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他不是人

  • 缝尸匠
  • 活抓蜻蜓队长
  • 2052字
  • 2021-08-11 18:19:03

第十七章 他不是人

送小沙弥上去,失去重心的我向下急坠。盯着巫素素一张一合的小嘴,我笑了笑,一脚踏在岩石上,借力翻身,面朝下甩出因果线。

一道红光划过半空,缠在了不远处的树根上。因果线材质坚韧,不轻易挣断,借着这股韧性,我飞身而上,抓住山石往上窜起。连着几个窜跃来到崖边,一双白玉般细嫩的手伸到面前。

“傻子,不要命了!”

巫素素黑着脸,撅起小嘴,眼里烧着两团火,她看起来很生气,声音发颤,破碎的抖着。

我冲着她嘿嘿一笑,正想要说什么,抬眼看到一抹黑影正急速向巫素素身后靠近。阳光下,黑影手中亮起寒光,眨眼的功夫便来到跟前,我瞪起双眸,右手隔空甩出,红线飞射而出。

与此同时,单手撑住崖边一跃而起,踏着巫素素的肩膀扑向黑影。

锃锃两声,寒光击打在因果线上,火星四溅。

黑影倒退两步,匍匐在地上,黑瞳直勾勾盯着我和我身后的巫素素。

“是你!”我盯着黑影扣刀的手,四根手指缺了无名指,刚好与303室窗台上留下的指印吻合。

黑影从头到脚被黑衣裹住,一点肤色都没露出,就连脸都用黑色布套遮住,露出的两眼没有眼白。

黑瞳!他不是人?

愣神之际,黑影就地擦身而过,从我右侧突袭,他速度快的惊人,已经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

顷刻间黑影已经来到跟前,他身形一晃,从我面前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凉亭里,只见他收起刀落,如同那晚般,当着我的面将无柄刀刺入小沙弥的胸口。

小沙弥无声的张了张嘴,渺小的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死了。

我不能介绍这个事实,小沙弥是我拼了命救上来的孩子,他不能就这么死了。

可恶!我怒急攻心的狂吼了声,不顾一切的冲向黑影,同时,单手打开箱子,将‘赤炎’握在手中。‘赤炎’是爷爷留给我的抽尸鞭,不管对方是什么来路,我定要他魂飞魄散,决不轻饶。

‘赤炎’一出,四周响起龙吟,空气里弥漫着灼热的温度,手腕一震,灵蛇出洞,鞭头蹭着地面悄然无声的窜向了黑影的脚底。

从没用过抽尸鞭的我并不能完美的掌握它的力度,仅是凭着满腔怒火发出的这一鞭,擦过黑影的脚边卷向了边上的凉亭。

轰的一声凉亭四根立柱拦腰齐断,凉亭轰然倒塌,木屑四溅。我卷起‘赤炎’扫向木屑,劲风触动,木刺齐飞,朝着黑影落脚的地方射去。

黑影在见到‘赤炎’的时候愣了下,他节节后退,退到山道上的时候,转身投入密林中,消失在阴暗里。

“想逃?”被怒火冲昏了头的我,疾步追上,冲入密林中。

黑影消失在一处矮墙前,我环顾四周,根据地形来看,此处应该是观音庙北殿位置,接近与后山山背处。

我翻身跳入矮墙里,浓浓的烧灼味从里面传来,我深吸了口气,这烧灼味是.两眼一睁,朝着气味的方向跑去。

经过一片矮树丛,前面出现一口铁炉。炉子足有四米高,一米宽,滚滚黑烟从炉顶飘出,浓浓的焦臭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铁炉还在使用中,它构造简单,底部是个储存用的铁罩子,中间有个窗口,用来添加木料煤炭的。铁炉另一半有个车梯,高度刚好勾到铁炉上面的口子。

咚的一声,炉子里发出震响,似有什么东西从高处落下,砸在了下面的铁罩子里。这时外面传来说话声,紧闭的院门被打开,走进来两个身穿黄色五衣的和尚。

我闪到边上,隐藏起身子盯着那两个和尚推着小车来到铁炉前,一个举起把铁铲对着下面的铁罩子敲打了两下,随后用脚踹开门,将里面的东西一铲一铲的运送到小车里。

铁罩子打开的刹那,粉尘扬起,沸沸扬扬的与空气融合在一起,吹到我面前,明显的颗粒状扑打在脸上,随手摸一把,灰白色的颗粒沾满指尖,放在鼻尖闻了闻,有股刺鼻的油脂味。

这是骨粉,与观音村里见过的相似,这里的粉末粒子会更粗点。我等那两个和尚离开,才从阴暗处走出来,站在铁炉前,从地上收集了些灰白颗粒,跃上墙头,寻着那两个和尚离开的方向追去。

寺院里怎么会有焚尸炉?黑影进入这里后便失去踪影,他是故意引我来此吗?他杀张氏为了灭口,为什么还要对小沙弥出手?

在树丛中穿梭,推着小车的和尚在山道上快步走着,片刻后,两个和尚从寺院的边门进入寺院,高墙下,隐约露出尖锐的白顶。

这里已经靠近观音殿的位置,我躲在树丛里观察了会,确定没有人后跃上墙头,站在高墙上盯着推车的两个和尚,见他们七拐八拐的进入内院,我俯身而下,跟着他们进入内院。

回到先前走过的石板路,那两个和尚推着车在庭院前往左侧走去。我要没记错的话,那个方向是佛塔的位置。

内院左侧的院里竖立着一个又一个佛塔,高低错落,大小不一。我很快便找到那尊佛塔,它就矗立在众多佛塔中间,通体发黑,确切的说是白料被某种物质熏陶成了灰色,日积月累下开始发黑。

那两个和尚放下小推车,将车上的骨粉洒在地上,每个角落都不曾放过。处理完地面,接下来他们将剩余的骨粉洒在佛塔的底座,灰白的粉末严密的绕着底座一圈,与塔身融为一体。

这时,我才发现佛塔底部那些发暗的土层全都是骨粉,最后两个和尚推着小车来到中间的佛塔前,他们神色变得有些异样,明显比前面看起来要紧张了很多。他们在佛塔的四周挖出几根槽,往里面洒了些东西,过了会,槽里涨满浑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咕噜噜,咕噜噜.

浑水开始冒泡,水面泛起黑灰色的泡沫,渐渐水位下降,凹槽底部被泡沫渣子占满,土层松动,有东西从下面钻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