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天字号密探

护龙山庄,金碧辉煌的人护龙大殿之内,此时只有朱无视以及段天涯两人。

段天涯一身黑色常服,身材挺拔,自有一股英气,此时却一脸愧色跟在朱无视的身后,轻声说道:

“义父,那出云国的崔乌丸武功高绝,一手火云刀更是厉害无比,三百招内孩儿没把握赢下他,也没有在驿站内查到太后的消息。”

“无妨,那崔乌丸身为出云国的大将军,武功自然不可小觑,天涯你不必愧疚。”朱无视一身大红色蟒袍,头戴赤金冠,尽显威严,说道:

“倒是海棠的伤势怎么样了?今日也没见到她来。”

段天涯闻言脸上愧色更深,躬身说道:

“当晚孩儿已经用伊贺派放血疗伤法为她泄了热,相信休息一两天,便可无恙。”

“看来你已经发现海棠是女儿身了。”朱无视见段天涯还想说什么,伸手制止了,说道: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谨慎处理你们两人的关系即可。今日见你是为了说另一件事,还记得两日前你从驿站带回的那个人吗?”

“孩儿自然记得,不知义父说起此人是为了何事?难道他知道太后的下落?”段天涯神情一肃,能让朱无视开口的事情,一定非同一般。

朱无视缓缓走到大殿门口,看着外面空旷湛蓝的天空,胸中的烦闷之气稍微减弱了一些,这才说道:

“不关太后的事情,那人名为常坤,武学天赋绝顶事关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因此为父打算把他立为黄字第一号密探,天涯你觉得如何?”

段天涯神色一愣,显然没想到朱无视会有这个决定,一时间有些迟疑,不知该如何回答。

天地玄三大第一号密探,都是历经无数考验才能做到那个位置的,修为、人品、心智等都是江湖上一流的存在,那个常坤不说旁的,就是武功这一项就不适合。

可是明知如此,段天涯却说不出反对的话,朱无视在他心中就如同天神一般,他相信朱无视一定是有不能说的原因,因此只是犹豫了片刻,便说道:

“义父如此安排,想来必定有缘由,天涯会支持义父您的决定。”

天地玄三大密探,地字第一号密探归海一刀冷漠绝情,对黄字第一号密探的归属根本不在意,而玄字第一号密探上官海棠,只要朱无视以及段天涯同意的事情,向来不会有任何异议,因此这件事朱无视只要让段天涯答应即可。

朱无视转身看着段天涯,神色十分严肃:

“很好,天涯,你要记住,今后对这常坤,你在相助他的时候,也不要放下对他的戒备,你明白为父的意思么?”

见此情景,段天涯愈发觉得朱无视有难言之隐,心中对常坤的来历也愈发好奇了起来,甚至猜测那常坤是否是来自皇宫,在段天涯看来,也只有皇帝才能让朱无视这般为难了。

“很好。天涯,那为父这就让人把那常坤带过来,正好他也了解一些出云国的事情,接下来几日的时间,你就带着他一起行动吧。”

随着常坤被带入护龙大殿之后,朱无视简单说了两句便离开了,正德皇帝为了出云国的事情,这两日时不时的都会召见朱无视。

看着眼前神似前世某明显的段天涯,常坤着重打量了几眼,不说还真没自己帅气,随即自信一笑,上前抱拳说道:

“段大哥,前几日多谢您的救命之恩了,小弟常坤在这里有礼了,今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吩咐小弟去做。”

说到这里,常坤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今后尽力破除这段天涯天煞孤星的人设,不让段天涯落得原剧情中那般凄惨的结局。

“常兄弟客气了。”段天涯拱手还礼,见常坤一身灰色长袍,头上简单挽着一个发髻,看着器宇轩昂,姿态出众,不由得神情变得十分和煦,说道:

“天地玄黄四大密探同为一体,而且今日你我二人同为朝廷之臣,自当相互扶持,救命之恩不比再说,只需日后尽心为朝廷效命即可。”

“好的,段大哥,小弟一切都听您的。”常坤爽朗一笑,没有过多说些什么,只是把恩情放在了心中。

不过听着断天涯的话,常坤却是听出了另外一分意思,那就是这段天涯果然是忠于朝廷,忠于皇帝的,可以说朱无视那完美的忠君爱国人设,深深地影响了跟随在身边的三大密探,这样不知道算是成功还是失败了。

段天涯见常坤模样英俊,行为举止更是从容自若,爽朗大气,不由得更是好感大增,对常坤的戒备也不由自主放下了几分,亲切地拍着常坤的肩膀说道:

“那好,常兄弟,前两日我从驿站把你救了回来,义父也说对出云国的事情知道一些东西,不知可否告诉为兄,你究竟在那里发现了什么?”

常坤微微一愣,他还以为朱无视叫自己过来,仅仅是为了与段天涯见面,却没想还有出云国的事情。

这是试探我究竟知道多少事情么?还是在试探我的态度?面对朱无视这般城府深沉之人,常坤不由得多想了几层。

“常兄弟……常兄弟?你发什么愣呢?”段天涯一边晃动着常坤的身体,心中却是暗想,看来这常坤的确知道出云国的事情。

“常大哥,我只是在考虑该从何说起罢了。”

常坤脑海中瞬间想了许多,既然朱无视已经开口,不论对方什么目的,说明朱无视的确不在乎出云国使团能否成事,不过纵然如此,常坤也不打算说出所有的事情,在朱无视那里不能暴露出太多的东西。

“小弟是被那出云国使团半途掳走的,对于他们具体的情况不知,不过在段大哥救出我的那一夜,小弟在驿站内却是发现了一件奇事。

在一个房间内,小弟见到里面有两个巨大的酒钢,里面分别放着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女人,小弟暗中听他们对话,听到了太后、成是非几个字,因为着急逃出驿站,小弟听得不是那么真切这才犹豫是否该说出来。”

以常坤的身份不便去寻找成是非,自然也只能借助这段天涯了,哪怕此时成是非已经把太后带回宫内,常坤也有了借口去见成是非,也不会引起朱无视的过多关注。

“好,常兄弟,你果然知道一些东西。”段天涯脸色兴奋,拍着常坤的肩膀,说道:“没听清楚不要紧,今夜你随我再去探查一次驿站即可,相信我们会找到太后的踪迹的。”

“不用了,你们暂时哪里都去不了,皇上宣召你二人马上进宫,说是有要事相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