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多弗,叫爸爸

海圆历1491年

北海某处

一个黑色的身影降落到这个海贼的世界

挺拔的身影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知从哪拿出一本黑色的书籍,修长的手指翻动着书页。

“原来在这里,那正好。”

低沉的声音响起,语毕,将书籍闭合,身影立马化作一道光向远处飞去。

夜晚,在一个原本平和的小镇上,此时却火光冲天,在镇子的中央的高建筑上,一大两小的身影挂在墙壁上,他们的眼睛被蒙上,无助地呐喊着。

在建筑地周围围满了凶神恶煞的村民,他们那拿着火把,根本不理会挂着的人的感受,钢叉,弓箭,石子,像样的武器都直指着挂着的人。

在几年前,挂着的人,还是高高在上的天龙人,世界贵族,享受整个世界的敬仰,而他们其中一位有觉悟又愚钝的天龙人带着妻子与两个儿子放弃了身份来到了北海。

那个天龙人的妻子早在两年前因为疾病与贫困去世,而剩下的三个人,现在就被挂在那高墙,因为原先的身份,他们被报复的人找上门来。

而那天龙人其中的一个儿子,在现在被村民的攻击下,在强烈的情绪下,激发了霸王色霸气。

霸王色的波动以他为中心快速扩散,周围的人一个接一个倒地,甚至口吐白沫。

激发出霸王色的人,正是未来的地下皇帝之一,Joker,堂吉诃德·多弗朗明哥。

而另外两个同样被挂着的一个是他的父亲,另一个是他的亲弟弟,罗西南迪。他们二人也因霸王色的影响昏迷。

年幼的多弗朗明哥也因为初次爆发,筋疲力尽。

在他闭眼的前一秒一个黑影出现在他的眼前,随后多弗朗明哥也不省人事。

“哦?看来晚了一步。”

当多弗朗明哥再次睁眼,明晃晃的灯光闪着他眼,他身上的绳索早已不在,,身下躺着的是软软的大床,他扶着额头,艰难起身,这里是一豪华的房间。

多弗朗明哥推醒躺在自己身边的罗西南迪,试图让他醒来。

“罗西南迪,快点醒来。”

罗西南迪搓着眼睛缓缓起身,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他再次搓了搓眼睛。

“哥哥,我不是在做梦吧,这里是哪里,连圣地都感觉无法比拟。”

多弗朗明哥脸色有点古怪,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我一醒来就在这里。”

他们身上的脏污的衣物早已被换掉,身上也干干净净,保持着清爽。

“咔嚓”

开门的声音让多弗朗明哥惊起,立马保持警惕。

推门而入的是一位穿着女仆装的绝色女子,她没有理会多弗与罗西的反应,只是自顾自的向他们鞠了一躬,轻声道:

“两位小少爷,我家主人请你们共进晚餐。”

说完就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罗西南迪将目光放到了自己哥哥身上,看到自家哥哥给自己了个走的眼神,罗西南迪便小步跑至多弗朗明哥身后,紧紧地扯着多弗朗明哥的衣服,仿佛要将整个身体躲到自家哥哥后面。

女仆在前领路。

“喂,你家主人到底是谁!”

多弗朗明低沉的问道。

但女仆不曾停步,只是轻生回应道

“等小少爷见到主人直接当面问就是了。”

之后不管多弗朗明哥怎么问,女仆都不在作声,只是一味地领着两个小家伙穿过长廊,来到一扇大门面前。

豪华的门旁有两个身穿铠甲的骑士守卫,在与女仆简短的确认后,两个高大的骑士拉开了这扇华丽的大门。

在经过一路上的见识,多弗与罗西有点麻木,他们走向那扇繁华的门就好似是赴死一般。

门后是一个餐厅,一张长桌上只坐着一个人,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身着黑色的礼服,黑色的碎发下显现出他暗色的眼眸,他是一位外来客,名叫阿德里。

阿德里慵懒的向着两小只伸了伸手,但多弗朗明哥却警惕的护住身后的罗西南迪。

“你是谁!”

多弗朗明哥质问道。

阿德里不甚在意,只是淡淡说道

“先过来吃顿饭吧,你们应该饿坏了,吃完了再问也不迟。”

诚然,长桌上摆满了新鲜的食物,只不过都偏向清淡,但无法掩盖这是一份大餐。

在美食的香味下,也激起了两人的食欲。

罗西南迪肚子甚至开始“咕咕”叫了,他们已经好久没有饱餐一顿,他无助地望向自己的哥哥。

此时,同样饿了许久的多弗朗明哥面对这些大餐也忍不住咽口水,又看了看自家弟弟对食物期望的眼神,心下一横,领着罗西南迪来到距离阿德里较远的位置上落座。

罗西南迪还显得有点拘谨,仿佛不相信眼前的美食存在,明明他自己昨天还被人绑起来。

“你们可以放开了吃,你们饿了这么久,需要及时补充,不用管我,你们只有吃饱了,我才会回答你们的问题。”

阿德里出声提醒。

多弗和罗西听到这话,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直接上手。罗西南迪甚至直接抓了个长条面包,往喉咙里塞,将整个嘴塞的满满的,多弗朗明哥尽管稍显优雅,但也因为吃的太急,呛得不轻。

阿德里示意一旁的女仆倒水,递给了两个噎着的小家伙。

半个小时过后,两个小家伙也已经吃饱,罗西南迪忍不住打了个饱嗝。现在的他们就得看这个坐在首位上的人了。

阿德里并没先等多弗朗明哥发问,自己先开口:“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阿德里,是救了你们的人。你们不做下自我介绍吗?”

“多弗朗明哥”

“我..我是罗西南迪。”

多弗朗明哥神色没有大动,而罗西南迪却抢着发问:

“请问您有看见我们的父亲吗!”

多弗朗明哥脸色不大好看,他一直认为害他们现在这个地步的都是他们的因为他们的父亲。

阿德里没有在意罗西南迪的焦急,只是平缓得叙述着。

“我赶到的时候,只有你们两个是活的了。”

罗西南迪眼神变得呆滞,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动,他已经失去了母亲,现在连父亲也失去,以后只有哥哥一人可以陪伴他。

阿德里起身,但多弗朗明哥立刻警惕,想要将弟弟护住。

“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阿德里静静地陈述着,走到了罗西南迪的身旁。

但多弗朗明哥仍然死死地盯着阿德里,仿佛只要阿德里敢伤害他弟弟,他就举起餐刀,但令他惊讶的是。

阿德里只是默默看了下哭泣的罗西南迪,随后紧紧的拥抱住他,还用手轻抚罗西南迪漂亮的金发,低声安慰。

“小家伙,不用伤心,以后我会照顾你们的,我决定收养你们。”

夜晚

罗西南迪早已熟睡在柔软的大床上。

而多弗朗明哥却在门外的廊道上与某人对视。

“罗西那个小傻瓜相信你,但不代表我会相信你。你绝对不怀好意。”

阿德里轻笑着,

“坦白说,我确实不是个好人,但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温暖的家,让你们吃饱穿暖,感受家人的幸福。”

多弗朗明哥不再说话,只是撇了撇嘴。

阿德里抬头看向了夜空中的月亮,久久不能回神,脸色的神情变得凝重。

随后一脸认真的看向多弗朗明哥,

“呐,多弗,叫爸爸。”

多弗朗明哥转身就走,额头都忍不住暴出青筋。

他的身后传来阿德里的声音。

“多弗,成为我的家人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