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崔家的少爷们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326字
  • 2021-10-06 18:41:20

“什么忌讳?”范闲再一次问道。

“这是赌约,很多人会赌暗水出来的赌约,第一个数字是单双,是大小,还是什么,这都是在这里合理的赌约,一旦赌约生效,就不能更高,他们方才的赌约应当是以命相博的赌约,而你破坏了赌约成效,我举个例子您就明白了,这就好比双方人掷骰子赌大小,一百两银子被您拿走了,您明白了吗?”于瓶儿说道,“这样的事情,是最为忌讳的,您也不是不知道,对吧?所以这样的事情若是那胜者追究的话,您可能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并且被赶出绣玉堂。”

范闲明白了,但是他并不担心,只是靠着栏杆上等即将来的人。

没过多久,那人就已经走了下来,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有钱的财主模样的人,身后还有几个护卫,范闲看了看,似乎是五品左右的实力,并没非常强大实力的人到场,对方直接冲到了范闲的面前,显然是认住了范闲的这张脸,当即冷哼道,“小子,你坏了大事你知道么!”

不以为然的范闲看着财主,仍然靠在栏杆上,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好,老子也不跟你动粗,来!”说着指了指一旁的看守。

每一个楼层都有穿着黑色衣服的护卫,他们负责的应该就是每一层的安保,此时已经有两个护卫走到了二人身旁,其中的一个人显然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转身就离开了,而另一个护卫则是直接转身,对着一旁的财主说道,“你们打的赌是什么?”

“我们便是赌第二个旗子降下来的单双,我是单为赢,那小子是双为他赢,我以三百两银子为下注,他已经输的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说若是输了,便从五层跳下去,也算在此绣玉堂生,绣玉堂死。”财主冷声说道,“但是被这小子直接抓住了,结果人没死成!这难道不算是……”

“你们的赌注已经完成了。”忽然之间,一个远处的声音,打断了财主说的话,此时走来的人,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

所有人看到这个人的瞬间,几乎都安静了下来,而那周围的人都给这个少年让开了路,并且一旁站着的众侍女和认出来少年的人都说道,“崔公子好。”

崔公子点了点头,走了过来。

“这就是崔家的二少爷,崔逸文。”于瓶儿低声的对范闲说道。

崔逸文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他手中握着纸扇,腰间挂着写着一个财字的玉佩,莞尔走来。

“你……”财主显然不是傻子,他听到了崔逸文方才的话,但是心中仍然有怨气,问道,“此人没死,为何说我们的赌约完了?”

崔逸文先对着范闲笑了笑,之后才转头对着财主说道,“你们的赌约是什么?”

“赌约?”财主一愣,随即开口说道,“我赌三百两银子,若是我赢我就会给他三百两银子,但是他赢的话,他就从五楼……”

说到这里的时候,财主也已经反应过来面前的崔逸文想要说什么了,他看了看崔逸文,又看了看范闲,忽然方才冷峻的面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脸的喜色,他看着崔逸文,笑着说道,“原来是如此,崔公子,是我鲁莽了!”

“去玩吧,赌约不记得也是很正常的,不必惊慌。”崔逸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范闲能够看出来,这个人脸上似乎出现了些许的杀意,但是又或许因为什么,消散去了。

送走了财主,崔逸文才转头看向了范闲,他嘴角微微上扬,“陈公子。”

范闲一愣,显然没明白,陈公子这三个字是从何而来,不过他回头又想了想,应当是自己身后的侍女和财童告诉对方的。

“崔公子。”范闲一拱手,“多谢解围。”

“陈公子,我们老板,有请。”崔逸文说道,然后紧接着向后伸了一下手,让出了一条路来,范闲看着崔逸文,面色抽搐了一下。

崔家的人?

范闲心中思索了一刻,他并不认识任何的崔家的人。

况且他还和崔家有仇,在京都城的崔掌柜和他的儿子,就是在自己的手中丧生的,所以面前的崔家很有可能并不是诚邀,而是寻仇。

可就在这个时候,崔逸文到了他的耳旁,低声的说道,“关于林相下台的始末,你可想知道?”

门缓缓推开的时候,范闲阔步走了进来。

而于瓶儿则是被拦在了外面,崔逸文笑着表示抱歉,但是于瓶儿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是乖巧的站在了门口,对崔逸文回报微笑,退到了一旁。

此时的范闲,正是在七楼。

七楼的上方并没有其他那些乱哄哄的东西,只是有一方漆红的大门,大门是双面的,此时崔逸文则是在里面,将门关闭了去。

房间之中的陈设像极了书房,范闲走了进来,看到了里面广阔的空间,这里面又是有两层的陈设,只不过上下都已经打通了,上方是一个园顶的空间,左右两边均有楼梯,上方放着的都是古典文集,诗词经文之类的著作,而下方则是有一个茶台。

茶台的工艺十分考究,黄花梨木的座椅放了四个,而茶台则是用红木雕刻的,四方茶台的腿是四条形态各异的龙,龙头朝上,龙尾朝下。而龙头之上的台子则是一个凤的形状。

一个人背朝着范闲,似乎在斟茶,旁边站着一个手下模样的人,他的手旁边有一桶水,他熟练且缓慢的向里面浇灌着,门关上的时候出现了咯噔一声,这是从内部上锁的信息,崔逸文将门关闭之后,才低声的对范闲说道,“此时并无外人,我便唤你范大人吧。”

范闲并没有慌神,只是平静的看着崔逸文,此人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现在这个朝代可没有照相机或者是其他的呈像技术,旁人若是再怎么描绘范闲的样貌,没见过的人始终是无法直接认出范闲的,像崔逸文如此认定一眼就看出范闲本尊在这里,那么很显然,这里有人认识范闲。

此处就只有四个人,除了崔逸文和他自己,剩下的就是那个正在倒水的手下和那个背对着自己坐着的少年,少年锦衣束身,坐像端正,金线绕背,衣服做工就非常的不一般。

这个人,才是认识自己的人。

范闲站在原地没有动,对身旁的崔逸文说道,“这是你家公子?”

“正是。”崔逸文摆出了邀请的手势,示意范闲跟过来,范闲点了点头也就跟了上去,不料二人走到一半的时候,崔逸文忽然驻足停下了脚步,他站在范闲的面前,再那公子的身后,顿时下跪。

“下臣崔氏,带来监察院提司范闲,见过太子殿下!”崔逸文磕头拜见。

这一句话,说的范闲顿时汗毛直立,惊恐看去!

那公子缓缓回过头来,笑着看着范闲。

这不是太子,还能是何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