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官海棠

“赛华佗先生,这人怎么样了?为何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庄主,此人的外伤并无大碍,真正让其昏迷的是他体内的蛊毒,不过老夫之前已经为其暂时压制了蛊毒的爆发,想来他也该醒来了。”

依稀间,常坤听到耳边有嘈杂的声音响起,正当他睁开双眸时,随着一道刺目的亮光出现在眼眸中,而后光亮散去,两个身影出现在常坤的眼中。

其中一人身着白衣,手拿折扇,气质温和,风流恣意,犹如贵公子一般,见到常坤醒来,上前说道:“阁下终于醒了,你现在感觉身体如何?”

“我……”常坤刚想开口,喉咙传来剧烈的疼痛感,身体随之也是乏力酸痛,皱眉说道:

“你是……是什么人?我怎么在这里?”

话虽如此,不过常坤其实已经知道了眼前是谁,从刚刚两人的谈话,以及眼前男子的相貌,在天下第一世界里也只能是上官海棠了。

上官海棠是护龙山庄的天地玄黄的玄字密探,一直以来女扮男装,师从无痕公子,更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也因此才能这般轻易让天下第一神医赛华佗出手救治常坤。

“在下乃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上官海棠,前两日夜里在下的一位朋友救了阁下你,然后便带到了我这里。”

上官海棠摇着手中的折扇,任谁看去也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指着一旁的老者说道:

“这位乃是天下第一名医赛华佗,也是赛华佗先生妙手回春,这才救回了阁下。”

赛华佗正写着药方,闻言朝着常坤点点头,而后递给了上官海棠,收拾了随身药箱,说道:

“庄主,那没事的话,老夫就先退下了,这位先生接下来只需要安心静养即可,除了他体内的蛊毒外,外伤算是彻底没有大碍了。”

随着赛华佗离去,上官海棠突然转身,定睛望着常坤,收起了手中的折扇,沉声问道:

“阁下,既然你已经醒来了,可否告知在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又为何被人打成重伤?”

常坤没有回答,而是回想着昏迷前的事情,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在驿馆救他回来的应该是天字密探段天涯,说明眼前的上官海棠应该是知道他来自出云国的使团。

那么随意编故事就不可取了,而且天下第一庄以及上官海棠身后的护龙山庄,那可是拥有当今世界最强大的情报库,常坤如果真的编造故事,根本瞒不了上官海棠。

不过直接告诉上官海棠事实,更是不可取,那伙假的出云国使团,背后主子正是铁胆神侯,常坤哪里敢在此时泄露这大boss的机密。

“上官公子,在下……在下不愿意欺骗我的救命恩人,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在下的身份暂时不便透露。”

常坤面露歉意,哪怕上官海棠救了自己一命,常坤也不会为了对方把自己置于险地,当下以铁胆神侯的武功与城府,杀死自己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简单。

上官海棠眉头皱起,出云国使团来访之后,太后便离奇失踪,虽然没有证据,但护龙山庄还是把目光放到了使团身上。

天字号密探段天涯也是在暗查使团的时候,意外在驿站救回了常坤,是以上官海棠非常希望从常坤这里得到线索,否则也不会让赛华佗救助的这么及时。

“那阁下总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上官海棠面上神色不显,只要常坤说出名字,以护龙山庄以及天下第一庄的能力,不出半日的工夫,便可查到常坤所有的信息。

“在下常坤,乃江浙人士,无意间被人带到的京师。”

对于自己的名字,常坤并未隐瞒,他相信,在假使团进入京师之前,那假乌丸以及利秀公主,以及把他们的信息告知铁胆神侯了,是以隐瞒自己的身份毫无意义。

常坤甚至怀疑周围就有人监视着自己,一旦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很快就会有来杀死自己。

当然,就算常坤什么都不说,以铁胆神侯的城府,也一定会派人除掉自己,因此现在常坤需要迫切联系到铁胆神侯,证明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上官公子,不知您能不能联系到铁胆身后,在下有要事求见,是关于天香豆蔻的。”

天香豆蔻,是能救活铁胆神候心爱之人的神药,铁胆神侯找了二十年都未找到,一直以来都是铁胆神候的心病。

对于把心爱之人看得比江山还重的铁胆神侯,只要常坤说出天香豆蔻这个名字,那么铁胆神侯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杀他的,甚至还会想方设法保全常坤的性命。

上官海棠自然不知道天香豆蔻的事情,不过听到常坤要见铁胆神侯时,也是忍不住暗暗一惊,还以为常坤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世间绝大多数人都以为上官海棠只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是护龙山庄的玄字密探。

“常先生要见神候大人?”上官海棠故意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道:

“我倒是的确能联系到神候大人,不过常先生应该知道,神候大人掌管护龙山庄,是朝廷的社稷重臣,每日里都是日理万机,如果没有明确的事情,纵然是我,也很难见到神候大人。

所以,常先生能否告诉我,你见神候所谓何事?”

真要告诉你了,才是害了你,常坤心里暗道。原剧情中,铁胆神候为了素心,就差点杀了你,上官海棠高估了她在铁胆神候心底的影响,除了爱人素心,在铁胆神侯那里,天下人皆可杀。

“不见到神候,我是不会开口的。”常坤神色坚定,看着上官海棠说道:

“上官公子放心,您只要把我的话带给神候,那他就一定会见我的,如果到时候事情与我说的不一样,那么您大可以杀了我。”

常坤神色坚定,心跳、呼吸也并未发生任何变化,上官海棠自然能看出常坤没有说谎。

上官海棠自幼跟随铁胆神侯十几年,甚至还仁铁胆神侯为义父,自认为关系十分亲密,却没想到她都不知道的一个秘密,常坤竟然知道,而且看样子这个秘密对铁胆神候十分重要,这个发现让上官海棠心绪有些不宁。

“希望常先生不要后悔。”上官海棠神色冷淡地说了一句,随即离开了屋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