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张良

常坤是一个务实之人,既然范增这里不能再得到更多的东西,那么他自然也要计划离开此地,去寻找新的机会。

不过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常坤与易小川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陪着项羽一行人继续赶路,在几日后来到了泗水郡的下邳县城。

下邳县城还真是一个好地方,位于沂水、泗水、武水的交汇处,土地肥沃、气候适宜,非常适合农耕,而且沂水在北、泗水在南、西有武水,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地方。

“希望张良此时还在此处吧,也好见一见这千古有名的留侯吧。”

史书记载,张良在刺杀始皇帝后,就逃到了此地,而后项伯才在杀人后,藏身于张良这里。

始皇帝坐拥天下,出行是必然会军队清场的,哪怕是在山林行走,至少方圆十里内,一直都会有军队的斥候,而且始皇帝身边也有奇人异士,麾下能臣武将何其多也,张良竟然能在刺杀后逃走,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而且张良身边的那个大力士,远远地就把始皇帝的车架击倒,这显然也不是常人能办到的事情。

如今这一切都让常坤想到了那个黄石公,或许这一切的背后,都有这些炼气士的插手,而且在历史传闻中,张良也是在下邳这座城市,从黄石公那里得到了《太公兵法》。

或许黄石公就待在这里也说不定呢?

再往深处想想,下邳西北面是刘邦的沛县,东南面是韩信的淮阴,而在西面几百里处就是陈胜吴广起义的大泽乡,至于项羽出生的下相,更是在东面不过几十里外,这些事情难道真的是巧合么?

或许后来的一切事情都已经被人安排好了呢?常坤想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心中有些踌躇,不知道自己此行,来的是否有些鲁莽了点。

没等常坤思索太久,项羽一行人入城后不久,一个中年男子就带着数个壮汉,大笑着出来迎接众人。

“大哥,羽儿,范先生,常公子,易公子,你们终于来了,伯等的好久。”

来人正是项伯,名缠,字伯,项羽的叔父,身长七尺有余,五柳长须,看起来温文儒雅,倒不像是犯下杀人罪的恶人。

项伯身后的几个大汉个个虎背熊腰,龙精虎猛,气血充盈,看其精气神就是精锐之士,一旦起事,以这些人为骨干,就能迅速拉起一支军队。

“一路上秦军多有纠缠,不免耽误了时辰,不过还好一路上没有遇险,总算安全到了此处。”

楚国名将长子项超是项羽的父亲,早已经去世,次子是项梁,幼子项伯,所以说这三人是当下项氏一族最嫡系的几个人物,也是反抗大秦最重要的几人。

这泗水郡一地,是楚国遗留势力的大本营,可以说六国遗族多有在此地汇聚,秦朝的力量在这里也是鞭长莫及,否则张良与项伯也不至于躲在此地,之后更是接连有大泽乡起义,刘邦与项羽的接连造反。

如今项羽一行人大方入城,项伯也是丝毫不避讳地带人来接待,一大群人在街道上蜂拥而过,沿途还有不少人与项伯打招呼,显然这项伯在此地名声不错。

常坤与易小川跟在这些人的身后,也没上前插嘴几人的谈话,只是观察着下邳城内的情况。

在此之前,无论是常坤还是易小川,觉得大秦的一切应该都是非常原始的,其实也的确是这样,在这里日里,常坤还好说,易小川那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吃的不必多说,面条、米饭、辣椒、西红柿、大蒜、香菜等等全部没有,这些时日众人基本上除了饼就是山林野味。

穿着除了复杂外,还很简陋,深衣上下连在一起,用绦系结,然后在腰间束带,还要束发,佩戴玉饰等,最重要的这个时代竟然没有内裤这种东西。

上厕所没有厕纸,骑马没有马镫这些东西,街市上也没有那些复杂的物品,不是黍米、粱米等食物,就是木柴或者各种野味,再不就是布匹等。

常坤在来之前对这些是早有准备,而且他在天下第一的世界,也有过类似的一些经历,在上自己怀有不错的武功,自然适应得不错。

易小川就不同了,虽然他的身体素质提升了不少,但是本质上他还是那种公子哥,这几日赶路把他的腿都磨破了,此时走路甚至还一瘸一拐的。

之前常坤与易小川也在娄县以及丹徒两个县城待过,以为天下间其余之地也是那么贫瘠,不过来到这个下邳之后,发觉这些还是有些变化的。

首先穿褐衣也就是草木编织衣服的人变少了,穿麻衣以及丝织品的人变得多了起来,县城内绝大多数的人脸色也不再是那种枯黄色,变得健康了许多。

县城内来往除了那些普通百姓外,也多了不少手持各种兵器的侠士、儒生等,要知道秦朝可是严禁民间持有兵器的,这里却差不多人人持有兵器,足以看到此地早已脱离了秦朝的实际统治。

从这里也能看到六国遗留势力的庞大,肯定是早已疏通了周边的秦朝官吏,否则以始皇帝的霸道性情,一旦知道这里的实际情况,是肯定要大军压境消灭此地的。

连南越匈奴之地都在今年派遣了上百万虎狼之师,更何况是秦朝之内,始皇帝是更不会在意死伤多少了。

易小欢自然不会想到这么多,他见到此处甚至十分高兴,拿着还没断电的手机,四处拍着城内的景象,说是要回到现代后,就马上发到网上,还会让他的大哥与父亲好好瞧瞧,秦朝真正的样子。

常坤也没打断易小川的白日梦,不出意外这易小川是绝对回不去了,不管是什么人或者什么力量把他带到了这里,那么在没有完成他该做的事情前,是绝对回不去的。

“大哥,羽儿,还记得我跟你们提过的那位张公子么?他如今也在这里,今日正好我带你们与他见上一面,他日你我大业,少不了此人相助。”

项伯的声音虽然已经故意降低了,但是以常坤的耳力,还是听到了他的话语,心中顿时猜测,这个张公子,应该就是张良了。

这位出身贵族世家的张良,在韩国覆灭后,一直致力于为韩国复仇,全心全力地投身在反秦事业,前几年甚至还大胆刺杀了始皇帝,虽然最终失败了,但是也是因此彻底声闻天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