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阿鼻道三刀

京城西郊山林之地,群山峻岭之间,遍布了无数的清脆绿竹,而在这绿意葱葱之中,简陋的水月庵正坐落在此处。

水月庵之内,不时有洗涤心灵的木鱼之声传出,在这个山清水秀的隐秘之地,显得更是清净幽远,脱离凡尘。

“说是水月庵,不过就是一座茅草屋了,能在这个地方敲经念佛二十年,这路华浓心性还真不简单。”

看着眼前这个可以说是残破的茅草屋,常坤自认为现在的自己,是无法在这种地方待二十年,不说衣食住行,就是那份孤寂就足以让人发疯了。

此时茅草屋内只有一气息平和的女子,常坤并未觉察到旁人的气息,当下加重了一下脚步,朝着茅草屋的门口走去。

只见房屋之内摆设十分简单,正堂之内摆放着一个灵位,灵位下有一个头发斑白的女子,正在那里拨弄佛珠,敲击木鱼,对常坤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

“归海夫人当年一手七十二路玉女剑可谓天下无双,亲生儿子更是护龙山庄玄字第一号密探,却没想到您竟然甘愿在这里枯坐二十年。”

敲击的木鱼声微微凌乱,路华浓的气息也是不再平稳,不过依旧没有出声,背对着常坤,看不清面容神色。

常坤长叹一声,在屋内踱了两步,而后看向了房间角落的一个箱子,想来那件藏着阿鼻道三刀的衣服就在其中,不过他并未着急取走,而是接着说道:

“您应该知道,一刀一直在追查杀害杀父凶手,如今更是通过天下第一神探,查到了一些消息,正要去找剑惊风他们三人,你觉得最后他们之间会是什么结果?”

剑惊风、麒麟子和了空大师是归海百炼的结义兄弟,路农化很清楚三人的品性,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真相的,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死亡。

路华浓并不畏惧死亡,更不希望旁人因自己而死,如果不是不放心归海一刀,她早就结束生命去陪伴地下的先夫了。

“施主究竟是谁?不知为何要说起这些陈年往事?”

说着路华浓终于放下了木鱼,缓缓起身,打量着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男子。

看着也就二十岁左右,头戴紫金冠,一身玄黑色长袍,身材挺拔匀称,浑身气血入炉,双目明亮,气息深沉却又纯净,更有一股洒脱不羁的气质。

哪怕自己的儿子归海一刀也是有所不如,路华浓对此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是她几十年来,见过的最令人过目难忘的男子。

“这般出众的少年,想来不会是什么歹人,难道是百炼当年的仇家之后?”

不得不承认,无论是男是女,哪怕枯坐深山二十年,对长得好看的,人总是会不知不觉就心生好感,路华浓当下就放松了一些戒备。

路华浓神情的改变,常坤自然是发现了,不仅仅如此,常坤还能感觉到对方气血、心脏跳动的变化,足以说明对方此时戒心在降低。

“伯母您好,我名为常坤,与一刀乃是朝廷同僚,刚刚被皇上任命为六扇门第一捕神,也是因此才对当年的事情做了一个调查。”

常坤说着从袖子中取出了一枚二寸六分大小的铜印,正是朝廷颁发的从三品捕神官印,路华浓当年行走江湖,与六扇门打过交道,自然认得此印。

“原来是常大人,果真是年轻有为。”

路华浓先是一声赞叹,而后踌躇了片刻,不停地拨弄着佛珠,声音也不知不觉低了几分,双眸中更是闪过一丝绝意,说道:

“不知常大人对当年之事了解多少?一刀如今又知道了多少?”

“我之所以来见伯母你,而不是剑惊风他们,伯母难道还不明白么?”常坤看出了路华浓的死意,心神警惕到了极点,接着说道:

“一刀眼下还不知道真相,但是那神探张进酒已经找到了一个证人,一个当年事情发生所在客栈的店小二,他看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所以……”

常坤并未说完,但是路华浓明白,自己的儿子归海一刀,迟早都会知道事情真相。

“那常大人此行是来要捉拿老身么?”路华浓神色悲痛,悄然抚摸了一下袖中的匕首,她是在不愿意面对儿子知道真相的情景,此时唯有想一死了之。

常坤正待说些什么,忽然神情一动,朝着房外看了一眼,他感觉到了有人在朝这个方向走来,不出意外的就是归海一刀了。

“伯母,一刀回来了,他马上就到了,您还是想想怎么跟他说吧。”常坤看了一眼角落的那个箱子,隐晦地出声提示道:

“最重要的是,别让一刀走他父亲的老路,否则下场如何,您应该知道的。”

路华浓神色一变,想起了二十年性情大变的夫君,担忧地望了一眼屋外,而后快速走到木箱前,从中取出了一件大红色长衣,匆匆交到常坤手中,说道:

“常大人,麻烦您带着此物离开,无论今后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把此物交给一刀,您拿着此物赶快离开吧,不要让一刀看见您,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

归海百炼当年与路华浓是一对神仙眷侣,原剧情中剑惊风三人为了保守秘密,甘愿受死,可以得知归海百炼一定是一个品行端正的英雄人物。

可就算是这样的人物,却依旧在修炼阿鼻道三刀后,变成了大魔头,也为此付出了生命,路华浓是绝对不允许归海一刀走上他父亲的老路的。

“伯母您保重,无论如何,您要记得,一刀现在只有您一个亲人,如果您再抛下他而去,那么他在失去父亲后,又会面临必死母亲的痛苦,我想这种痛苦他是承受不了的……”

话音未落,常坤身影在原地缓缓消失,最终消失不见,而也在此时,面容冷酷的归海一刀,也出现在了水月庵门口。

“娘,您怎么了?为何神色这么难看?”

“一刀,娘没事,你过来,娘有话对你说。”路华浓眼中闪过悲哀之色,从袖子中取出了一柄短剑,说道:

“娘知道你一直在查杀你父亲的凶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