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融合

当前世界:天下第一

声望:1981

武学:无漏神功(入门)+,叠浪掌(入门)+,易筋经(入门)+,火云刀气(小成)+,摧心掌(小成)+,游龙步(小成)+,扶桑点穴法(小成)+,移形换影(小成)+,缩阳入腹大法(小成)+,天魔媚舞(小成)+,飞镖之术(小成)+,杀神一刀斩(入门)+,乾坤大挪移(入门)+,纯阳指(入门)+,魅影神功(入门)+,软剑(化境)+,拈花指(化境)+,纯阳指(化境)+,龙蛇劲(化境)+,八卦游龙身法(化境)+,擒拿手(化境)+,逍遥抚穴手(化境)+,虹光无影(入门)+,漫天花雨撒金钱(入门)+,六壬神数(入门)+,易容改装(入门)+,摄魂秘术(入门)+

内气:11年

称号:天下第一美男子,天下第一捕神

看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内容,常坤摇了摇头,随着上官海棠传授了几门新的武学,常坤是越来越觉得,屏幕上的内容太杂乱了一些。

“今后定会还会学习别的武学,总不能这武学列表一直就这么蔓延下去吧?”

常坤此时想起了金刚不坏神功与吸功大法的融合,意念豁然一动,看向了游龙步、移形换影、虹光无影等几门轻功身法,心底传出了融合的想法。

先是声望点急速减少了150点,而后只见这几门功法的字体忽然变得模糊了起来,而后这些字体在面板上一阵变化,随后融合在了一起,原先的几个功法名字消失不见,在面板上出现了几个不停蠕动的字体。

与此同时,常坤心底传来一个意念,是让他对融合的功法起一个名字,不过常坤哪里会取什么名字,直接把名字改成了轻功两字。

随着常坤心中默念,几个轻功身法最终融合成了一门新的武功,面板上也顿时少了几个武学名字。

不过常坤并未就此停下,而是继续融合着面板上的武功,名字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

接下来常坤又把面板上相似功用的武功,全部一一融合精简,把各个武功的精华,融合到一门武功之内,最终屏幕上形成了下面的内容:

当前世界:天下第一

声望:1075

武学:无漏神功(入门)+,

拳脚之术(化境)+,

诸般兵器(入门)+,

六壬神数(入门)+,

易容改装(入门)+,

诸般秘术(入门)+

内气:11年

称号:天下第一美男子,天下第一捕神

这么一看的话,屏幕上的内容精简了许多,今后在学习任何武功,有用的可以直接汲取其精华,倒是不必再呈现在面板上。

这些面板上的内容都是随着常坤的心意在变化,并不影响常坤的力量与知识,可以说上面显示的内容,只是为了帮助常坤,更好地了解自己眼下的状态。

就像医术、点穴这些,都是归类在了秘术之内,如果需要显示在屏幕上的话,常坤也可以耗费声望点,再次在屏幕上显示。

学习的那些武功并不是消失了,而是换了一种更简单的状态显示。之所以屏幕上呈现的是这些内容,也是常坤心底最关注的就是这些内容,就比如那最新学习到的六壬神数。

在地星上,常坤听过不少神仙,掐指一算,就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常坤对这个提升逼格的能力,早已经垂涎不已。

太乙神数、奇门遁甲、六壬神数被称为三大术数,虽然能精准推算一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非天资横溢者、非大气运者不能入门。

六壬神术以天、地、人三才为主,加上星宿变化、四季时节、阴阳五行等,一件事情的发展足有成千上万,甚至更多的可能,一般的人能够入门已经算是非凡人物了。

上官海棠虽然知道这门神算,但是十几年的钻研,她却丝毫没有收获,就算是她的师父,精通医卜星象的无痕公子,在六壬神算上也仅仅是略通皮毛。

后来在天下第一庄,上官海棠甚至请教过天下第一神算,可最终依旧是一无所得,在昨日常坤请教时,上官海棠丝毫不认为常坤能成功。

从六壬神算入门需要200的声望点,常坤就已经知道了这门神算的不凡,这可比无漏神功入门耗费得更高。

“眼下就让我算算,这次河南府之行,是否会顺利吧,也看看这门神算究竟有何神奇。”

这两日,常坤几人就要去河南府走一趟,常坤当下脑海中回想着出发的时辰,又推算出发时的天气,还有河南府与自己眼下的方位等等,可以说内容越充足,最终测算的结果就越准确。

常坤紧闭双眸,左手大拇指与其余四指在不停地推算,与此同时,无数的信息在常坤脑海中流转,渐渐地化作了无数的画面,其中的影像内容模模糊糊,看得并不十分真切。

“大日东升,逍遥出世……”

常坤缓缓睁开双眸,想着之前测算的结果,不禁脸带笑意,虽然脑海中没有见到那些画面,但从传来的意思来看,此行应该是顺利的。

不过想想也对,当今天下除了成是非与朱无视外,想来没有几人能威胁到常坤,就算是有什么隐藏的高手,最多也就是少林寺方丈的那种境界。

“不过在离开京城前,还得把归海一刀的事情解决了,不仅要夺取阿鼻道三刀,也要防备对方惹出事情,无论是报杀父之仇,还是与海棠的事情,都是潜在的隐患,这是个定时炸弹啊。”

归海一刀性情太过极端,太容易脱离掌控,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存在,如果不是常坤有着自己的底线,他说不定早就杀了对方了。

不过不能杀了归海一刀,那么也只能让对方知道真相了,而只要防止归海一刀的母亲自杀,这件事应该也就圆满了。

回想起之前打探的消息,归海一刀的母亲路华浓此时就在水月庵,距离京城不过十里之地,倒是很容易就能找到。

“历经了二十年丧夫之痛,心怀愧疚在水月庵代发修行二十年,最后还要背负儿子归海一刀对她的恨意,我这也算是帮你们提前解脱了。”

常坤摇摇头,离开六扇门的后衙,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朝着水月庵的方向奔掠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