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袭击

天色明媚,艳阳高照,官道上十几匹骏马飞驰而过,荡起了剧烈的灰尘,一旁赶路的行人慌忙躲避。

“我说,咱们不必这么着急吧?巨鲸帮那么大的产业,跑又跑不掉,至于这么连夜赶路么?”

马背上的常坤,看了看一旁的段天涯以及湘西五毒的老大金蝉,这两人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只是埋头赶路,倒是苦了他这个外人了。

在正德皇帝下达命令之后,成是非当场请辞,并未接下这个任务,后来据说是与云萝郡主,一同去了三里镇寻找程姑。

而常坤与段天涯三人出宫后,便于湘西五毒以及千面郎君一同向巨鲸帮驻地出发,途中一直没有休息,至此已经有三个多时辰了。

哪怕如今常坤武功大进,此时也是有些吃不消,更重要的是,常坤此时胃口比起以前大了许多,他早已经饿了许久,觉得自己此时能生吞下去一头牛。

对常坤来说,武功大成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食欲变得大了,此前最多一碗半米饭,而此时的常坤,一次甚至能吃下半桶米饭,而且每日要吃七八次。

虽说练武之人胃口比常人大,但是也没见成是非有这个状况啊?莫非是因为我的神功还没有大增?

常坤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只因为他看到了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食肆,早已饥肠辘辘的他,直接快马加鞭来到了食肆旁,也不管他人,径直下马进入了食肆之内。

段天涯见状向上官海棠两人示意一眼,勒停了骏马,到了食肆一旁,同样进入了食肆之内,身后还跟着护龙山庄的四个地煞护卫。

“兄弟们,既然他们进去了,咱们哥几个也休息休息。”湘西五毒为首的金蝉,长发赤红,下颌短须,看了一眼四兄弟,而后看向了身边那个俊秀的男子,也就是千面郎君。

“好,赶了这么久的路,咱们也该休息休息了。”千面郎君风度翩翩,看上去是一个极其英俊的男子,只可惜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否是他真实的容貌。

湘西五毒每隔一段时间,见到的千面郎君就会变换成一个新的容貌,甚至有时候还会变成一个女子,可以说天下间还有谁了解千面郎君的真实身份,也只有东厂都督曹正淳了。

食肆之内的空间并不大,常坤以及段天涯一行就有八个人,而湘西五毒与千面郎君,再加上六个东厂的番役,他们这一行人足足有十九人,一下子就把食肆内站满了。

“几位客官,你们这太多人了?小人店里没有这么大的地方啊?”一个小老二见本来见到常坤以及段天涯等人,还挺高兴,见后面陆陆续续地来了这么多人,脸色就有些发苦。

在此地开了这么久的食肆,这小老头眼力自然不差,常坤一行人的衣着气度,哪里是他能得罪的,不由得战战兢兢地道着歉。

常坤看着眼前的食肆,官道上临时供路人吃饭的地方,面积自然不会大,方圆也就十几平米,而且并没有二楼,此时食肆内已经有了几个客人,根本坐不下他们这一二十人。

“费什么话,你这老头,还要撵走爷几个不成?”常坤还未说话,后面的金蝉却是脸色一沉,从怀中扔出一锭十两的金子,扔在了小老头的身前,呵斥道:

“还不快快赶走那些碍事之人,爷几个在这吃饭是你的荣幸,这金子应该够你下辈子生活了吧,好生伺候爷几个,你今后也不用在此遭罪了。”

这小老头向地上一看,吓得险些昏厥过去,原来那金蝉用的十两黄金不是一般的东西,乃是朝廷所用的官银,民间根本就不曾流通,也不会有人使用这么大的面额。

好家伙,这是哪家的王公贵胄啊?小老头不敢捡起黄金,更不敢出声拒绝,下意识的看向了周围的几个客人,却见那几个客人匆忙扔下饭菜,一个个的慌忙地离开了这里。

一旁的上官海棠见状想要出声劝阻,被段天涯拉住了衣袖,示意不要冲动,毕竟之后一行人还要去巨鲸帮联手查案,没有必要为了此事引发冲突。

“好了,店家,拿着吧,快点去准备些饭菜来,我等还要赶路。”常坤捡起地上的黄金,塞进了小老头的手上,而后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小老头忐忑地拿着黄金前去准备饭菜,而段天涯三人则是坐在了常坤一侧,至于湘西五毒与千面郎君则坐了另一处,而两方的随从几人也坐了一桌。

段天涯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湘西五毒几人,面露厌恶之色,那几人在江湖上声名狼藉,如果不是庇护与曹正淳的手下,早就被护龙山庄的人清理了。

“阿坤,现在才有时间问你,有我等几人相助即可,你为何还找了曹正淳借兵相助?”

常坤有些想笑,段天涯三人不知道朱无视的危险,更不知道出云国与巨鲸帮的事情都是朱无视的手笔,常坤带人去查朱无视的罪证,怎么可能不需要多带一些人。

之所以答应皇帝的要求,去巨鲸帮查案,常坤除了想趁机寻找万三千与无痕公子外,也是想躲避京师内的旋涡,朱无视即将叛乱谋反,常坤可不想在此时搅进去。

一旁有朱无视的四个地煞密探在,常坤自然不能多说什么,打了个哈哈,说道:

“人多力量大啊,曹正淳虽然坏,但是对皇上的命令绝对不敢阳奉阴违,有他们相助,我们也能早些查清楚事情的原委。”

段天涯微微皱眉,他自然不相信这个借口,可是看着常坤神情坚毅的面目,最终张了张嘴,也没在说话。

常坤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间心灵一震,猛然浮上了一层阴影,好似有什么大恐怖即将大声一样,不由得脸色变得阴沉了下来。

“不好,有危险,不过怎么什么杀气也没感觉到?也没有觉察到任何动静?”

来不及多想,常坤猛地起身,随手抽出了手中的长剑,招呼着众人说道:

“大家小心,有敌人……”

嗖嗖嗖嗖!

一只只黑色的弩箭破窗、破门而入,犹如黑色的闪电刺入了狭小的食肆之内,桌木瞬间炸裂,碗筷、酒水也是散落一地,屋内不多时便布满了各种黑色的弩箭。

随着食肆内传来一阵阵的破碎撞姴之声,更有几声惨叫声响起,那几个番役与地煞密探,瞬时间倒下了几个,已经没了气息。

“怎么会有人袭击我们?他们怎么找到我们的,这是朱无视的陷阱?还是崔乌丸他们的报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