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正德皇帝

“海棠?你怎么来了?为何不让旁人送信过来?”

段天涯朝着来人疾步走去,扶住了来人的手臂。

来人正是上官海棠,此时一身白衣,脸色苍白,单手抚着胸口,眼睛清澈温和,虽不施粉黛,却也宝光夺人。

“段大哥,我没事。义父突然传讯,说是皇上要见你们,传旨的太监随后就到,我之所以过来,是义父让我告诉你们,是曹正淳诬陷你们与出云国使团有联系,是你们帮助他们掳走的太后。”

上官海棠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常坤,眼神有些复杂,说道:

“曹正淳是想通过你们,把罪责引向义父那里,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对付义父,因此我急着过来,就是希望你们提前想好对策,不要踏入曹正淳的陷阱。”

怎么又扯上我了?常坤一脸郁闷,曹正淳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难道是朱无视搞的鬼?

与此同时,常坤见到屏幕上的声望,也不知何时提升到了15点,想来是皇宫内不少人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

段天涯不愿意上官海棠担心,安慰着说道:“海棠,你放心,相信皇上不会被曹贼蒙蔽的,海棠你还是先回去修养吧。。”

说到这里,段天涯看了眼大殿外,摇了摇头,对常坤说道:

“常兄弟,咱们该走了,宫里的人已经来了,他们已经到院子里了。”

常坤有些不愿意去,他可不想落得原剧情段天涯的下场,原剧情段天涯被曹正淳严刑拷打,甚至差点变成了太监,常坤想想就觉得两腿之间冷飕飕的。

“段大哥,咱们是不是再考虑考虑?想好对策再入宫……”

段天涯疑惑地看了一眼常坤,打断了常坤的话,伸手拉着常坤的衣袖朝外走去,嘴里说道:

“皇上的命令你也敢违抗?就算是义父也不会违背皇上的命令,咱们去了还可能没事,不过你一旦不去,那就势必是死定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不过你放心,进宫之后,你少说话,一切由我应答即可,还有义父在,不会有事的。”

信你才有鬼了,朱无视那般深沉的心机,谁知道他会做什么?而且那小皇帝与曹正淳早就对朱无视十分忌惮,巴不得趁机除掉你,我这搞不好真是无妄之灾了。

一路无话,常坤与段天涯在皇宫内侍地带领下,向皇宫方向出发,一路畅通无阻,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来到了皇宫深处。

一路上粉妆台榭,琼锁亭轩,侍卫、宫女穿梭不停,一行人来到了皇宫的华盖殿,此处正是正德皇帝私下接见臣子的地方。

殿内珠帘绣幕,画栋雕檐,地面上是大红色的地毯,而在地毯的最前方,摆放着一座巨大的龙椅,上面端坐着一个年约二十多的男子,身着黄色龙袍,浓眉大眼,看起来颇为英武,正是大明正德皇帝。

而在皇帝身前两侧,一侧立着的正是朱无视,另一侧则是一个年约五十岁,面白无须的太监,一脸阴柔的看着进来的段天涯两人,想来正是那曹正淳。

“臣等拜见皇上,皇上万岁。”段天涯拉着常坤,趋步上前,恭敬的行了一个礼。

常坤低着头,心里咒骂了几句,该死的封建社会,还没几天呢,就跪下了千金之膝,亏大发了。

“都起来吧。”正德皇帝看了一眼地上的段天涯两人,而后漫不经心的看了眼一旁目不斜视的朱无视,嘴角微微一笑,说道:

“朕今日宣你二人入宫,是因为前两日发生的一件事情,想来你二人也有所耳闻,尤其是你……你是叫常坤吧?前两日还是出云国使团中的人,如今怎么去了皇叔那里?”

说到这里,正德皇帝的目光盯向了常坤,眼中充满了探寻之意,而一旁的曹正淳更是不怀好意地看了眼朱无视,唯有朱无视一脸正气,待在原地犹如木桩子一般,丝毫没有任何动作。

这怎么又感觉不像是朱无视做的局了,难道是曹正淳发现了我的身份?常坤仔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以锦衣卫以及东厂的能力,查到常坤的踪迹是极有可能的,就是不知道他们究竟了解多少。

“回皇上,臣……草民的确是常坤。”黄字密探的身份,朱无视应该还没呈报皇帝,常坤此时还真是草民一个,说道:

“皇上,草民并不是那出云国的人,草民原本只是巨鲸帮的帮众,后来与几个同伴被那出云国掳走,这才来到了京城内。

前两日的夜晚,草民听到驿站内发生争斗,于是便想趁乱逃走,途中被那使团的人发现,如果不是遇到段大哥的恶化,草民甚至于险些被其杀死,您看,草民现在身上还留着当日的伤痕。”

说着常坤慢慢先开了衣袖,果然在上面见到了许多的伤痕,从其伤痕的色泽程度就可以得知,一定是近两日留下的。

“哦,是这样么?”正德皇帝随意看了一眼,而后看向了段天涯,又看了神候一眼,说道:“那此事为何没有上报与朕?还有,太后既然在那驿站之内,为何你等没有任何发觉?”

“回皇上,这常坤受了重伤,也是今日才苏醒过来。”段天涯脸上面无惧色,十分坦荡,躬身说道:

“之前臣也是刚从他那里得知太后可能在驿站内,臣刚想与常坤去驿站搜查,便接到了您的旨意。”

“皇上,这都是臣的疏忽,还请皇上责罚。”朱无视脸上似乎有愧疚之色,忽然站出来,向皇帝躬身请罪。

正德皇帝看着前面一脸正气的朱无视,衣袖下的双手微微握紧,他自然不可能真的责罚朱无视,不说两人的辈分问题,就是为了平衡朝廷的权利,正德皇帝也不会出发朱无视,他可不会让曹正淳一家独大。

“皇上,既然神候心有愧疚,不如……”一旁的曹正淳见状,忍不住出声,哪怕不能把朱无视怎么样,也要扫了朱无视的面子。

“嗯?你在教朕做事?”正德皇帝冷冷地看了一眼曹正淳,不同于朱无视的皇叔身份,曹正淳在皇帝眼里只是一介家奴,自然可以随时训斥。

“老奴多嘴了。”曹正淳拍打了自己嘴巴两下,眼中闪过一丝不甘,而后讪讪退下了。

“皇叔多虑了,此事与皇叔无关。”正德皇帝本想趁此时机除掉朱无视的一条臂膀,不过转念想到出云国使团的异常,看了一眼下方的常坤后,说道:

“这样吧,既然这出云国有问题,太后也可能在那里,那么朕便下令,段天涯与常坤两人要在两日内,查清楚出云国使团的事情,把太后安全无恙的带回来,如果两日后没有结果,便都送去东厂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