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师徒

洛阳城本就是古都,在天下间也是繁荣之地,地处中原,江湖武林人士自然不在少数,本地的民众也是习惯了那些带着刀枪剑戟的江湖好汉。

不过这几日的时间,来往的江湖人士数量,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天南地北各个地方都有,为此刚开始还发生了不少的骚乱。

后来所幸六扇门与当地的参将一同合力,镇压抓捕了不少趁机生乱之人,这才渐渐稳定了局势。

这日清晨,天晴日朗,城门口处站着一对披甲执锐的军士,维持着城门口的进出秩序。

来往有百姓,有商人,有士子,不过更多的还是各种武林人士,一个个气血饱满,神情倨傲,不过却无人在此有任何捣乱。

一个少年模样的人,看着不过十三四岁,虎头虎脑地跟在一个老者身后,待过了城门,少年好奇地打量着城内的一切,这才问向老者:

“师父,你说那捕神究竟是什么人物?为何这么多的高手全部来了这里,大家不应该都讨厌朝廷的人么?”

老者发须皆白,身着灰色布衣,头上裹着方巾,腰间挎着一个大红色葫芦,看面相已有五六十岁,却依旧身体硬朗,衣服下肌肉都是虬起的。

此人不是简单人物,乃是一个江湖奇人醉白猿,喜好在江湖上四处游历,而后遇见不平之事就爱打抱不平,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气。

“你这小子给我安分点,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醉白猿伸手敲了少年一个脑袋,而后把其拉扯在身边,看了看左右后,这才说道:

“这里面的水深着呢,你这小子懂个屁,先随我去见你师兄,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再说,他早来几日,说不定知道什么消息。”

作为一个老江湖,醉白猿本来不打算参合此事,不过早年收的一个徒弟在这里,他放心不下,这才带着小徒弟匆匆来到此处。

江湖本就是你来我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躲开就能躲开的,醉白猿对此早有准备,不过心中打定主意,不会参与那什么武林大会。

醉白猿两人在城内一番打探,最终还是找到了目的地,也就是醉白猿大徒弟的住处。

“牛山福?是不动铁身大侠啊,他与其他大侠,好像被八大派的人请走了,说是要商议什么事情,不过应该快回来了。”

也不知等了多久,直到临近正午时分,远处才慢慢出现了一个身长九尺的大汉,然若一个巨熊一般,凶悍的气质让沿途的百姓纷纷躲避。

“师父,我的师兄不会就是这个大个子吧?”

少年见到朝自己走来的牛山福,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对方这体型实在它具有压迫感了,而且看着就不像是好人。

没等醉白猿回话,牛山福似乎也看到了他们,脸上闪过喜悦之色,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似是地动山摇一般,没几步就到了两人身边,直接跪了下来,说道:

“七八年过去了,师父你怎么现在才来啊?俺等了师父你好久啊。”

醉白猿抬手拍了拍牛山福的头,两个人的体型相差过大,哪怕牛山福跪在地上,却依旧比醉白猿高半个头。

“快起来吧,师父这不是来看你了么,还带了你的小师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换个地方再说。”

牛山福看了看一旁那个少年,又看了看周围的人群,随即马上起身,带着醉白猿两人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阿福,当年为师见你天赋异禀,便传了你武功,不过后来却并未贴心教导你,你可曾埋怨过为师?”

醉白猿看着这个眼前的徒弟,身材雄壮如熊,此时却恭敬地站在那里,眼中闪过满意之色。

“师父,俺怎么会埋怨您。”

牛山福憨憨地摸了摸脑袋,这是他的心里话,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天赋,而且师父从未欠他任何东西,他又怎么会不知好歹怪对师父,诚挚地说道:

“当年如果不是您的话,俺如今还在山里砍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猛兽杀死了,更不会有现在的俺了。”

“好,阿福,师父没看错你。”

醉白翁抚着胡须一笑,当年他之所以传授对方武功,就是看中了牛山福那质朴的性子,否则以他的性情,是不会传授旁人武功的。

“这次师父之所以来见你,也是得知了你来参加了这次的武林大会,你一直以来都太过憨厚,为师怕你在这里出现意外,这才带着你的师弟来了此地。

按理来说,以你的性情,你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现在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俺本来也不愿意来,不过前几年俺打伤了武当派的一位弟子,后来又得罪了一位长老,是万大官人从中周旋,这才让俺与他们和解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张张大网,把所有人连在了一起,有时候事情的发展,完全由不得你能做主的。

面对自己的师父,牛山福没有任何隐瞒,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道:

“来了这里后,俺还听说,这次六扇门还有皇帝的旨意,八大派中也有少不少出力,很多人都是不得不来,否则就很难在江湖上继续混下去。”

八大派与朝廷联手了?醉白翁皱起眉头,取出腰间的葫芦,饮了一口,而后继续问道:

“那六扇门什么情况?对那位新任的捕神,阿福你可有什么了解?”

如今的常坤在江湖上的名声不显,只有曾经天下第一宣传的美男子称号,以及最新的捕神称号,如果没有官方势力背景,旁人很难了解到常坤的具体信息。

“捕神……不,应该说常大人,师父,俺只能说,他的武功真的是真不可测,就算是俺如今一身铜皮铁骨,却依旧挡不住他一拳,甚至俺觉得,当日他根本没有使出全力。”

说到这里,牛山福身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似乎想起了那日心底传出的死亡之感,时至今日他都记忆犹新。

“什么,以阿福你此时的炼体强度,都挡不住他一拳?”

醉白翁身体一僵,脸色变得慎重起来,自己徒弟的身体天赋,他再清楚不过,就算是他,此时也不能打破牛山福的身体,却没想到竟然被那人随手击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