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合作

酒吧之内,灯红酒绿,形形色色的男女在这里纸醉金迷,相貌英俊的易小川在吧台上喝着白酒,身边还有一个妙龄少女陪伴,看上去也是郎才女貌,相得益彰。

易小川的父亲是研究所所长,哥哥是考古博士,母亲也是历史学教授,一家人可谓都是高学历知识分子,只有他是函授大学出来的,与一家人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如今易小川经营着一家摄影工作室,平时又会接一些私活,按理说生活品质应该不差的,但是每日花天酒地,更是在两年前买了上百万的豪车,至今也没有还完车贷,甚至于在女朋友高兰那里修车都要欠钱,可谓过得十分拮据。

最近易小川与哥哥易大川又计划撮合父母,也是要花不少钱,所以才这么急迫赚钱。

本来易小川是打算明日出城拍一些美丽景色,然后卖给杂志社赚一些外快,不过如今接到了常坤的电话,顿时觉得明天不用出城受累了,稍后尽量多要一些报酬。

“小川,你在想什么呢?也不理人家了?”

一旁的妙龄美女,见到易小川那帅气的脸庞,半个身体都扑了上去,趴在易小川耳边呼着热气,还忍不住舔了一下耳垂。

易小川觉察到手臂上传来的酥软,耳朵上又传来湿润之感,顿时是热血膨胀,扭头刚要口花花两句,便见到外面走进来一个风流倜傥、气度不凡的男轻男子,一下子呆愣在了原地。

不只是易小川,酒吧内除了沉溺于情欲的男女外,见到常坤的到来,无一不是面露惊艳之色,神色有些恍惚。

“竟然还有比我还帅的?不科学啊,男人怎么可能帅到这种地步,这人是去做了整容么?不过这打扮也够非主流的,穿着西服来这里,还戴着帽子,也真够奇怪的。”

易小川还在暗叹来人的颜值,却见对方看了一眼酒吧之后,目光竟然直接盯向了自己,易小川忙尴尬点头一笑,以为自己的注视被发现了。

正待易小川继续回身与美女打闹,常坤直接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道:

“是易小川先生么?我就是之前给你打电话的常坤,这里太过嘈杂了,咱们换个地方谈吧。”

易小川还没说话,刚刚那个与他耳鬓斯然的女人,见到常坤的面容就是眼睛发亮,脸上的红晕更是迷人,娇声说道:

“老板,你认识小川啊?我是小川的朋友……”

常坤回头看了这女人一眼,顿时这个女人便是神色一阵恍惚,似乎是醉意上头,然后直接趴在一旁的吧台上睡了起来。

这女人一身气息驳杂污秽,那厚重的粉底更是令人作呕,常坤纵然封闭了周身毛孔,对这里的环境也是极其不喜欢。

到了现在,常坤也愈发理解,为何传闻中的仙人都喜欢隐居山林了。

以常坤如今的修为,常人在其眼前根本没有任何隐私,身上的毛孔、污垢、气息等那是一清二楚,如果洁身自好者还好说,或者修炼有成也能避免这些丑陋被人察觉,但是如今的社会之中,那真是遍地都是污秽。

易小川诧异地看了一眼一旁的女人,与吧台的调酒师说了一声,而后便与常坤离开了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看到这里,常坤摇头一笑,能这么轻易地把一个认识的女子仍在这个地方,这易小川还真不愧是个渣男。

随后两个来到了一处寂静的饭店,叫了一个包厢,而后这才开始谈起正事起来。

“常老板,没想到您这么年轻,还这么英俊,不知道您找我是要拍什么内容啊?”

随着冷静下来之后,易小川不免有些疑虑,眼前的人一看就气度不凡,虽然年轻英俊,但是却不是那种常见的小白脸,得体的西服显得身材挺拔健硕,看上去就像那些传闻中的大家族公子哥一样。

这种人物应该是不缺使唤的人的,怎么会找到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呢?

“易先生,不必多虑,先看看我的诚意再说,这些只是定金,事后还会有重金酬谢。”

常坤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纸币,眼下还没有那么方便的移动支付,因此常坤随身携带这么多的现金,虽然令人惊讶,但是也不会显得太过突兀。

“我这个人也喜欢摄影,但是一直以来都没什么机会,因此想拜托易先生在这最近几日,带着我学习一下摄影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您看可以吗?”

见到桌子上的那一沓钱,至少也有两三万之多。易小川神色微动,他自然不是那种见钱眼开之人,但是也不会拒绝没有危险、也不犯法的收入。

“老板,那咱们事先说好啊,这钱一旦收了,最后无论怎么样,我是不会退的啊。”

易小川想起明日自己的计划,原本就是要去城外拍摄照片,此时再带一个人,倒也不算耽误事情,一份工作拿两分钱,怎么想都不吃亏。

“好,易先生爽快,那咱们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无论这易小川人品如何,常坤都不想对其用强,不仅仅是主角的身份,还有那穿越时空之事,也需要易小川的帮忙,在此之前,常坤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行动,产生别的变故。

毕竟这种能穿越回到两千年前的奇物,谁都不知道是否有任何禁忌,如果是只有特定之人才能开启,那之后的事情就乱成一团了。

“多谢老板,那您你这时间也不早了,您看我是先送您回家还是酒店?”

易小川起身道谢,看了一眼桌上的纸币,而后指着外面的夜色说道:

“今晚您就先好好休息一夜,明天我就带您去城外拍摄。”

常坤在这里自然没有住处,酒店除非是那种三无酒店,否则身份证与监控都是个困扰,因此他只能麻烦易小川了,把桌子上的纸币随手扔了过去,说道:

“这钱易先生先拿着吧,我不是燕京人,也不喜欢住酒店,易先生那里不知能否让我暂住一晚?”

看着手边厚厚的一叠纸币,易小川拒绝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最终只能开着他那辆牧马人,带着常坤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易小川为方便厮混,自然没有与离异的母亲住在一起,而是单独租的房子,常坤住进去倒也十分方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