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媳妇竟然是大秦的公主?!

咸阳城,宫殿。

“混账!”

“岂有此理!”

整个宫殿当中,秦王的声音可谓是包含着满腔的怒火,差一点就将整个宫殿点燃烧着了似的,平日里边的话,秦王的性格相对来说比较温和,有时候遇到高兴的事情还会奖赏一番众人,然而,今日帝王一怒,整个皇城惶惶威威,宫女屏气颤抖,太监双股颤动,生怕惊扰陛下,那可是死罪啊!

他们不明白为何方才还有说有笑的秦王,为何黑鹰侍卫出现,并且似乎说了什么事情,立马惹得这位征战六国,杀得六国余孽仓皇逃窜的帝王,会突然如此的生气,要知道只从陛下统一六国之后,除了疆域的匈奴侵袭,才会惹得龙颜大怒,这平日里边也未曾这般。

某一时刻,宫女太监直接被秦王赶了出去,他看着黑影侍卫,脸色阴沉得可以滴水。

秦王说道:“你的意思是,昨日半夜时分,你们亲眼看到陈灵儿直接带着人进去了……确定你们没有看错?”

秦王最后声调提起,吓得底下跪着的黑鹰侍卫,连忙跪下说道:“陛下,属下皆是亲眼所见,陈灵儿公主…确是半夜时分,将那陌生男的带入内宅里边,他们先是院里的亭子歇息,待得入夜之后,便……”

说到此处,黑鹰侍卫再不敢说了。

“说下去!”

秦王怒容炸响,声音震耳欲聋,吓得黑鹰侍卫胆子都快破了,要知道征战六国之时,面对敌人千军万马,他们也是面不改色,但是今日面对龙颜如此大怒,却是吓得心惊肉跳,不敢言语。

“回禀陛下……属下,属下看到公主殿下她,入夜之后,直接带着陌生男子进入房间当中,一夜未出。”

静!

落针可闻的静!

如此窒息的气氛,压抑得令两个黑鹰侍卫有点喘不过气,某一时刻,他们稍微抬起头,发现秦王冷漠目光杀气迸现,吓得他们犹如雷击一般,急忙低下头,再不敢有丝毫动作。

久久过后,

秦王吐出一口浊气,说道:“赵孤,你直接带着外边的几个黑鹰侍卫随我一同出宫,此事不可声张,不可乱嚼舌根,若是有人胆敢胡言乱语,斩立决!”

秦王杀气腾腾,令人心惊胆颤!

“喏!”

赵弧声音颤颤,慌忙下去准备。

……

咸阳城,西街道,某处府邸。

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房舍,一明两暗。再从房舍穿过,便是花团锦簇的院落,借着柔和的月光,能够看到盛开的花朵。

而在院落的亭子里边,此时正坐着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人影,身子妖娆,身着一袭朴素的白裙。隐约可看见一朵浅色桃花,腰间系着一条白色流苏,腰配一条淡绿色的玉佩。腰如杨柳枝,眸似蓝宝石,声就像莺回燕转。浓密睫毛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女孩柳眉轻皱,说道:“夫君,你若是要怪罪妾身的话,便怪妾身吧。然,妾身之所以瞒着夫君,乃是……乃是因为妾身生怕,若是夫君知晓妾身乃是公主之身,便不愿意跟妾身在一起了,所以,妾身才会不得已而为之。”

“夫君,你若是要怪便直接怪妾身,但是夫君若是不跟妾身说话的话……那妾身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陈灵儿说到此处,眸含春水清波流盼,不一会儿,便是有泪珠落了下来。

亭子旁边,另外一道黑影,却是呆立半响,久久没有言语,天际之山的月光洒落下来,刚好落在他那帅气的面容上边,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悬胆、长身玉立,若是再穿上一身儒服的话,那就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大才子,若是穿上一身军装的话,那就是一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此时此刻,江源心灵边可以说是千万只草拟吗奔腾而过,尽管他的心里边早已经做了准备,并且之前救下这个姑娘之后,从她的衣服穿着、言行举止能够看出定是一位达官贵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眼前的乖巧媳妇竟然是大秦皇帝嬴政的掌上明珠——陈灵儿公主!

完咯!

彻底完咯!

作为一名穿越者,江源觉得这样的开局,毫无疑问已经是地狱模式!

这嬴政若是知道他的贴身小棉袄被江源给那啥了,还不立马将他剁成豆腐花,再直接撒些盐巴,直接生吞了!

江源叹了口气,三年前意外魂穿大秦,偶然救下了被敌国刺客劫走的大秦公主,当时江源还不清楚,以为那些人是山贼,而陈灵儿也是主动隐瞒身份,而后,两人一见如故,再加上陈灵儿受伤,江源贴心照顾,这一来二去,眉来眼去,两人逐渐暗生情愫,而后为了大秦皇室的血脉延续做了深入浅出的交流之后,便是取了陈灵儿作为媳妇。

未曾想……这媳妇竟然是大秦的公主?!

麻了!

彻底麻了!

江源三年前来到这个世界,激活了一个“咸鱼就能变强”的系统,原本以为这个媳妇乃是大家族的闺秀,这样江源就能够靠着系统,再靠着媳妇直接实现咸鱼的目标。而事实上,这个系统也是非常强大,能够召唤武将,还可以获得奖励。

武将例如:战神吕布的将魂。

奖励则是:火药、铁器生产。

本以为开局就可以咸鱼躺平,没想到直接一下子进入到地狱模式!

江源看了下系统提示,现在他想要解锁战神吕布的将魂,解锁进度90%,只剩10%,但是眼下整个咸阳城侍卫重守,就怕秦王收到消息之后,直接带着兵将杀过来,这才是江源最为无奈的。

如果是让江源一个人对付十个侍卫,自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整个咸阳城高手如云,江源如何能够抵挡。

不行!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趁着这个时候,赶紧开溜!

“陛下驾到~!”

就在这时,一道死太监的夹子音从外边传来,江源听得一阵头皮发麻。

夭寿哦!

难不成秦王已经听闻消息,现在直接杀过来了?!!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