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谈判与交易

咣当咣当!

成是非手中的金块全部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而后面色严肃地转头看着常坤,急促地说道:

“你从哪里知道程姑的?我父母难道还在世么?他们在哪里?”

常坤见状笑了,无论是之前驿站那么危险的情况,还是刚刚见皇帝时,成是非一直都是游戏人间的态度,此时面色前所未有地严肃,足以看出成是非对此事的关心。

成是非自记事起,就随着程姑一起生活,从未见过亲生父母,后来家乡又发生大乱,在逃走之时与程姑走散,后来辗转来到京城,至今已经有十几年了,他从未对人说过自己的来历,不知道常坤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成兄弟,不要着急,不瞒你说,我对你的经历是有一些了解。”常坤不怕成是非动手,对方不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说道:

“前些时日你不是还进入过天牢第九层么?在那里还遇见了不败顽童古三通,还认他做了干爹,他在临死之前还把一身武功都传给了你,不知道我说得可对?”

怎么可能?此事我从未对人说过,就算是云萝也不知道我的具体身份,而且以我现在的武功,也不可能有人能跟踪我,莫非眼前之人会神算之术?

成是非曾经听闻,天下第一庄有一个天下第一神算,号称能算尽天下各事,无论是姻缘还是前尘,都能给你算出来,不过那人已经是个老头子了,眼前这个人看着不像啊。

“不错,你说得都对,说吧,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我可不相信,你会这么好心,无偿告诉我那些事情。”成是非在江湖上厮混十几年,见惯了各种人情冷暖,自然不会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哦?看来成兄弟是相信我了,本以为说服你要花不少工夫呢。”

常坤满意地点点头,事情这般顺利倒是挺让人开心的,金刚不坏神功此时只有成是非会,而且以成是非的武功,也没有人能从他那里抢夺。

“你没必要骗我。”成是非摇摇头,说道:“之前你的事情天下间只有我一人知道,而且如果你想对我不利的话,直接向神候告诉我的身份就行,不必绕这么多大圈子。”

不败顽童古三通的传人,仅凭这个身份,朱无视就不会放过他,毕竟古三通当年可是江湖第一高手,金刚不坏神功更是把大明江湖搅动地血雨腥风,朱无视对此威胁不会视而不见。

“好,聪明。”常坤拍手称赞了一声,说道:

“之前在皇上那里,成兄弟应该听到了我说什么了,我只对武功感兴趣,所以……”

“金刚不坏神功?你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得到它?”成是非突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明白了常坤的想法。

怪不得常坤没有向皇帝与朱无视说出自己的身份,原来是为了自己身上的神功,成是非想起之前常坤向皇帝提的要求,此时对这个答案倒是没有了太多怀疑。

“不错,正是为了此神功,除此之外,成兄弟身上也没有值得交易的啦,至于你身上的其他的武功,看情况再说吧。”

成是非下意识地按了按胸口的衣服,想起地牢内被纹身的羞耻经历,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身体,说道:

“神功交给你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我父母的下落呢?我又怎么确定你没有骗我?”

“刚刚还说相信我,唉。”常坤撇撇嘴,说道:

“你可以去求证的,忘了告诉你,程姑并没有死,当年你们失散后,她又返回了三里镇,在原本的废墟上建立了一所染布坊,你可以向她求证我所说的。

当年你的父母就是在程姑那里居住的,因此程姑是知道你父母的身份的,当然了,由于后来因故分别,她倒是不知道你父母现在的下落,现如今天下间可以说只有我知道。”

这人竟然连这些事情也知道,成是非惊疑地打量了几眼常坤,对常坤的身份来历是愈发地好奇了。

不过眼下成是非关心的还是父母的下落,急声答应了下来,说道:

“好,只要你告诉我父母的下落,我就马上传给你金刚不坏神功,就是我身上八大门派的武功,也都可以传给你。”

成昆对成是非的人品还是信任的,当下说道:

“其实你已经见过你的父亲了,他还传了你一身武功,不错,不败顽童古三通就是你的父亲,我想当时他之所以没有杀你,还传了你一身武功,除了是想找传人外,也未尝不是感受到了父子间的那种羁绊。”

“怎么可能?当时义父从未说过他有孩子啊,他只是……”成是非一脸不可置信,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古三通就是自己的父亲。

“他当然不知道,当年古三通嗜武成痴,为了练成天下第一的武功,时常抛下自己的妻子,甚至于连妻子怀孕也不知道,也因此他才会对你说,十分对不起一个女人。”

古三通当年如果知道素心怀孕,可能就没有后来这一系列的事情了,常坤接着说道:

“古三通的妻子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妹素心,当今的铁胆神侯就是你娘的追求者,而在素心剩下你之后,恰巧古三通要与朱无视决战,素心为了阻拦你爹古三通与朱无视决一生死,被朱无视击中了身体,全身筋脉具断,而古三通为此心神失手,输了半招,便从此自困天牢二十年。”

“那我娘呢?我娘怎么样了,她死了么?”成是非双眼赤红,眼含热泪,上前抓着常坤的肩膀,声嘶力竭地问道。

“别激动,别激动,放松一些。”常坤用力张开了成是非的双手,缓声说道:

“你娘没死,被朱无视救了下来,现在情况还好,你不用担心的。”

“是么?还活着,还活着……”成是非喃喃自语,发愣了片刻,忽然间朝门外走去,边走边说:

“不行,我得去查查,我要去见朱无视……”

常坤哪里敢让成是非离开,此时可不是与大反派决战的时候,用力地抱着成是非诶,劝说道:

“以你的身份去问,神候一定会直接打死你的,你还怎么救你的娘亲?你娘在神候心里是禁脔,一旦得知有你这么儿子,你觉得他会怎么对付你?

更何况,还有你爹不败顽童古三通,更是神候的眼中钉,知道有你这么个传人以及儿子,肯定是势必要杀死你的,以你的武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踏踏踏!

突然间,房门外传来脚步声,与之而来的还有清脆的笑声,随后房门便被打开,走进来一个娇俏明艳的女子,身后还跟着一个青涩的小丫头。

来人正是云罗郡主,一身淡绿色的长裙,一身稚气,满脸调皮,看着娇俏可人,身后的则是贴身丫环小奴。

云罗郡主一进屋便看到眼前这个画面,常坤抱着成是非诶的胸,两个人仅仅地贴在一起,而成是非则是两眼通红,不断地挣扎着身体。

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云罗郡主张大嘴巴看着场中的两人,来回扫视了几眼,不敢置信地说道:

“你……你……你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