向冒着浓浓黑烟的烟囱管,抹去地上的痕迹,朝着殡仪馆西北角方向走去。

绕到殡仪馆后方是个车棚,铁丝网将殡仪馆与火葬场隔开,中间有道铁门,门上挂着铁链,上了好几把锁。铁丝网内有大面积的空地,水泥浇灌的平底上有大小均等的黑印子,正正规规的长方形,看着大小应该是用来放棺材的。

我瞥了眼身后,不远处有人在抽烟,这地方有点偏,我轻轻跃起,抓着铁丝网的上方,两脚一瞪便翻了过去,轻松落地,刚起身就被人勾住衣领,巫素素鼓着腮帮子,挑起眉,一声不吭的盯着我。

这时我才想起她今天穿裙子出门,我总不能让她学我翻墙过来吧,于是走到铁门前,跟她要了根发卡,对着锁头摆弄了下,咔哒几声,锁头应声而开,卸去铁链,请她进入。

巫素素径直走向水泥地,她蹲在地上查看着上面的黑漆印子,再到第二个第三个的位置上站了会,随后回到我身边道:“这里存放的棺材有点奇怪。”

她引我来到第四个痕迹处,指着一滩类似水渍的说道:“棺材定期保养上漆上油,自然晾干是没错啦,可这里的水渍不是油渍,你闻闻。”

我趴在地上,贴着水渍的地方吸了口气,嘶,一股冷气吸入肺部,呛得我眼泪都快咳出来了。

巫素素嘟着小嘴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数落道:“你这傻子怎么那么笨,我让你闻味道,又没让你像狗子一样贴地啊!”

我抬着手,好不容易把阴冷之气从肺里咳出来,瞪着发红的眸子,吸了吸鼻子委屈叭叭道:“媳妇吩咐的事,我哪敢马虎,必须得一步做到位。”

话还没说完,巫素素无情的给了我一肘子,气呼呼的往不远处的平房走去。我嬉笑着追上去,挨着她身边道:“好了,开玩笑的!说正事,尸油?”

巫素素点点头,她刚刚看了,几乎每个摆放棺材的地方都或多或少的留下这样的痕迹,如此一来,也就是说放在这里的棺材中都是存有尸体的,那就奇怪了。

在大环境下,土葬早就取缔了,即便是有也只是个形似。尸体拖到殡仪馆内,正常情况下不会超过五天,在这个时间段内,尸体也是存放在冻库中,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下放在棺材里,别说尸身变不变异,就这么晒着淋着,尸身迅速腐烂不说,这味也够熏死人的了,何况五天的时间尸体也熬不出尸油。

这时,一辆黑色殡葬车从外面驶入,我与巫素素藏起身子,看着车子在水泥地上绕了一大圈后,停在一处。车上下来两个人,连同司机一起将车上的棺材卸了下来,放在地上,棺材大小与地上的痕迹刚好吻合。司机先上了车,留下工作人员,对棺盖摸了一圈后,取出一根类似杠杆的玩意,准确无误的插入棺盖缝隙中,用力一压,棺盖被翘起,露出一大截缝隙。

同样的手法用在另外三处角落上,干完这些后,两人上了车离开。

“留在这,我去看看。”

说完,我戴上黑皮手套,这操作也忒吓人了。看那两人的穿着应该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咱不说大道理,什么迷信不迷信的,但凡与死人打交道的心里都明白一个理,死人不沾阳气,更不碰活物。这两人拖着棺材就这么放着,还故意开棺,难道就不怕半夜被鬼缠身吗?

不用走到跟前看明白,我已经从空气里闻到了尸味,走到棺材跟前,里面散发出甜甜的尸气味,我吸了口气,这味道不止一次出现过,活人身上,死人身上,符咒上都出现过这样的沉水香。

心头一惊,我不敢怠慢,蹲在棺材旁,戴上黑皮手套,两指探入棺材内,一点点探向棺底,凭着敏锐的触觉,我摸到了一张轻薄的纸片,两指夹住取出,这是张符咒,上面写着名字和生辰八字。

看过之后,我闻了闻符纸上的味道,眯起眼,掌中运气一团阴火将符咒烧灼殆尽后,暗中运劲,将四角上的棺钉拍入棺板内后,回到巫素素身边,把棺材里的情况跟她说了下,这地方有古怪,小心为上。

等了半饷没见巫素素说话,不由好奇的看向她,只见她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一处,眼里闪烁着惊诧、兴奋、还有一点点惧怕。

“看什么呢?”我凑到巫素素耳边,故意戏弄她的大喝了声,被她用力捂着嘴巴。

“嘘,大白天活见鬼了。”巫素素盯着一处,压低声音说道。

大白天哪来的鬼?心里好笑,顺着她视线看过去,我笑不出来了。

对面老厂房下站着两人,一黑一白,各自手里撑着两把红黑色的雨伞,红色伞面上画着一把镰刀,黑色伞面上是面幡旗。它们虽然穿着人类的衣服,隐藏了原本的气息,但围绕在伞面上的鬼气是藏不住的。

勾魂鬼使出现在这,只有一个可能,这里有人快死了。

我朝着勾魂使者站立的地方往前看去,老厂房边上有条通道,通道的尽头是间破败的平房。此时平房的门敞开着,屋里漆黑一片,像是猛兽张开的嘴,吞噬着一切。

勾魂使者一动不动的站在通道前,直勾勾的盯着那扇门,它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干我们这行的与鬼差打交道的机会很多,鬼差办事多半在深夜,从阳间收来亡魂,用大铁链拴着,走在无人的街头,青火铺路,迷雾遮蔽,撑起两盏白皮灯笼,引魂上路。

阳间与阴间有条黄泉道,只有到了晚上才会出现,鬼差领着亡魂,走过黄泉路才能到鬼门关,入了鬼门,那便是到了阴间,魂归故里,送往惩戒厅,由十殿之主拿捏生前犯下的罪孽定去留。

鬼差在阴间的职位相当于最底层的打工仔,鬼使的级别远高于鬼差甚多,它们不轻易出现,一旦出现必有恶人。

勾魂使者,拘魂无常。

我只在书籍里见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它们若真是来追陈秀梅命的话,那可就麻烦了。想到这,我也顾不得那么多,蹭的站起来,朝着勾魂使者走去。

尚未到它们跟前,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前方施加而来,凭空出现一道声音。

“无常锁命,活人勿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