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命令

锦衣卫与东厂更多的是侧重于朝廷等军国大事,而六扇门则是专门处理江湖上的各种恩怨情仇,后来由于几个神捕的死亡,六扇门的绝大多数权力被护龙山庄接受,自此才名声不显,被江湖上的人彻底遗忘。

不过如今护龙山庄自然是不可能继续存在下去了,六扇门也会借助于此次的事情,再次负责江湖上的各种事情。

六扇门总部位于三法司衙门的东侧,虽然名义上是三法司的下属机构,但是六扇门其实只用向皇帝负责,与东厂、锦衣卫都是相同的待遇。

六扇门整体建筑坐北朝南,占地足有数十亩地,东南西三面开门,每面两扇门总共六扇,也因此得名六扇门。

后衙内院之内,一个鼻直口方的壮汉,年约三四十岁,这人眉头紧锁地走着,双手套着层层铜环,发出叮当之响,此人正是如今六扇门的四大总捕头之一的混元铁手高仁风。

高仁风原本是河东之地的一个悍匪,后来被六扇门前任捕神折服,这才成了六扇门之人,原本也是兢兢业业之辈,可惜自从捕神死亡,便慢慢地在六扇门混起日子来。

这种情况持续了近二十年,直到今日六扇门得到了朝廷的命令,说是皇上派了新一任的捕神上任,务必让所有的捕头、捕快听命行事,否则严惩不贷。

当高仁风来到穿过走廊,来到后衙的一处隐秘的房屋时,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其中既有他的相熟之人,也有几个他全然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捕神大人,这位就是混元铁手高仁风,往日里就颇为懒散,让大人见笑了。属下四人就是如今六扇门仅有的总捕头了,不知您着急属下等人,可是有什么吩咐?”

说话的乃是一个中年汉子,脸上有着两撇小胡须,一身褐色的长袖官袍,手中握着一支判官笔,正是六扇门的另一个总捕头,文判官张昭阳。

高仁风对张昭阳自然也了解,对方据说原本出身书香门第,后来家中被乱匪杀害,张昭阳便自此弃文习武,也因此与高仁风颇有些不对付。

不过此时高仁风却没心思与之斗嘴,能让张昭阳这般称呼的人,也只有皇帝派来的捕神了,心中好奇之下,便凝神悄然观察,并上前请罪说道:

“望捕神大人恕罪,之前属下正在审理一个江湖上仇杀的案子,这才来得晚了一些。”

说完高仁风的双眼隐隐生疼,只觉得好似一个巨大的火炉扑面而来,眼前的捕神虽然看着年轻,容貌也太过俊朗,但是这一身恐怖的气血着实让人心惊。

高仁风本就是修炼外功的大家,一双铁拳开山裂石不在话下,寻常的兵刃他一拳就能击碎,自然比旁人更明白常坤身体的恐怖。

“传闻中的外功巅峰也不过如此吧?这一身气血入炉,简直是如同妖魔一样。”

高仁风瞳孔微缩,下意识地看了一旁的张昭阳三人,明白了他们为何那般听话,当下身体弯曲的更深了一些。

见到眼前四人这般老实,常坤浑身毛孔闭锁,周身气势变得虚无,而后变得就如同一个平常人一般,而后从身边的桌子上,拿着一卷圣旨以及一副鎏金令牌,淡淡地说道:

“看来你们都明白眼下的局势了,本官手上的是皇上赐给的圣旨以及自行出入皇宫的令牌,命本官掌管六扇门一切事物,并统领江湖各大派高手,协同本官抓捕一绝世高手。

现在本官下达第一个命令,七日内尔等要把皇上的命令传达给江湖上各大门派,让所有门派都派遣高手,在河南府内聚集,任何人不得推脱此事,”

无论如何,这些门派高手,正德皇帝是不会允许他们聚集在京城的,太容易出乱子了。

“臣等领旨,必定不会让皇上失望,不会让大人失望。”高仁风几人齐齐跪下,恭敬地领命。

常坤挥挥手,他可没时间与眼前这些人打交道,摆手说道:“好了,都下去吧,即刻开始办理此事,皇上那里还在等着我们的消息呢。”

待六扇门的几人退去,段天涯几人这才走向常坤,几人脸色都有疑惑之色,段天涯出声问道:

“阿坤,你这究竟是什么打算?我以为你会与我们一起退隐江湖,从此不再插手这些俗事了。”

无论是段天涯三人,还是成是非、柳生飘絮,他们几人都没有功名利禄之心,尤其是在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一心想的都是归隐,更不想与朱无视再次对敌。

“你们真以为皇上会轻易放我们走么?神候并未真正死去,皇帝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我们这几个打手的,更不会让我们有机会与神候和好。

如果我们拒绝追杀神候,以皇帝多疑的性情,你们是他会怎么想?会怎么对付我们?”

“那我们为何要聚集这么多的高手?”上官海棠秀眉皱起,她觉得常坤没有说实话,盯着常坤的眼睛问道:

“你不会真要置义父于死地吧?还是说你还惦记着义父剩余的内气?”

常坤闻言苦笑一声,摸了摸自己英俊的脸庞,穿越者不应是人见人爱么,桃花运旺盛么?这到了我这里,怎么感觉少了这些呢?

如果是这个世界的土著,到真有可能会做上官海棠说的那些事情,彻底杀死朱无视,榨干他的武学修为,不仅会名闻天下,更能得到荣华富贵,是常人都会做的选择。

但是常坤不同,他的目的从来不是这些,他想的只是竭尽全力,夺取一切的资源,尽可能地提升自己,强大自己。、

这次借助正德皇帝的名义,光邀天下各路高手,正是为了能吸取天下各路最强大武学的精髓,想彻底榨干这方世界的武道精华。

“你们放心,我不会去对付神候的,借助于这次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把我们几人,彻底地从朝廷的漩涡中解脱,最后哪怕是皇帝,也不会再来打扰我们。”

常坤勉强把段天涯几人暂时劝走,最后却把上官海棠单独留了下来。

“你要做什么?我早已心有所属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