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观音庙上的青烟

  • 缝尸匠
  • 活抓蜻蜓队长
  • 2500字
  • 2021-08-07 15:38:45

第十三章 观音庙上的青烟

巫素素看向我,嘴角勾着嘲讽,黑白分明的大眼闪过一丝冷意,她晃动了下手中的符咒,我只觉得两样昏花,好端端的符咒撕成了碎片,片片落进了长木盒中。

我大吃一惊的跳起来,要想知道邪神来自何处,这可是仅剩的一张了。

“符咒上沾着香灰味!”巫素素像是看穿我心思般解释了句,她盖上盖子,在木盒一段的洞口出插入线香,点燃的香火散发着静心怡人的香气。

鲁家有点香问凶吉的规矩,我看巫素素点香的手法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她点香是为了摄心。

在香气中,我渐渐沉下心来,烦躁的情绪也跟着稳定下来,缓缓闭上眼,不知觉的放空自己,环绕在心头的种种疑惑复现在脑海中,抽丝剥茧下,我捕捉到了一直以来被疏忽的地方。

气味!

张氏身上的尸味!我记得很清楚,第一眼看到张氏的时候,她身上的味道耐人寻味,那是不同尸体混合在一起的尸味。我们在进入303室后仅是发现两具早已烂成白骨的陈尸,白骨的气味不足以让我记忆深刻,张氏身上的尸味从何而来?

我凑近长木盒,透过镂空的雕纹中嗅着里面的气味。经过香火烤制过的符咒,上面的气味被层层剥离,朱砂火辣的呛味,笔墨的砚臭味,还有一丝沉水香。

“这是.”我睁圆了眸子,脑海中灵光闪现,“佛香!”

专供寺庙使用的香被称之为佛香,这种香制作的材料特殊,香味特别,很容易辨认。神像中藏着的符咒上沾了这 样的香气,只是这上面的香味闻着更高级点。

寻思之际,巫素素已经打开电脑搜索。西山镇占地不大,周边寺庙不少,我们着重寻找香客旺盛的顶流寺庙。

能用沉水香做佛香的寺庙规模都不小,自带排场的寺庙才能吸引香客,香客多了,寺庙才会旺盛,这是个循环的产业链,只要输入相关的关键词,很快便找到两处符合要求的寺庙。

观音庙与普济寺是西山镇最大的两个寺庙,分别坐落在镇子的东西两端,各自占山为王,互不干涉。

观音庙中供奉的是送子观音,至今有上百年历史。网传这座庙很灵,来求子的香客都能入院,庙里的住持是当地的大善人,从不私收香客的钱,每年还开仓放粮救济下县的留守老人和小孩。

相比之下,普济寺走的是高端路线的观光寺,来西山镇的人十有八九都会去普济寺,据说还有人专程从海外来找住持谈经论道。

我记得电视柜照片中有几张旅行照,其中就有观音庙的背景,想不起来那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既然张氏去观音庙求过子,庙里定是有人认得她,于是我俩连夜驱车前往观音庙。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抵达了西山镇最南端的南门山角下的一个村子,村民不让我们驱车上山,从停车的地方到南山门还有两公里的山路,我们要去观音庙只能等天亮了,随村子的观光车上去买票进山。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想上山就得花钱坐观光车上去,走路上山没有门票依然进不去。

巫素素从大城市来的,哪受过这样的气,当下就沉下脸要跟村民理论。我见她几句不和就要动手,赶紧从旁拦下,把她推到身后,递上烟,客套几句才把对方的怒意安抚下去。

抬头看了眼半山腰的观音庙,漆黑山体间一排排引路灯闪烁不定,远远看着叫人心里发憷。

我们在村里的公社借住了一晚,公社条件很差,守门的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太,一个人带了两个娃,靠村里补助救济生活。

老人家身体硬朗手脚灵活,虽然上了岁数脑子还很清楚,安顿好孙子孙女后,她麻利的给我们收拾了间屋子,还抱来床褥被子,说是夜晚山里风大,怕我们冷着。

我给老太塞了点钱,让她弄点热水和吃的。我一个大男人将就一晚没啥,可巫素素是女孩子,又是城里人爱干净,哪能让小姑娘跟我个糙汉子受罪。

趁着巫素素洗澡的时候,我与老太坐门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老太的家人出意外死了,家里就剩下两小娃和一女儿。女儿在城里上班,收入还可以,待她也极好,再过两年,等娃到了上学的年纪就准备去城里住。老人家性格开朗,问啥说啥是个直肠子善良的老太。

听我说要去观音庙拜拜,老太冲着对面山腰的引路灯直摇头。她在这个村子活了大半辈子,看着上面的观音庙两次大起大落,现在的观音庙变了味,连山庙都算不上咯。

我瞅着老太拿出根细长的烟杆子,主动掏出烟盒,剥出烟丝递给她。老太呵呵笑了两声,抽了两口,跟我说起观音庙的一些往事。

观音庙最早是建立在山顶上,上山求子的人都必须背着花生大枣,一步三磕头的爬上山,才能如愿以偿,那时的送子娘娘是真的有求必应。大约20年前,山里闹尸鬼,封了山,后来又遭水祸,半边山被洪水卷走,观音庙也跟着没了。

我现在看到的观音庙是外省土绅出资建的,经历过一次战争,剩下个空壳子,直到前两年来了个高僧,连着七天开坛讲法,引起外界的关注,于是观音庙重新火了起来。

来观音庙求子的人越来越多,村里看到了机会,在南门山下建了入山大门,村子也改名为观音村,每家每户做起名宿,依傍着观音庙做起旅游生意。

老太说现在的观音庙看着好看,还不如土地公的山庙灵验,活菩萨请不来,孤魂野鬼一大堆,她时常能看到山里亮起鬼火,围着观音庙乱窜。

说到这,对面山腰里的引路灯灭了几盏,剩下的零零星星也是不断晃动,一阵仓促的闪烁过后彻底灭了。

老太吐出烟雾,拿着烟杆子往鞋底敲了敲,站起身,叹了口气,扶着墙回屋去了。

临进门的时候,老太顿下脚步朝我说道:“夜深风大,关好门窗,这里可比不上城市热闹,没啥好玩的,早点睡。”

我点点头,心里捉摸着老太的话。想得正入神,巫素素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屋里出来,风一吹打了喷嚏,牙关打颤,冻得抱紧双臂,吸着鼻子嘟囔了声‘好冷’,逃似的跑进屋里,钻进了被窝。

我望着对面隐没在黑暗中佛塔眯起眼,隔着一道门,空气里的湿度差了一大截,这很不寻常。

起身走出门外,站在院子里,感受着四周的气息。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像是被刀刃刮过般刺疼,毛孔张开,汗毛竖立,空气里的湿度急剧下降,阵阵山风吹来,发出呜呜的叫嚣声,回荡在观音村上空,久久不散。

我走出院子,站在空地上望着这个不大的村子,算上公社,整个村子也就六七户人家,随意占地而建,村不像村,屯不像屯。

此刻,还不到十点,观音村里的村户已熄了灯,整个村子沦陷在一片诡异的黑暗中。我在空地上随意走动,忽然发现无论我往哪个方位走,公社总在我正眼的方位。

忽然间,我意识到了什么,随意挑了个位置,以我为轴心向后180°逆转,我的正前方刚好对应着半山腰上的佛塔。

嘶!

我倒吸了口冷气,隐没在黑暗中的佛塔顶端隐隐约约露出一抹青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