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不服就打服

常坤倒是头脑清晰,很有自知之明,他并不觉得柳生飘絮爱上了自己,柳生飘絮说的话,更多的像是对今后人生的一种迷茫。

唯一的亲人,也就是她的父亲柳生但马守消失不见,柳生飘絮不知道是否还应该继续待在这里,还是应该返回东瀛。

“飘絮,你父亲此时应该还在京城之内,只是如今不便现身而已,他应该还在等你的消息,难道你现在就要放弃么?”

东瀛人的身份,以及与朱无视的关系,在没有证明自己的价值前,皇帝是不会给出任何承诺的。

虽然常坤知道东瀛内有很多好东西,但是这个时代的人,都认为那里只是一个弹丸小国,还远隔重洋,朝廷上下普遍都不重视。

不过常坤却是知道,日本是一个盛产金银的地方,只要柳生家族愿意以此基础,与朝廷合作开采,就算皇帝不答应,朝廷的百官或者其余的大势力,也会与柳生家族合作。

不过这些事情,常坤此时并不打算告诉柳生飘絮,对方虽然是个大美人,但是在常坤心中,强大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安慰好柳生飘絮,常坤又亲自接待了万三千的一些朋友,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江湖上的散修,虽然比不过八大门派的势力,但是联合在一起也是不可小觑。

像是雷家三兄弟,乃是四川保宁府之人,虽是江湖散人,但是在当地却极有势力,三兄弟擅长合击之术,纵然是宗师高手也能一战。

三兄弟所在的雷家堡,有护院近千人,在当地盘根错节,就算是当地的峨眉或者青城,也不得不给几分薄面。

还有毒手医师王能,虽是独身一人,却武功高强,更有层出不穷的毒虫、毒物在身上,与人对敌时,往往不许动手,敌人就已经毒发身亡。

这些人如果不是万三千的关系,根本不会支持朝廷出身的常坤,像他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朝廷暗中的打击对象。

“常大人,我们这些人因为万大官人,的确是都会支持你,但是你确定你能夺得天下第一么?”

说话的是一个身长九尺的大汉,脸庞肌肤呈现出一种古铜之色,满面虬髯,虎背熊腰,气质凶悍,眼睛瞪得像铜铃,一双铁拳抱在胸前,似有不服气之色,说道:

“如果你没有什么把握的话,还是不要勉强了,俺老牛会替你夺得天下第一,到时候俺在让给你就行了。”

常坤自然认得此人,不动铁身牛山福,在这群江湖散人中,武功是最绝顶的几人之一。

这铁牛般雄壮的大汉,乃是这河南开封府之人,原本只是山中一普通的樵夫之子,并不会任何武功,后来机缘巧合得到江湖上流传甚广的铁布衫功夫,由于其先天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竟然直接把铁布衫练成了大成之境。

虽然不如金刚不坏神功那么神奇,却也是肉身如铁似钢,刀剑不损,自此便进入江湖武林之中,这厮甚至不用任何兵器,以身体硬抗敌人的攻击,能让对方大的身心力竭,都不能打破他的防御。

“听闻牛兄弟一身硬功无人可破,每次遇敌甚至不需动手,就能把对手累死,在下自然是十分佩服的,不过替我打雷霆的事情就不必了。”

对这牛山福的小觑之心,常坤脸上不动声色,恭维了两句后,见到周围江湖人士或好奇,或探寻的神色,知道不服自己的大有人在,当下说道:

“这样吧,我只出一拳,牛兄弟如果能挡住,那这次武林大会的事情,就全由各位做主,我不在再插手任何事情,牛兄弟觉得如何?”

牛山福脸上露出意外之色,他虽然出身贫寒,看着也有些憨厚,但是他并不是真的蠢,自然不会真的认为常坤不通武艺。

只是这般托大一拳要击倒自己,就算是宗师级高手也不可能,牛山福有这个自信,前几年他曾遇到武当叛徒天鹤真人,对方就是近乎宗师级的高手,却依旧没有打破他的防御。

这小白脸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看着常坤那英俊的面容,全身上下并无任何强大的气息,牛山福瞪着圆眼看了一圈周围,并未有任何埋伏的迹象,这才瓮声瓮气地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常大人不会言而无信吧?”

“自然不会,在座的各位朋友都可以作证。”常坤看了一眼周围,朝众人点点头,而后看着牛山福,似笑未笑,说道:

“那么,牛兄弟准备好了么?”

怎么感觉有点冷呢?

牛山福身体打了一个冷颤,随即心中一阵心悸,好似有莫大的威胁即将来临,当下心底隐隐有了不好的感觉,随即收起了心中的小觑之心,脸色变得郑重了起来,铁布衫急速地运转全身。

胸膛中的心脏急速跳动,牛福山的一身气血瞬间运转全身,浑身的肌肉迅速虬起,青筋暴露,身体隐隐间膨胀了一拳,原本就身长九尺,此时更是身有一丈之高。

皮肤也开始变得粗糙,古铜色的皮肤慢慢变成灰黑之色,远远看去就如同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一般,不多时牛山福就变成了一个全身披着灰黑色物质的怪物,一身气势择人而噬,状若妖魔。

“不愧是不动铁身啊,铁布衫这样的武功,都被其练到了这种境地,这一拳怎么可能会击倒?单论身体防御的话,此人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是啊,就算这常大人有底牌,也不可能一击打倒牛山福,就算是八大派的掌门人,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功力,更何况这常大人还这么年轻,唉,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向万大官人交代。”

……

“太丑了,还真的无法与金刚不坏神功比较啊,不说两种武功的威力,就算是颜值来说,你这也彻底输了啊。”

常坤对周围人的讨论熟视无睹,心中暗暗吐槽了一句,随即身体轻轻一晃,轻飘飘地甩出一拳,空气中却传来剧烈的空气炸裂之声。

砰砰砰!!

周围的江湖人士甚至没有看清楚常坤出手,耳中便传来一阵轰鸣之声,心神都为之失守。

牛山福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见到这副声势,心灵深处传来一阵死亡之感,嘴角是一阵抽搐,身体不自觉地就向一旁躲闪。

轰隆!

可是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牛山福就感觉一座山撞到了自己,随即人就被击飞到了十几丈之远,随后传来一阵轰鸣之声。

却是牛山福撞塌了院墙,被砖块灰尘掩埋了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