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交易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5649字
  • 2021-10-03 22:20:26

孔成是个急性子,他喃喃的看着面前的情形,但是就如此情形之下,他都并没有开腔说话,而是淡然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一言不发,就是这样看着。

瓶儿姐左右看着两方的人,面色并没有任何的波动,而是显得十分的冷静,她左右看了看,并没有选择任何一方,只是冷笑道,“想不到你们拍不到暗头,现在开始玩这些花样了。”

“哎,瓶儿姐此话怎讲啊?”孔成笑道,“我们三人一同拍这个暗头,现在两方人觉得这个暗头不合理,想要跟你重新拍一次,您看意下如何?”

“笑话,老娘在这三州府之中混迹了这么多年,头一次听说暗头出了门,还能重新拍的,你们不就是仗着人多,想给老娘来个下马威,你以为我是这么屈居的人?”瓶儿姐看了看周围的两伙人,“我话放这儿,你们随便来,只要我明儿个一早没有回到了府上,你们看一看今天的事儿,谁都托口得出去!”

“小小的江湖门派,也敢在我的面前挡路,你到底是不知道皇权是如何写的吧?”瓶儿姐看着挡路的五爷,厉声道,“还不赶紧让开,小心我把你的那什么破山庄,给你一把火烧了。”

话直接撩在了五爷的头上,五爷冷漠地看着瓶儿姐,笑道,“你可能没搞清楚状况。”

“什么状况,你今天敢杀我?”瓶儿姐厉声道,她的眉宇之间英气逼人,看着五爷冷声问道,“你知道人和人的区别么?就是我一个弱女子站在这里,你们一百个老爷们儿,也不敢动我,因为我背后的人,你们是惹不起的!”

说着,瓶儿姐调转马头,马长鸣了一声,转头看向了后方五爷的位置,瓶儿姐双腿一夹,马儿得令这才开始向后方走了出去,五爷冷漠的目光看着面前走过来的瓶儿姐,他算是卖了个面子,让到了一边。

瓶儿姐鄙夷的目光看了一眼五爷,懒得搭理他,昂首挺胸这就要走出包围,正在这个时候,也就是五爷距离那瓶儿姐最近的时候,五爷忽然说道,“你知道么,台子上的人都死了。”

这句话有着一定的震慑力,瓶儿姐顿时一怔!

马车停了。

“你说什么?台子上的人?酒楼谁敢动?”瓶儿姐怔了。

范闲皱着眉,这台子说的应该是自己杀人并且一把火烧了的那个酒楼,看来台子应该在他们的世界里,是赌场的意思,范闲琢磨着面前的这个瓶儿姐真的是头发长见识短,谁敢动?谁都敢动……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不知道谁家能得势,就像,你不知道谁会在什么时间杀了你。”五爷笑道,“人生不就是如此有趣么?我们无法预知下一步,却又想要猜测,猜对了的人欣喜若狂春风得意,甚至颠覆人生,获益匪浅,猜错了的人轻则失意失金,重则丢了性命。”

“人生不就是一场豪赌么?这一次你的底牌,被我抽的干干净净了。”五爷笑道,“现在杀了你,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也不会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发生了什么问题,毕竟台子已经没了,按照所有人的想法来讲,他们想的应该和你一模一样,我老五,不敢杀台子上的人。”

“你!”瓶儿姐此时的面容之上,已经没有了方才的镇定自若,相反则全部都是惊慌失措的脸色,她看着面前的五爷和他身后的人们,此时她才第一次感到,那股危险的气息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五爷说的没错,若是那台子倒了就没有人可以给她作证明,那么谁都不知道她今天晚上干了什么,若是府里面想找人报仇,都不一定能找对人,到时候石沉大海,自己不就是白死了?

毕竟来台子上打暗头的人,都是不可能提前知道对方是谁的,一来是保护了来人的资金实力,而来就是担心有人提前埋伏,再来的路上就对对方进行狙杀。

有了这一层,此时的瓶儿姐可是真的慌了,她吞了吞口水,看着五爷,“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知道为什么做大事的女人很少吗?”五爷笑了笑,将手放在了瓶儿姐驾车的马背上,轻柔的抚摸着马的鬃毛,最后摸在了瓶儿姐的大腿上,他满脸的淫笑,“女人总是以为自己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可是如若是男人放弃了兽性,那么这样的优势,其实就没有了。”

说罢,五爷直接冷笑了一声,一把抓住了瓶儿姐的大腿,向下一撤,这个全身黑袍的女人,直接被扯到了地上,她趔趄摔倒,惊恐的看着五爷,“你……我分你一半!”

“一半?”五爷笑嘻嘻的看着瓶儿姐,“一半可不行!”

说着,抓着身后手下人的刀,直接刺向了瓶儿姐的脖颈!

“慢着!”

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行刑。

“五爷,你什么意思!”打断了五爷对瓶儿姐的杀伐,孔成冷冷地看着五爷,他擦拭着手中秀珍的短剑,轻蔑的问道。

五爷显然很烦躁旁人打断自己的事情,他刚才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和自己的实力相当,他也是来抢夺这个马车的。

“五爷,你是看不起我孔家,还是看不起我孔成呢?”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盟友,有的只是眼前的利益,范闲躲在远处看着眼前的一行人,他们真的是将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的地步,此时的范闲一摆头,看着两个人趴在自己的左边,低声的问道,“你们那时候的纸条是怎么写的?”

王启年和高达则同时回想起来之前范闲的交代。

范闲听闻整个事情的经过之后,将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交给了两个人,他只是粗略的交代了,将马车里面有十万两黄金的事儿通过隐秘的方式告诉这两个人之后,自己就去休息了。

王启年和高达则写下了两张纸条,就在他们暗头拍完之后,双方人出门的时候,递给了两方的人,并且保证没有被对方的人知道。

这件事情做得非常保守,显然并没出现什么破绽,所以这两方人马虽然不知道是谁告诉了他们这个消息,但是仍然深信不疑。

“我写的是……”王启年思索了一下,“马车中有十万两黄金。”

范闲听闻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高达,“你呢?”

“哦,我写的是,没拍到黄金就去抢吧,十万两。”

捂着头,范闲感觉脑仁疼,不过无伤大雅,既然话都已经传到了,那么现在的这个局势就掌握在范闲的手中了。

“怎么会?孔少爷。”五爷笑道,“我们说好了五五分成,自然少不了你这一份,这十万两黄金,我必然要给你五万两,分文不差!”

“此话当真?”显然孔成也不是很信任面前的这个老头子,他看着五爷的嘴脸,满脸疑问地问道。

“此话当然……”五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地上的少女已经打断了五爷的话,她厉声道,“孔成!你给老娘救下来,老娘分你七,我三!”

孔成听到了这句话,嘴微微一咧,“你是将死之人,我为什么要和你谈条件?”

“因为十万两黄金是眼前的利益,可是你想想,我如若嫁给你,可是我正阳府和你孔家双喜临门的好事!”瓶儿姐厉声道!

五爷登时浑身一震。

“正阳府二小姐,就在这里把自己嫁了?你愿意,你家那朝中的老头,不知道愿意不愿意!”孔成笑道。

“今日我于瓶儿跟你立誓,若是你孔成能救我出去,我定然嫁给你,若不从此誓,我家祖业必败无疑!”玉瓶儿大声说道,“我爹在朝中乃是工部侍郎,你家正好又经营农田贸易,土地买卖的家业,若是我嫁给了你,岂不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此乃名利双收之举,你可要想好!这老头刀一下来,我的命可就没了!”

孔成看着五爷,微微一笑,“五爷,看来今日总要有一个人,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孔成,我告诉你,今日你我兵不血刃,你便可以带走五万两黄金,出了这北风峡,你我都不知道此时,你大可带着五万两黄金逍遥自在,无人问津,但是如若是你跟我开战,你有可能一两黄金都拿不到!”五爷怒道,他知道现在孔成已经被于瓶儿收买了,自己必须要拿眼前说事儿,因为无论怎么样,只要这个女人活着出了北山峡,自己就是死路一条,不光是自己,整个家族都可能面临土崩瓦解!随即继续说道,“若是你今日信了这个女人,明天她出去倒打一耙,就算是十万两黄金都在你孙成手里,你有几条命能花出去!”

孔成看着五爷,低声地说道,“我这里可是有八品的高手,五爷你那里最高六品,甚至也只有一个,实力相差不用我明说,我大可不必担心,我若不想让你杀她,她今日就不可能死。”

“八品?”五爷一怔,他方才刀脱手,显然对方的实力异常的强劲,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有八品到场,这种地的人现在竟然也有如此恐怖的财力,能够股用得上八品的高手,五爷心中一瘪,但是仍然强撑着说道,“难道你以为,我只会带着这三十个人到这里吗?”

“难道你以为,我只有这些人吗?”孔成笑道,“我有一个八品,就可能有两个八品!”

五爷心中慌了,但是仍然镇定地看着面前的孔成,他冷冷一笑,“你可要想好,孔成,此女出去倒打一把,你该如何?”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这就不劳五爷费心了。”孔成笑道。

他当然自认可以抓住于瓶儿的弱点,他真的不介意直接和于瓶儿来一个洞房花烛夜,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也不担心于瓶儿变卦,若是鱼死网破,她一个朝中做官的爹,定然不想要这个丑陋的名声传出去才对,想来这些人的名声比命都重要!

“好!今日你就算是要跟我杠上了是吧!”五爷冷声道,他皱着眉看着面前的孔成,深吸了一口气。

“五爷,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并且,我还能给你二成的黄金,让你不空手而归。”孔成忽然一个想法出现在了脑海之中,他继续说道,“并且,还能保证,你出了这个北山峡,不会有任何的麻烦找上你。”

“嗯?”五爷冷哼一声,这十万两黄金都到手的人,还会有如此行为?必然没有什么好事,但是既然是条生路,不放让对方说一说,他笑道,“说来听听。”

“听闻你的买卖做的也是极大,三州府之中,除了儋州之外,沙洲和沧州都有你的青楼生意,你分我两个,买你家族一条命,不过分吧?”孔成笑道。

“你!”五爷瞪大了眼睛,看着孔成。

孔成胸有成竹地看着面前的五爷,此时的他非常明白,面临抉择的人并不是他自己,而是面前的这个老人,五爷的模样已经告诉了孔成,他一语中的,对方的软肋被孔成看穿了。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天大的难度,毕竟说白了五爷他家的事儿也就是那些事儿,孔成猜一猜就能知道五爷在担心什么,五爷是做皮肉生意的,他能吃的如此之开,一方面就是这个人的八面玲珑,和官和商的关系都弄得非常不错,所以他基本上没有什么敌人;另一方面就是他的小心谨慎,他不会让自己出现任何的危险,显然若不是这十万两黄金,五爷不会让自己进入这么大的险境。

但是既然进来了,那么五爷一定会选择一个将他的受伤率降到最低的办法,而他要和自己拼杀,显然危险是非常大的,并且也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而自己开出的条件,是他无法拒绝的,毕竟这个方案,他有舍有得。

“怎么样?五爷。”孔成的笑容绽放开来的时候,显得那么的恶心。

可是五爷似乎已经没有了谈判的筹码了,他看着孔成,心中似乎有些担心。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你考虑,如果你答应我,那么马车里,你拿走两万两黄金,现在掉头就走,你我算是同生共死,若是我没有控制住于瓶儿,那么我们两个人谁都跑不掉。”孔成说道,“如果我控制住了,五爷,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的两间青楼和两万两黄金相比,你赚翻了!”

五爷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他的青楼打造下来,里里外外都算上也不过是几万两银子,满打满算,两间算他十万两银子,可是这里是两万两黄金啊,金灿灿的黄金!这就算是融了,都能给他再来两间自己的店铺没问题,所以里外里,如果这个协议是真真正正的达成了,那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如若对方捣鬼,自己就被动了。

“我如何才能相信你!”五爷将谨慎发挥到了极致,他看着面前的孔成,仍然是不敢相信。

这就是一个利益权衡的问题,五爷说道,“按照你说的,我和你达成了利益互换,我可以给你你要的东西,但是你怎么能保证,你们除了这里不会给我倒打一耙?”

“因为我现在就可以这样做,不必等到出去之后。”孔成有些失去耐心了,他看着五爷说道,“看你岁数大,我尊敬你,叫你一声五爷,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考虑的机会了。”

五爷看着孔成,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之后,才缓缓说道,“好。”

孔成忽然咧开了嘴,笑了起来。

双方达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共识,既然如此,就该是握手言和了。

范闲长出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一伙人握手言和,自己则觉得有些意思,“这帮人显然就比儋州的人要实在多了。”

“大人此话,有趣。”王启年说道,“大人啊,据我分析,这个沧州的局势要比儋州的复杂得多。”

“那还用你说,当然是复杂得多,毕竟儋州只是山匪拦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都能执掌天下了,如今现在看来,江北三洲府之中,儋州还算是清闲的营生了。”范闲道。

其实他明白,江北三洲府作为自己的第一站,见到的东西可能还是自己能够掌握得了的,若是继续向北走,很可能就是范闲根本想象不到的东西,况且沧州作为距离京都城最近的一个州府,很多的官员都会在沧州居住,所以这里的水深,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看着面前的情形,范闲并没有再做什么,因为现在的一切基本已经尘埃落定了,对方达成了协议之后应该不会剑拔弩张了,范闲看着面前的人,对着王启年和高达,皱了皱眉说道,“哎,怎么觉得非常无趣呢?”

“大人是何意?”高达问道。

范闲忽然笑道,“我们跟了这么久,看着他们谈笑风生的握手言和,是不是有点无趣?”

二人看到范闲这般的玩性,当即笑了笑,会意了范闲的意思。

瞬间三人身影闪动了起来。

远方的一行人此时已经达成了共识,五爷松开了手中的于瓶儿,于瓶儿趔趄了几步,走向孔成,孔成向前走了两步,将于瓶儿挽了一手,搂在了怀里。

此时的于瓶儿其实非常抗拒,可是她毕竟还是要活命的,所以她也不敢如何忤逆孔成的意思,只能被他得搂在怀中,随他乱摸。

“瓶儿姐的身材还是不错的啊。”孔成道,“要什么有什么,屁股是屁股,腰是腰的,不知道前面这个……”

就在孔成的手伸向于瓶儿的时候,忽然,一声风呼啸而过,正好打在了那正走向马车的五爷的手上。

五爷的手拄着拐杖,他本来就上了年纪,根本吃不住这样的一击,对方的实力又在五爷之上,若不是留手,可能现在的五爷一条腿和一条胳膊已经废了。

这么一打,五爷手中的拐杖直接脱手而出,掉在了地上,而整个人一个偏斜,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刚刚才完全安静了的北山峡之中轰然再次出现了吵杂的声音,几个人立刻挡住了五爷和孔成中间的道路,没有一点缝隙露了出来,此时的五爷已经愤怒了,他虽然没有受到重伤,但是显然对方已经出手了。

“孔成,你真的是忍不住,我还没怎么样,你他娘的就忍不住了!”五爷怒喝道。

“你别血口喷人,老子双手摸着好东西,谁他娘的有空动你!”孔成大骂,“放开那个马车,你要是敢动一步,我就要了你的老命!”

“与其在这里跟你这个狗样的玩意继续玩心眼,不如给你们全杀了!”五爷愤怒的喝到。

顿时,几瞬息之前还安静的北山峡,战火四起。

而范闲则是站在最后方,打着哈欠,憨憨地笑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