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暗中逃出

官道之上,常坤与乌老大换了一身灰色的常服,与另外几个壮汉抬着软轿,正朝着京师的方向赶去。

看着一旁高头大马上的假崔乌丸,常坤嘴角抽搐,说好的,穿越者会走上人生巅峰呢?

怎么到了自己这里,还成了轿夫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好在不是地球上的废柴身体,不然常坤早已经累死了,不过纵然这样,这几日常坤肩上红色的印子就没有消失过。

“马上就要到京师了,在不想办法,就真的要死了啊。”眼见距京师越来越近,常坤心中也是越来越急。

不说体内的剧毒,就是参与进了这假使团的事情中,各种危险也是随时会来,无论假崔乌丸与利秀公主最终如何,他们这些卒子的下场都是注定的。

“现如今那铁胆神候还没下决心造反,这两个人最终肯定如同原剧情那样失败,只是我接下来该如何做?投靠谁才能活下来呢?”

可以说这假崔乌丸以及假利秀公主,只是铁胆神候对朝廷的一次试探,根本没想着这次能够成事,否则也不会原剧情中派出段天涯三人了。

常坤虽然明知接下来事情的危险性,却还不能一走了之,不说他要得到声望,就是他体内存在的毒药,也使得常坤不能离开京师。

“眼下京城内只有三个势力可以暂时投靠,也就是曹正淳、铁胆神候以及皇帝,这三方势力不仅能帮着提升声望,也能保证解除身上的毒药。”

“只不过我需要他们,但是他们需要我么?这个可不比地球,人命在这个时代可不值钱,贸然找上去,太容易被杀了。”

常坤一边抬着软轿,一边考虑着接下来的行动,这不仅关系着他的生死,也关系金手指的开发提升,由不得他不慎重。

“皇帝一方首先排除,他根本见不到皇帝,而且他没有皇帝最想要的东西,皇帝没道理会帮他。

而曹正淳,我唯一能打动他的,好像也只有素心那件事情,不过这太危险了,不说二五仔曹正淳身边的铁爪飞鹰,而且一旦被铁胆神候得知是我泄得密,这天下间好像没人能阻拦他杀我。”

想到这里,常坤也知道了,他其实根本没得选择,眼下他只能选择铁胆神候。

铁胆神候虽然阴险,但是只要说出关于他最心爱女人素心的事情,就足以保命,也足以让对方答应自己的条件。

而一旦金手指得到充分开发利用,常坤不觉得自己还需要忌惮铁胆神候。

接下来的时日,常坤一直充当着轿夫的角色,一行人平稳地朝京师方向前进,不过三日的功夫,便已经到了京师之地。

使团挂着出云国的旗帜,又有出云国的国书,一行人很容易的便进入了京师,被礼部官员安排在了驿站之内。

驿站之内,此时内外已经被使团的人接管,假的崔乌丸与利秀公主简单地吩咐了两句,便进入房间内谈事情去了。

了解剧情的常坤知道,这两人是在商量如何进宫掳走太后,说不定还会暗中去见一下他们的主人铁胆神候。

常坤并没有妄动,如果剧情不出什么差错的话,过两日那成是非以及段天涯就会来驿站捣乱,那么届时就是常坤逃走之日了。

心中有所打算的常坤在接下来的两日内十分安静,并未与乌老大几人做任何小动作,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内。

咔嚓

突然间,房顶的一声脆响,惊醒了正在房间内闭目养神的常坤,他慌忙拿起身边的长刀,来到了门口聆听着外面的动静。

当常坤听到一阵阵的脚步声响起后,常坤从门缝朝外面看去,只见那些东瀛人持着武器,在院内朝着一个方向奔去,而远处更是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之声。

“终于来了。”常坤心中一阵激动,悄然打开房门,仔细看了看左右,这才放轻脚步迈了出去。

常坤并未朝着打斗的方向走去,他这身板参合进前面的争斗,那纯粹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驿站后院此时空无一人,常坤却也不敢向那里走去,他可是知道,那个假的利秀公主就在那里,那可是个假乌丸更变态的人。

在等待的这两日内,常坤虽然并未做什么小动作,却也把驿站的布局了解清楚了。

这驿站除了正门之外,东西两侧各有一处偏门,平日里都有东瀛人守卫,此时前院争斗吸引了东瀛人的注意力,正是常坤逃跑的时机。

常坤小心地把身体藏在墙体的阴影处,哪怕在这个时候,常坤也依旧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接下来就是要抓紧找到铁胆神候了,体内的蛊虫每两日就会再次发作,我可不想再次受到那种痛楚了。”

想起这几日蛊虫的折磨,阴影中的常坤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而后脚步更快了几分,朝着西边侧门方向跑去。

越过两个月亮门的常坤,终于来到了西门所在的前方,正当常坤想要越过房门逃出这里时,突然间一道闪亮的剑光在常坤眼前一闪而过。

嗖嗖

“怎么还有人?”常坤来不得多想,身体猛然下蹲,而后侧翻身体向一旁躲去,没等常坤反应过来,就觉得肩膀一痛。

“胆敢逃跑者,一律杀死,懦弱的中原人,死吧……”

随着一声怪异的中原话响起,常坤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就只见到一阵阵剑光朝着自己笼罩而来,一股呜呜的怪异呼啸声在空气中炸裂,犹如夺命死神一样压迫着常坤的心神。

“这是什么大反派么?初次遇敌不应该是小boss么?”

尽管常坤已经在尽力的挥舞长刀阻拦,却依旧不断被剑光伤到身体,眼见剑光气势越发凌厉,常坤发现自己更加应对不了对方的剑光。

砰砰

随着常坤手中的长刀瞬间被击飞,一道剑光霍然刺中了常坤的胸口,而后又被一脚踢飞到远处。

“咳咳……我要死了么?”倒身在地的常坤只觉得喉咙一甜,随即吐出大口鲜血,还没等常坤挣扎着站起来,就眼前一黑,眼见就要昏迷过去。

昏迷前的常坤,隐隐约约看到,一道明光在黑夜中亮起,而后只听到一阵剧烈的惨叫,随即彻底没了意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