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妹妹炸出来的帅哥

这是颜湘第一次大半夜不顾一切从家里冲出来。以往很久很久她都想这么做。

静谧无声的夜,五月的晚上有点闷热,燥得如同颜湘的内心。

她一向过得放肆,随心,现在却收敛了自己。即使她真的很想打电话给边倾问他自己该怎么做?你要我怎么做?我怎么样你会开心?但她的手机始终安静没有开过屏。

凌晨近四点,她面上毫无波澜地站在了边倾楼下。

不能去找他。

但是和他离的近一点能让她心安一会。

十八年人生,她一直无畏无惧,她没什么牵挂,也无负担,只管带着妹妹往前走。

可现在不一样了,全不一样了。让现在的颜湘甚至出现了一种认命的情绪。

她试图转化这种情绪,无果。

谁能告诉她该怎么做。左右两条路,AB两个选择,都很难,难得她想放弃一切。

她坐在马路边,短发时不时被微风吹起,整个人正常到极致,思维不断跳跃,下意识找到某个她不想变的变量。

许久她连抬头看一眼他的家都不敢,她怕她管不住自己一个冲动就上去找人了。

连她自己都没料到不可一世的颜神竟然也有害怕的事情。

还好没有把话说清啊,颜湘庆幸,自己和他还是有后路的。

还是有的吧……

明明还没有分别,她却已经开始怀念细枝末节。

——

除夕这天,第一次见面的颜湘和边倾稀里糊涂一起过了年,颜湘以为这只是就此别过,却没意识到自己倒了十七年霉后最大的幸运。

到底有几年没见过这座城下雪,已经记不清了,干燥寒冷的冬顽固不变,可今年似乎不太一样。

这绝对是颜湘十七年来见过最大的雪。雪花大到让视线都明暗交杂,虽然盛大却极致温柔浪漫。

世界突然变得新鲜,四面生雪,掩盖一切枯荣。

从网吧出来,颜湘晃神几秒后把在雪地里撒野的葡萄眼亲妹妹拉出来带进屋里。

颜汐的小手已经冻到发红,小圆脸装可怜地眨巴眨巴眼,让本来还想提醒她几句的颜湘闭了嘴。

颜湘把她头上身上的雪拍干净,从行李箱里扒出给颜汐准备的新年礼物:一条红色的围巾一对手套,给颜汐戴上后说:“今天除夕,上午先不给刚哥开门了,带你出去玩玩,等下午回来你写作业,晚上让刚哥给咱们弄点好吃的。”

颜汐刚才话都不敢说一句以为是自己瞎玩让姐姐生气了,这话一听颜汐顿时又撒起娇来说自己还想玩雪。

上一次下雪这小女孩怕是只有五六岁,早就没什么记忆了,好容易才碰到这么大的雪,她不可能放过。

“可以,但你要戴好手套,也不能把雪带进刚哥的网吧里。”颜湘又检查一遍颜汐的衣服,问她冷不冷,得到不冷的答复才带她出门。

江鑫刚,比颜湘大几岁她干脆地喊他刚哥。他们两个认识很早,早到颜湘自己都记不得是哪一年,可能是十岁那年,也可能是十一岁那年。她记得清楚的是江鑫刚从那时起就不误正业,学没上过几天。

过了好几年了,他才算是稍微正经了点,这个网吧开了几个连锁店就是他稍微正经的证明。

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大哥的身份,就除夕夜这天自己回了家过年还不忘给颜湘发信息说自己让“小弟”来给姐妹俩送年夜饭。

颜汐被颜湘养得严重挑食,颜湘回他一大段颜汐的忌口。

而作为年夜饭的回报是颜湘帮他开除夕夜这天的网吧。

业务颜湘很是熟悉,帮人开机收钱的流程她很懂。

网吧名叫格格不入,算得上他们几个朋友的据点,曾经还一度是颜湘生活费用的全部来源。

所以颜湘和江鑫刚的友谊算是铁铸的,他过年这几天一直在网吧陪着姐妹俩,一直拖到除夕大清早才赶回老家那边。

早晨走之前还把早餐买好放收银台上。

除夕当天下了一场雪让这座城里的人们都兴奋起来,小孩们搞起雪人,大人们拍起照片,街景被雪映衬得的确好看,配上为庆春节在路灯杆上挂的红灯笼,红白相宜。

颜湘带着葡萄眼逛商场。

商场应景,红火一片,人很多。

颜湘对这些都不感冒,只是小孩都喜欢热闹,颜汐到处乱看,然后撞见了一个小店,葡萄眼直接变得更圆了。

“姐姐,我想要挑一个。”颜汐一只小手拐着颜湘走一只手指着的花店。

颜汐停在了一堆小多肉前,兴致勃勃地挑,一个店员已经过来向颜汐推销。

颜湘手摸进裤兜,想抽根烟出来,想起来这块不是抽烟区,就没摸出来,手也就放兜里没动了。

店员转过头,挂着欢迎光临的笑容迎过来。如果颜汐是一个小孩来的,他忽悠几句也就让她买了,可后边还跟了一个半大孩子,就不够好忽悠了,还要攻略攻略这个大的。

但他一转头就忘了自己要说啥。颜湘一上身穿短款棉衣,脚踩黑色长筒马丁靴,特酷的一手插兜,肩膀懒散地靠着门框。她长了下三白眼,一脸直线条冷艳相。

肆意美女啊,店员脑海里早忘了什么多肉植物,只飘着这五个字。

不过颜湘一动那点冷就消失了。她注意到店员的目光,眉毛一挑张扬地走过去。

颜汐总是这样,难得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也都挑的便宜。她不说颜湘也知道多肉植物她很早就想养一个了,怕是今天看见这店打折,顺便还能当做新年礼物一举两得才说自己想要。

“挑吧,挑完再挑一个好看的盆。”颜湘知道店员想对她说什么,把所有话都引到颜汐那边了。

果然店员一听颜汐说了算回神立刻去接着给颜汐介绍了。

颜汐人小注意大,没两分钟就挑中了一个粉色的多肉和白瓷的花盆。

店员把多肉移盆,又瞄几眼不同风格的姐妹花,偏心地把最精美的包装盒拿出来给多肉包上了。

本来这种盒子是包最贵重的花的。

颜汐双手接过盒子,甜腻腻地说了句谢谢哥哥。

店员一下子觉得盒子给的很值。

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颜汐就吵着要回去玩雪。

颜湘点头答应了,带颜汐吃了顿饭就回程。

等出了商场,发现雪已经停了。

路上撞见有买炮仗烟花的小摊,颜湘注意到颜汐脚步没变,眼睛多看了几眼。

过年嘛,虽然那个破家回不去也不能回,但炮还是可以让颜汐放放的,也热闹,小烟花也好看。

颜湘没挑太大的烟花,怕颜汐放着不安全,买了点小火柴炮,摔炮和烟花棒。

摊主小贩看起来心情不错,给颜汐说了个稍微大点的烟花,叫什么孔雀开屏,放地上点燃后有六簇烟火喷出来,能持续一分钟。

颜汐知道姐姐不玩这个,小嘴甜丝丝地回:“我姐姐是不玩烟花的,这个有点大,我不太敢玩。”

小贩豪爽地笑了,把孔雀开屏放进颜湘已经结过账的袋子里,给颜汐支招:“叔叔送给你,你去求求你爸爸,让他给你放,他肯定不怕。”

颜湘本来是很清闲地扒拉着鞭炮,一听这个脸色很轻微地变了。

“叔叔,我没有爸爸的。”颜汐没什么负担地说的话让小贩笑容固在脸上。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说话,颜湘觉得小贩应该是有点反省自己在大年三十这么个喜庆日子里提到了姐妹俩的伤心事。

小贩嘴动了动,一个正常人听到一个孩子没有爸爸下意识是什么反应?

颜湘想拦的速度没有他想缓解气氛的心快,于是小贩张嘴又踩了另一个雷。

“那就让妈妈来,妈妈……”小贩尴尬地圆。

“也没有妈妈。”

“谢谢,这个烟花我们……”颜湘打断小贩的话没有盖过颜汐的声音,索性最后几个字也不说了。

“真是,我这嘴啊。真对不起小妹妹。”小贩感觉抱歉,又塞了一个孔雀开屏进去。

颜湘没阻止,她要是不要,小贩这样豪爽的人肯定更过意不去。

所以颜湘拿上烟花,很帅气地说了谢谢。

颜湘带着颜汐长大,没让她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和那些有爸妈的孩子有不同之处,所以颜汐一点也不在意地实话实说。

之前颜汐懂点事的时候颜湘说过她这样实话实说可能会让别人尴尬,颜汐就和她撒娇,说:“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姐姐养大的,姐姐最重要啦。”

拿这小孩没办法,颜湘也就随她去了。

回到格格不入颜汐观察了会多肉就去玩雪。

这只是个三线小城,有点老龄化,生活节奏慢,人们思想保守,春节回家的年轻人都是冲着团圆来的,按照颜湘的经验除夕夜的客人少得可怜。

颜湘往吧台里一坐,改着自己给颜汐布置的作业。

颜汐小朋友,今年十二岁,上初一,但在姐姐的影响下一直在超前学习。

所以颜湘改的是初二物理题。

整个下午就来了六个客人,走了三个,还剩三个。

六点了,正常这时候一大家子正准备年夜饭,这三个人还不走怕是要在网吧过除夕了。

每年颜湘颜汐都是这样和零散几个不认识的人一起过除夕。

颜湘早就改完了物理题,随便翻了本经济学的书看,看得累了出门找颜汐。

颜汐在不远处街边和几个孩子打雪仗,格格不入正门口右边有一个近一米的雪人,一看就出自颜汐之手。

因为雪人的眼鼻子嘴是拿颜湘刚买的火柴炮安的。

两根直直的火柴炮眼睛让雪人看起来有点猥琐。

想到这颜湘轻轻地笑了。

然后她就碰到了给他送饭的刚哥小弟。

颜湘让他把饭放在了格格不入的小厨房里。

网吧里有四间屋子。一间放杂物,一间是仓库,一间休息室,颜湘颜汐暂时就住那里,最后一间是小厨房,里边还有个餐桌。餐桌是颜湘几个人常常在格格不入混饭,江鑫刚就买了放里边了。

男人走了,颜湘把颜汐召唤回来。

颜汐玩疯了,不想吃饭,只想放炮玩。

颜湘一向纵着她,也就让她玩了。

小姑娘都喜欢玩拿在手里的仙女棒,等仙女棒玩完了,除了她不敢玩的孔雀开屏,只剩下火柴炮了。

她就一下一下划火柴炮玩。

颜湘觉得挺有意思,孔雀开屏这种不带响的小烟花她不敢玩,这一不小心就烧到手的火柴炮倒是玩得欢。

她点支烟,拿出手机开始录像。手机屏里的颜汐一下一下扔着火柴炮,扔一下躲一下。颜湘在后面轻嗤几声,颜汐听到了,随便把手里的火柴炮一扔,冲姐姐撒娇:“录视频就录嘛,干嘛笑我。”

颜湘继续笑着没理这娇。

她们站的地方是马路边,绿化带旁,正好有棵三米高常绿植株挡着,看不太清常绿植株后面的情况。颜汐刚刚转头面向自己后才扔的火柴炮,好巧不巧正好有个人快步从绿化带后面拐过来,颜汐随手扔的火柴炮就在他脚边。

妥,该吓着人了。

颜湘把手机放下,想着怎么给别人道歉。

颜汐顺着姐姐的视线才看过去火柴炮就炸了。

砰!

那人好像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但顶着一张臭脸望向姐妹俩。

这脸,臭帅臭帅的。

穿的倒文雅,面上却全是燥与野。眼神从高眉骨下斜切过,一眼致命。

啧,拽上天了。

颜汐知道自己闯了祸,退了几步,像是被那人吓住了。

“抱歉,我们没注意后面有人。”颜湘走过去搭上颜汐的脑袋,看着踏雪而来的人。

右手手指翘起夹的烟没有吸,烟灰自动掉在地上。

颜汐也很会来事,往后一躲,瓮声瓮气地说:“哥……哥哥好帅,帅哥哥对不起,是我扔的不关姐姐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