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特殊调查科

  • 缝尸匠
  • 活抓蜻蜓队长
  • 2402字
  • 2021-09-23 15:23:59

第十九章 特殊调查科

我抬起头盯着面前的高进,他一定还有东XZ着,想到这,我勾起嘴角,笑了声,“张伟惨死在自己家中,他身首异处,眼尾上吊,嘴角折向耳根,脸上还有一颗血泪,对吗?”

高进瞪起双眼,嘴巴大张,不用他回答,仅是从他的神情,我已经猜到七八分,于是,我又短促的笑了声,“回去告诉你身后的人,想抓住要我们协助就带着诚意来,丫头,送客!”

这是我第二次对他下逐客令,高进脸色难看的站起身,僵硬的脸色愣是挤出一丝笑容,“小鲁先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不是特别调查科的人。”

高进一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俯视着我,他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时,巫素素起身推了高进一把,同样寒着脸,不乐意道:“高进,你入过我巫家的门,就该知道巫家人的脾气,巫家人决不允许任何人戏弄。”

巫素素不怒自威的气息自然而然流露出巫家独有的霸气与傲气,她看着高进的眸子散发着不可一世的轻蔑,语气中更是带着肯定的威胁。巫家,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家族,开天辟地就存在于世的神族,敢戏弄巫家人就等同于是在藐视神祇,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高进自然是懂得这个到了,当年他在巫家外门待了三年,在这三年他连外三门都没踏入过,可就是这三年的门客身份便让他在都市中混得风生水起,无不因为巫家门客这个身份而沾沾自喜,占尽各种便宜与好处。

他能进特别调查组也是沾了巫家的光,这次巫素素找到他询问王富贵的案子,原本想借此捞个大便宜,可没想到三番两次吃瘪而归,心里压着火,面上还得摆出恭敬的模样。

“小主说的是,只是西山镇可不比京城,这里鱼龙混杂,小主可莫要被那些长着好看人皮的小人可蒙骗了。”

听到这话,我挑起眉,这长大好看人皮的小人是指我吗?扯笑两声,不亢不卑的说道:“高先生这话说的极其对头,这世上唯有小人难养也,啧啧啧,像您这样的人还真适合西山镇这样的大地方。”

话音落下,高进眼角抽抽的厉害,他隐忍的强行扯起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今天我来这受小主所托,王富贵车祸的所有材料都在这里,另外张伟的尸体现在西山第一人民医院,小鲁先生要是有兴趣,随时可以给我电话。”

说罢,高进拎起包,冲着巫素素点了点头,大步走出门。

巫素素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在外人面前,这丫头给足了我面子,关上门就我俩时,哎.

“高兴了?”巫素素忍了好一会才啃声,她翻动着高进留下的材料,比起上一次,这次他确实花了心思,车祸现场的照片,还有关于王富贵与王奎之间的人家关系,甚至连王奎与张伟打牌的照片都有。

我应了声,从一堆照片中挑了几张出来,高进这人势利了些,心眼也不大,手上也确实有点能耐。将挑出来的照片一一推到巫素素面前,敲着其中一张,抬眼看她,“育婴院!”

这是诸多照片中唯一的一张景观照,不知是高进有意放里面,还是忘了删除一起冲洗出来的。照片上一栋民国风的老式建筑正面对着镜头,大铁门前一块白底黑字的牌子挂在门墙上,花园路育婴院几个大字赫然成现在我们眼前。

巫素素哦了声,她从包里翻出一张折了又遮的照片,抚平摊开在景观照旁,脑袋凑到我眼下,顶着一头蓬松的黑发晃来晃去,细柔的发丝蹭着鼻我的鼻尖,又痒又难受,我张了张嘴,想打喷嚏时,她突然抬起头,柔软的唇瓣蹭过我鼻尖,牙齿咬在了我唇瓣上。

这一下,我硬生生把喷嚏憋了回去,手足无措的盯着巫素素,活了20年,连女人的小手都没摸过,更别说嘴对嘴了,这初吻就这么没了?

脑门被巫素素用力拍了一掌,“鲁沐杮,我警告你!把那些肮脏的念头给我塞回去,敢对我有非分之想,我剪了你。”

巫素素一边说一边对着我双腿间比了个剪刀手势,吓得我夹紧腿,端正坐姿,全神贯注的翻看材料,对她,当真是一点点想法都没了。

高进带来的这些照片似乎都是出自同一个人的视角,三分之一的角度在于右下方,靠近腰部这里,也就外套口袋的位置,大部分照片被遮挡的厉害,偷拍的视角显而易见。照片的内容多数为生活照,说明拍照的人一直与两家人很近,而且已经跟踪这两人很长时间了,这个人会是谁?

十点刚过,巫素素不断的打着哈欠,到点该睡美容觉了,她两手一摊,当起甩手掌柜,剩下的活全都丢个了我,自己跑进房间睡觉来了。

挑灯夜战这种事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缝尸匠过的就是日夜颠倒的生活。对于文字实在是兴趣不大,将所有照片罗列出来,归类摆放,不难发现,高进在送这些资料过来的时候是留了一手,他只告诉我们两件事,王富贵的死不简单。第二件事,王奎与张伟的关系不简单。

王奎老婆与张伟老婆同框出境的几率很高,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不差,两家人都有去过观音庙,巧合的是,两家的孩子都是在育婴院接生的。

生孩子与医院这是人之常情,当今社会很少会有人找产婆了,我在网上调查过这家花园路育婴院,事实上它并不具备医院接生的条件,也没有资格为新生儿办理户口,王奎与张伟都是年轻人,怎么会想到找产婆接生?

我靠着椅背实在想不明白这起间的关系,合上眼,隐约中一双浑浊的眸子出现在脑海里,惊的我一身冷汗,睁开眼发现外面天都快亮了。

只是闭眼的功夫,尽然睡了三四个小时,我纳闷的盯着桌上的照片,心里发憷。向来浅眠的我不可能会睡的那么死,除非有外界干扰的因素,让我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昏睡中,难道是照片被人动了手脚?

我想高进不会有这个胆子,毕竟巫家不好惹,巫素素又是巫家小主,动她等于是与整个巫家抗衡。高进身后的那个人?他这么做的目的呢?试探?

我见识过灰衣人中的高手,特殊调查科里不乏内行中人,既懂得画圈钉魂的手段,那区区一个水镜对这些灰衣人来说也不是难事。

想到这,我收拾了桌子,将照片收集到一起,无意中发现夹在文件里的黄袋子。嘶,这袋子原本就在这里的吗?

我歪着头,想了半天,这么艳丽的颜色,我不可能看不到,除非.蹭的从椅子上跳起来,环顾四周,房间里并没有不干净的东西,我走到巫素素房门前,掌心贴着门缝,微弱的波动下,一股力量从门背面袭来,我撤回手,门背后被下了封印,人鬼免进。

在我失去的时间里,有人出现在这,放下了这个袋子,无声无息的离开,内行中谁有这样的本事,可以瞒过巫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