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格局

段天涯从护龙山庄,不,如今应该说是从演武堂走出来,距离跟随常坤再次回到京城,至今也不过是两日时间。

可惜就是这短短的两日,天下却变得如此陌生,陌生地让段天涯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来到热闹的街道上,虽然依旧有披甲执锐的军士来回检查,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百姓的生活,甚至由于不断赶来的江湖人士,京城显得比起往常更热闹了一些。

明明天下已经改天换地,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但是段天涯在这热闹的街道上,却丝毫没有见到那种慌乱、动荡的迹象。

一时间,段天涯觉得皇帝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他自己更是显得无足轻重,一直以来的坚持好似变成了一个笑话。

“或许我也该彻底归隐山林,去陪伴雪姬了,这个天下已经不需要我了。”

宽阔的街道上不少的江湖人士,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着武林大会、演武堂的事情,段天涯听到之后,摇头苦笑,便朝着一个记忆中的酒馆走去,想借酒消愁,暂时忘却此时的烦恼。

待段天涯到了酒馆之后,发现往常生意不怎么样的酒馆,此时却是坐满了不少的江湖好汉,一个个在那里大口喝酒,谈天论地。

不过想想也是,除了那些酒鬼之外,寻常百姓家哪里有闲钱天天喝酒,也只有这些江湖之人,个个体魄惊人,而且花钱大手大脚,为了联络感情,这才会时常来到酒馆。

“咱们哥几个来得早,在那演武堂提前录了名字,说不得不久后就会有好差事落在你我头上。”

“是啊,是啊,咱们从大同府赶来,比起旁人是快了许多,只是朝廷会允许演武堂这般壮大么?从演武堂那里听来的消息说,连朝廷都不能管理演武堂,这是真的假的啊?”

“你懂个屁,你忘了那位武道显圣真君了,武林大会之后江湖上就传闻,这位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在世仙佛的程度,就算是当年的古三通也不是这位大人的一合之敌,本以为是谣传,但是你也看到了,朝廷不仅敕封了真君称号,还把曾经的护龙山庄改称演武堂,这足以说明了,那位的武功的确是到了朝廷都难以奈何的地步。”

段天涯饮着小酒,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脸上苦色更甚,没想到当年以为的小兄弟,短短一两个月,就成为了这天下间足以顶尖的大人物,还真是人生无常啊。

如今不单单义父、朝廷、江湖八大派等,可以说天下间有数强者与势力,全部已经臣服在那位的身下,就算是上官海棠、成是非与云罗郡主也是如此,没有人愿意对抗常坤。

段天涯没有立刻接受这个现实,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一股郁郁之感,不知是心中的坚持,还是因为柳生飘絮,见到柳生飘絮,段天涯总觉得像是见到了曾经的妻子柳生雪姬。

“可惜咱们不是八大派的人,武功又没有那么高,否则现在说不定就能待在演武堂,甚至还能得到那位大人的指点,唉!”

“可不是么,据说那新出的十大高手,还有八大派都得到了三分绝世武功秘籍,这份机缘真是令人羡慕啊。”

段天涯边听着旁边人的谈论,一边喝着小酒,突然间却发现一个英俊的青年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且十分自来熟地说道:

“幸亏我手下还有不少人,否则还真不一定能这么快找到你,海棠那里我就更不好交代了。”

这是谁啊?我没喝醉啊?段天涯在眼前晃动了一下手指,然后再次看向来人,疑惑地说道:

“这位兄弟,我认识你么?你怎么认识海棠的?”

来人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面皮白净,身着金丝紫衫,头戴赤金冠,显得整个人华贵大气,这样的人如果见过,段天涯自认为肯定会记得。

“唉,没想到天涯你也没有认出我来,我是万三千啊,你仔细看看,应该还是能看出来的。”

万三千今日见过的惊叹多了,演武堂的众人甚至上官海棠那里,见到自己都是诧异然后大呼不可能,因此到了现在,万三千已经免疫了。

“这怎么可能?昨日我还见过万兄的,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变化怎么大?”

段天涯扔下了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观察着万三千的变化,果然依稀间能看到过去的一些影子,尤其是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更是证明了此人的身份。

“哈哈,我也没想到变化会这么大,不过这都是大人的赏赐。”

万三千双手抱拳朝天上一拜,神色显得十分尊敬,而后说道:

“大人见我不通武艺,便以绝世修为,替我洗精伐髓,更传授我绝世武学,我这才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往后我甚至都不再需要湘西四鬼的保护了。”

想起昨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至今依旧让万三千觉得犹如神迹,心中更是不知不觉间把常坤视为了最亲近之人,这些潜在的变化,哪怕是精明如万三千,也丝毫没有发现任何不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段天涯听到原因,却是丝毫没有意外之色,这种神迹一般的行为,如果是出自那人之手,倒是丝毫不显得奇怪。

“天涯,别想了,赶快随我走吧,神候、海棠他们都在等你呢。”

对段天涯的情况,万三千多少也了解一些,随即打断了段天涯的思绪,扔下了银子后,拉着段天涯向外走去。

“究竟怎么了?难道朝廷那边出事了?还是……”

“别多想,天下如今很稳定,也没有人敢在此时生乱。”

万三千打破了段天涯心底的幻想,随后两人坐上了外面的马车,万三千这才说道:

“演武堂即将成立元老议会,还会成立相应的十二个堂口,这是一件事关天下格局的大事,因此神候想寻找你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对策,不仅仅是你与海棠、成是非,神候的不少心腹也在。”

原来是要争权夺利啊,段天涯一瞬间就知道了朱无视的打算,这是要在演武堂搞小团体势力啊,这也说明义父是彻底对眼下的局势认命了,否则不会有这些心思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