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黥布

常坤两人在山林中走了两日,还是没有走出去,如果不是常坤卜了一卦,卦象说方向没错的话,常坤还以为两人真的撞鬼了。

不过这也说明了这时候道路的艰难,也幸亏常坤与易小川身体都还不错,不然常人穿越到这秦朝,说不定赶路就死在半途之中了。

山林内可是不安稳的,时常有猛兽出没,还有各种毒蛇虫蚁,一般人就算不遇见盗匪强人,也是难以穿越这么远的路途。

“常大哥,这地图画的也太简单了,还这么多错漏之处,怪不得咱们走了这么多的冤枉路。”

易小川撑开了手中的兽皮地图,在当下这个时代,无论是何种地图,都是极其珍贵的,被视作最重要的战略物资,你如果要是没有一点关系,那是休想拥有这些地图。

而像包含了七国之地的精准地图,纵然是项氏一族也没有,因为当下这个时代,地图都是官府或者大势力看,用人力一点点探索出来的,而且因为人员素质的关系,准确性是不要想了,能有一副大致的地图就不错了。

就如同易小川的地图上,只有一些特别重要的县城、山脉与河流。太过具体的道路以及沿途概况,那是根本没有,整个地图就像是画了一些简笔画一样,只有断断续续地几条粗线等。

“好了,别抱怨了,看着山势的走向,还有这山林内野兽出没的情况,今天就该走出了。”

在这山内连续走了多日,如果不是山中遇见了水泉的话,现在常坤两人早已经是抽气呼呼了,不过就算如此,两人的状态也不怎么样,衣服不可避免的有一些破旧,干粮也是早已经吃完了。

到了此时此刻,常坤心中又有了一件想得到的东西,那就是传说中的空间装备,没有这种传说中的神器,赶路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不过想到此时有传闻中的练气之术,说不定那些高手中就有这些东西,到时候就算练气之法得不到,也要入手这么一件东西。

易小川收起地图,还是用心地收好,不管怎么样,这地图还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不是借助了项羽的关系,一般人就算花费千金,也得不到这种东西。

接下来的时间内,常坤两人依旧没有着急赶路,两匹大马慢悠悠地在山林内穿行,直至是两个多时辰后,两边的山林总算是稀疏了不少,而且也看到了逐渐宽阔的大路。

“架驾……架驾”

常坤两人刚刚出了山谷,便听见远方传来一阵马婷声,远远地就看到一阵剧烈的灰尘遮天蔽日,不由得大皱眉头,慌忙退了几步,让开了一条道来。

“似乎是两拨人,这是后面的在追杀前面的人?咱们两个这是遇见仇杀了啊。”

常坤本以为遇见的是吕雉吕素一家子,但是看眼前的情形,分明是十几个大汉在追杀一个青年男子。

那青年男子看着也就二十出头,骑着青色大马,看着身长八尺,体格魁梧,手执长矛,豹头虎眼,阔面重髯,脸上有黑色的囚刺之纹,显得有几分狰狞。

后面的一伙人足有十几人,个个身强体壮,气息彪悍,左手持刀,背上还有弓弩,看起来不是军中锐士,就是大户人家的门客,这十几匹马与武器就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黥布,你逃不掉的,还不快快下马受死,否则让我等抓到,必定让汝受尽折磨而死。”

眼见追不上年轻人,后方为首的壮汉大声辱骂。如果不是老爷要活捉对方,他早就下令射杀对方了。

被称为黥布的年轻人显然骑术精湛,听到后方的大喝,甚至扭头向十几位大汉吐了口水,朗声说道:

“你爷爷我就是抢了那郡监御贾平一些财货么,你们就算追上我,也取不回那些货物的,我的那些兄弟们,早已经藏了起来,没有我的话,谁都找不到。”

说完,这年轻人丝毫不讲武德,猛然一拍马屁股,速度是又加快了一阵,在路过常坤两人身边时,还扭头瞥了两人一眼,这才拍马而去。

后面的十几个大汉见状是纷纷咒骂,为首的大汉显然看见了年轻人的动作,在越过常坤两人后,随即吩咐留下了四五人,下令把常坤两人解决了,再与众人会合。

“常大哥,这个黥布不会就是那个黥布吧?”

易小川看着离去的众人,似乎回过神一样,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问向了身边的常坤。

“不错,前面的那年轻人应该就是汉初三大名将的英布了,他脸上的黑色刺青很有标志性,再加上这个名字,不会错了。”

易小川虽然不如父亲与哥哥学识渊博,也仅仅是个函授大学生,但是耳濡目染下,历史成绩显然是及格的,英布这种汉末英雄人物,显然是认识的。

常坤自然也认识,尤其是他在来之前,还专门在网上看了秦末汉初的一些事情,英布作为秦末汉初的重要人物,他自然着重了解过。

“小川,眼下还不是追星的时候,再说了,项羽与张良你都见过了,这家伙还是之后再说吧,麻烦来了,因为这黥布之前的那一眼,那些大汉有几个回来了,看样子是要把我们杀掉。”

常坤如今是真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怕没有故意去听,前方那几个大汉的谈话,已然被他听到了。

“什么?我们又不认识那黥布,也没得罪安歇大汉,他们为什么要杀我们?”

易小川虽然震惊,也不理解,但是对常坤的话却十分相信,直接抽出了马背上的长剑,横在了身前。

“也许是我们听到了不该听的,或者那些人认为咱们是黥布的同伙,怕咱们去传信吧,而且眼下这个时代,你还以为是后世啊,这里人命不值钱的,强者为尊,弱者可是连生存的权利都没有的。”

常坤对易小川的天真已经免疫了,这家伙就算被刘邦暗算了几次,却依旧和其称兄道弟,足见此人有时候的确会犯傻,对方如果不是主角的话,根本在这里活不了多久。

踏踏踏

也就在常坤两人不过两句话的工夫,先前的五个大汉已然势若奔雷地朝常坤两人奔了过来,五个大汉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一脸杀气地挥动着手中长刀。

一瞬间,场中几道寒光一闪而过,惨叫声也是不断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