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深夜的抉择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524字
  • 2021-10-03 12:17:32

黑衣人的进攻是非常有效率的,但是他们显然对效率这两个字出现了一定的误解,他们筹备了整整一天的攻势计划,被范闲仅仅不到一个时辰的布置打的稀碎。

掌柜的安排的非常好,一个房间三四个人,他自己则是信誓旦旦的走到了范闲的房间里面,带着手下功夫最好的几个小混混,但是这一行,其实他连范闲的面都没有见到。

他进门的时候,曲涵和范若若下棋,而高达拿着剑,站在了门口,就在等着他。

三十个掌柜的训练出来的手下,对阵监察院一处的暗探再加上虎卫,可想而知战斗力的悬殊会造成的结果,范闲这边唯一受伤的就是因为光线太暗,王启年下楼的时候磕到了胳膊,擦破了一层皮。

范闲抓着掌柜的的喉咙,什么话也没有说,走出了酒楼之后,直接一把甩在了地上,那掌柜的到现在也不知道,范闲等人为什么屁事儿都没有,自己的蒙汗药可是花了三十两从沙洲的春香院里面买过来的,自己也用了不少,怎么会出现如此不灵的情况?

估计他到死,都不会知道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被摔在地上的掌柜的惊恐的看着范闲,此时的范闲就如同一个杀神一样走了出来,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功多么强,也不是因为他的手下多么凶悍,而是因为他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容和深邃的双目,一场三十多人的屠杀,这个少年似乎就如同是吃了顿饭睡了一觉一样的轻松简单。

此时的少年,身上的气质和脸上于白天中午吃完饭时候的那般嚣张跋扈截然不同。

此时的少年,冷静的如同一汪清水,现在若是让掌柜的选择,他定然不会轻易对这个面前的少年动手,而是要查清楚这人的目的,还有这个人的背景。

其实范闲早就布置好了。

在白天的装模作样就是为了如此,人的心理就是这样的,范闲越表现的咋咋呼呼,越表现的自己头脑简单,强横蛮不讲理,那么酒楼这里的人对于范闲的戒备心就会越少。

他们本来做的就是杀人放火的勾当,才不会怕在这里和你一个小官硬碰硬,杀了就杀了,抛尸荒野,谁都查不到他一个正经做买卖的人身上。

并且让他们继续没有任何多想就下手的原因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地方,就是那赔给范闲的一百两银子。

这样的人,他为了干范闲这一票,肯定要付出一些东西的,所以在他们动手之前,范闲所有的无理取闹他们都会接受,但是一定要有一个限度,这一百两银子就是一个限度的最大值,而为了夺回这一百两银子,就算是没有买家来,掌柜的也会亲自操刀干这个营生。既然决定了肯定要干,那么他就不会去调查了。

“大人,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王启年问道。

“打什么草?惊什么蛇?”范闲一挑眉,看着一旁的王启年问道。

高达也有些不解,方才范闲已经将他们的交易内容全部告诉了他们,现在高达看来,也有些不妥,他问道,“大人您方才所说,真乃是他们赌博的窝点,那么也就是说明,这里他们会常来,若是我们现在直接端了这个地方,岂不是让那些人都躲起来了?”

范闲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此时他已经有了答案了,他从高达的身旁抓起了高达的佩剑,拿在了手里,“第一,庆国天下之大我们不说出来,谁都不会知道有这些事情,如果我们永远在京都城,他们就永远如此下去,但是我们碰到了,铲除了即可。”

“第二点,你想抓住所有的赌场。”范闲冷漠地笑了笑,“你要找的,肯定不是一个赌局,而是一个赌徒!”

众人怔住了!

范闲冷漠的一剑,直接刺穿了酒楼掌柜的的喉咙,这一剑,似乎停止了许许多多的杀戮,可是终究结束杀戮的,还是杀戮。

范闲叹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了看王启年和高达,“让邓子越和曲涵在这里待着吧,六个虎卫照顾好若若。”

“属下遵命!”虎卫齐声喝到。

“哥,你去哪儿?”范若若问道。

“我?”范闲笑道,“我去和他们赌一赌。”

说罢,三人向着那马车印子出去的地方,疾驰而去。

范若若看到范闲走了之后,这才嘟了嘟嘴,不过她并不担心范闲的安危,只是这里方才杀了人,里面都是些肮脏的血迹,当然不愿意就在这里待着。

“范小姐,请移步。”一旁的曲涵说道。

“啊?”范若若一愣,“去哪儿啊?”

“马车范大人已经备好了,我们启程,去沧州。”曲涵冷冷地说道。

“沧州?”不只是范若若,甚至连一旁的邓子越都是一愣。

曲涵当然捕捉到了这个信息,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声的说道,“是的,这是大人的意思。”

范若若也没有多想,这就疾步走了出去,六个虎卫带路。

可是邓子越却是有些迟疑在了原地,直到曲涵叫他,她才回过神来,这才说道,“好,来了。”

“这个人怎么办?”邓子越有些迟疑,指着身后的马农,问着曲涵。

曲涵点了点头,“放心,与此事无关的人,范大人嘱咐过,不会伤其性命的。”

邓子越长舒了一口气,微微一笑跟着范若若的脚步走了过去之后,曲涵才缓缓地回过头,此时的院子里面只剩下了曲涵和马农两个人。

曲涵笑着对马农说道,“你走吧。”

马农这才哆哆嗦嗦的爬了过来,又是对曲涵磕头,又是叫姑奶奶的,曲涵只是冷笑了一声,看着面前的马农,说道,“想不到信阳长公主李云睿手下的八大杀手之一的茧子,这么喜欢给人下跪啊。”

话说完的那一瞬间,马农浑身一怔,再一抬头。

此时的他,气质截然大变!

目光已经变得异常阴冷了。

茧子缓缓地站起了身,趁着夜幕看着面前的少女,他的面容,再也不像是一个唯唯诺诺的马农,而是一个饱经风霜的杀手,他从后背缓缓地抽出了一把匕首,冷冷地看向了少女。

“你背叛了主子。”茧子的话,简短有力。

四下无人,只有他们两个人,曲涵的表情和神情也都变了模样,她冷峻的表情挂在了脸上,对面前的茧子说道,“背叛?何来的背叛!她抓我的家人,威胁我,逼迫我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如今你跟我说,我是效忠于她的?你的父母可曾在她手里?”

“本来晚些天,你才会死,既然你已经发现,那你活不成。”茧子冷冷地说道,就要动手。

可是曲涵并没有住嘴,继续说道,“我的父母已经被接到了京都城,在监察院的保护之中了,你觉得长公主的手再长,她能伸到监察院么?”

“那不是你能猜测的。”茧子冷漠地说着,向前走了一步。

“你们在监察院之中的探子,已经被发现了。”曲涵冷冷的笑道,“那个邓子越,不是你们的手笔么?”

“你怎么知道!”茧子脸色大变。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曲涵才释然,她憨憨一笑,“果然如此。”

“你在试探我!”茧子愤怒了。

“八品杀手,确实,若是我一个人在你面前的话,我肯定不敢如此,你当杀手,难道只用刀,不用脑子吗?”曲涵有些鄙夷的看着茧子。

“范闲和他两个护卫已经走出几里之远了,你身后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拿的出手的,况且若是你有什么强劲的武器,有动静出现,那么先死的肯定是那范家的小姐而不是我,你别忘了,邓子越就在后面的马车上!”茧子自信道,“这附近再无他人!”

曲涵摇了摇头,“范大人说的真的是对,这个世界上最好杀的人,就是自以为是的人。”

“哈哈哈,难不成你告诉我,有一个大宗师在保护你?”茧子大笑道,“受死吧!”

瞬间,脚后跟转动,一股强大的力气从他的脚底传到全身,一瞬之间奔驰到了曲涵的面前,匕首就要刺入曲涵的身体之中!

可是就是一瞬间,曲涵咬紧牙关闭上双眼的一瞬间,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她面前传了出来,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多了一个人,却又少了一个人,她侧身看了过去,茧子惊恐的躺在地上,方才抓握匕首的右手,已经断开了!

鲜血狂喷而出,一时之间无法收拾!

“你……你……啊!你……你是谁!”茧子大惊!他的情报之中,显然并没有面前这个双眼被绑住的人,他根本不知道这样的人物,如此强大的人物,就潜藏在范闲的周身!

邓子越,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五竹!

五竹站在茧子的面前,但是他的心情似乎并没有放在面前这个所谓的敌人身上,他冷冷地问道,“你为什么不躲。”

曲涵吞了吞口水,低着头,脸上的汗缓缓地落了下来,她急促呼吸声夹杂着小声的话语说道,“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死……”

“你死不死,和我没关系。”五竹说道。

曲涵一怔,这似乎是最没有人情味的话,她不敢说话了,此人的身份及其隐秘,若不是曲涵在范闲的身后,看到过五竹教授范若若的情景,现在她是不会相信,还有如此的高手在范闲的身旁。

她钦佩五竹,她更想和五竹学习!她自认比范若若更加能吃苦,自认比任何人更有恒心,更有毅力,这样的高手强者,是她从没见过的,虽然范闲已经到达了九品的地步,可是他的身上并没有五竹这般,仅仅是站在你面前,就会出现强大的压迫感的感觉,面前的五竹,给了她一股力量,好好活着的力量,她想拜师。

“大……大宗……”茧子哆哆嗦嗦的后退,可是五竹没有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黑色的铁棍,直接插入了对方的喉咙之中。

“大……大宗师?”猜测着可能说出来的话,曲涵震惊的看着五竹的背影,她想要说,可是又害怕,如同春心荡漾的少女对心爱的人吐露爱意之时的样子,可是她并非爱上了五竹,她想要学习。

似乎下定了决心的曲涵,直接跪在了地上,她说道,“我想……我想拜你为师!”

说出这句话之后,曲涵抬起了头。

面前只有惨死的茧子,再也没有那个黑袍人的踪迹了。

泪水,似乎再也止不住。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