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强买强卖的欠条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040字
  • 2021-10-04 23:23:23

等于瓶儿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那个冰冷的北山峡之中了,相反则是在非常温暖柔软的地方。

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发出了剧烈的咳嗽。

范闲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小憩,咳嗽声惊醒了范闲

看到范闲的第一眼,就如同看到的鬼一样,于瓶儿大惊失色,先行看向自己的衣物,发现完好无损之后,这才缓了一口气,语气吭哧不知道先说什么好。

范闲倒是开门见山,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将一张纸展示在了她的面前,于瓶儿揉了揉模模糊糊的眼睛,她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但是当她看到下面巨大的手印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睁大了眼睛直接一把抓过了面前的纸,范闲也不担心她会如何,便也没有去争抢,而抓到手里东西的于瓶儿这才惊愕的说道,“欠……欠条?”

“或者你可以让我选。”范闲说道,“我不介意带你去东夷城,毕竟我们东夷城的青楼还是比较人道的,像你这样水灵的姑娘,能卖上个好价钱,又或者和大庆国的皇帝陛下说一说工部侍郎的女儿,抢夺十万两黄金,私自开设赌场,杀人越货的勾当?”

显然,范闲知道的比于瓶儿感觉范闲知道的要多的多。

“我爹不可能给我十万两黄金的。”于瓶儿此时已经清醒了,睡了一晚上的她也已经明白了自己闯下了多大的祸,现在看来,只能实话实说,看看能否求得一点宽恕。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范闲说道,“你杀了我的人,劫了我的马车,现在又跟我说你没有这些钱,那你的黄金藏在哪儿了?”

“我!”于瓶儿本来也没想这茬,但是范闲这么一提醒,于瓶儿倒是想了起来,直接拍了面前的桌子怒道,“我说呢!大人,我给你讲,是这样的!”

接着于瓶儿也根本不藏不掖,直接将暗头的事情全部和盘托出,给范闲讲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从收到暗头的标头,也就是进入拍暗头的台子开始讲起,一直讲到自己乘坐马车离开,疾驰到了沧州城的北山峡之处,和范闲撞在了一起,前前后后没有一丁点的谎言。

讲到最后,于瓶儿才气急败坏的说道,“大人,依我所见,您在客栈休息的时候,我也没有见过马车,而我见到马车之后,一行最终遇到您期间都没有出现过第二个人靠近马车。”

“若是您的黄金真的被掉包,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就已经被人做了手脚。”于瓶儿认真的说道,“大人,我认为是这样的,既然台子已经倒了,说明这件事情他们提前就知道,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可能我就是这二人合伙起来的角儿,哦……大人你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话,我给您就是一下,角儿的意思就是让我来陪他们演,然后让我胜出,而他们再来做戏抢劫与我,然后从中牟利,将酒楼的倒塌栽赃于我,这样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想来大人的黄金,也是在暗头拍之前,他们就调换了的!”

说到这里的于瓶儿,几乎要气的哭出来了。

范闲倒是一脸的莫名其妙看着于瓶儿,伸出了大拇指,心想,‘小姑娘你这天花乱坠的想得比我看过的小说都精彩,你要是写小说,定然不比卖的多!’

“大人……你……你这是何意……这个手势……”看到范闲如此,于瓶儿瞬间羞红了脸。

范闲也不知道这个少女又在怀些什么乌七八糟的春,也懒得和她继续说这档子事儿,不然一会儿估计又要说到外星人的头上了,范闲立马说道,“这些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这个欠条签了,至于你还什么,有没有的还,由我我决定,并不是你决定。”

说着,范闲掏出笔来,在上方修改了一些,修改完毕,这才再次递给了于瓶儿,这才说道,“这回签了吧。”

于瓶儿接过范闲递过来的欠条,这才看到上面写的内容。

“今我于瓶儿欠此欠条归属者十万两黄金,若是无力偿还,则听从欠条归属者的条件,若是达到相应的价格之后,此欠清亦。”

下面就是欠款人签署的地方。

范闲推了推一盒胭脂到了于瓶儿的面前,示意让她按手印。

于瓶儿也不算傻蛋,只是一个天真的少女而已,所以该有的脑子肯定要有的,看着面前的欠条,鬼都知道这是一个霸王条款,而于瓶儿看到这个欠条的第一反应是她根本不可能逃出范闲的手掌心,而第二个反应是直接抬起头问道,“你要让我肉偿的话,怎么算?”

范闲无奈的看了一眼于瓶儿,笑了笑,“本少爷只贪财,不好色。”

“你想一想吧,我给你一个时辰。”范闲说罢从原本坐着的桌子上一跳,直接向后一转身走了出去。

将门关上以后,范闲才无奈的摇了摇头,人都是善于伪装的,现在看来这个于瓶儿和第一次他听到说话的那个瓶儿姐,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范闲懒得管哪个才是真的瓶儿姐,他只是在等于瓶儿签字画押,然后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就行了,其他的都与他无关。

门口站着的不是旁人,正是高达,他对范闲笑了笑,明白了范闲的意思,而范闲则是转身走到了隔壁的房间之中。

“哈哈哈哈哈鹅……鹅鹅鹅……”当范闲大开门的时候,笑声迎面扑了过来,范闲异样的挑眉一看,原来是王启年正在绘声绘色的给曲涵和范若若讲故事。

“你们可不知道,当时的孔成,就一个大裤衩子,但是你知道吧,他根本没有一丁点的羞耻或者说是别扭,他这样。”王启年直接跳了起来,学着当时的孔成,给二女表演着,微微区腿,手臂向前伸出去,说道,“我这衣服,少说也得五百两银子,大侠,您看,这里还有……”

此时的王启年,看到了范闲。

二人四目相对,王启年立刻怂如乖兔,一动不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