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十万两黄金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881字
  • 2021-10-03 12:17:10

三人的谈话之中,信息吐露出来的并不是很多。

“上来的时候,东西你们都看过了吧?”掌柜的说道。

“马车?”女人用冷漠的声音问道。

“是的。”掌柜的说,“就是那辆马车里面的东西,周遭是没有护卫的,你们可以直接将马车拉走,里面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你们也不知道,这是规矩,况且,如果你们有实力处理,再加上那些人身上的全部东西,都是你们的。”

“能说的是什么。”五爷问道。

“此人身有官职,口中所言今日我毒倒的马是大皇子所赐,当然真假难断,各位自己相信与否都不干我事,此行人数并不多,并且实力并不是非常强劲的主,身旁有两个女子,穿着都是颇有家底的样子,能玩的起这样女子的人,不是一般人。”掌柜的介绍道。

“底价。”孔成似乎非常有兴趣,他直接问道,“开吧。”

“我只算实诚价,马车带马,十几条人命得我操刀,给个辛苦费,也不得让我亏。八十两。”掌柜的也不避讳直接说道。

“哦?”孔成笑道,“这八十两可有意思了,看来掌柜的没有什么把握也不敢开如此高的价出来,我们讲好,还是老规矩。”

“放心吧孔少爷,不出一半,我退一半的一半。”掌柜的笑道。

“这马车装不了四十两银子,我头给你。”说话的是五爷,“一百两。”

“五爷好手笔啊,哈哈哈哈。”说话的孔成大笑道,“五百两!”

这一次,人们彻底的安静了,范闲似乎能听得到粗气喘出来,二人应当已经有些面红耳赤。

忽然一个脚步的声音传出,是那女人站了起来,她走了几步站在了一处地方,范闲猜想,她应该在观察。

此时声音微弱,范闲要非常费力才能听得清楚,那女人应该是小声的嘀咕道,“车轮的印记很深,这马车上应当是放了不少的东西,究其重量,就算是石头也能卖个几两银子了,这么多的东西,若是听那掌柜的说起,是回乡之人,那么这里面不会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是一个穷学生从京都城买回去的特产物品一类的,这些东西,花不了这么多钱。”

听到这里,女人似乎想要放弃了。

此时的范闲才明白了他们想要做什么,也明白了他们要干嘛!

范闲叫了一旁的曲涵,低声的说了两句话,曲涵不知何意,但是仍然还是点了点头,对范闲笑了笑。

范闲这才继续听了下去。

“这一次我就不赌了,这五十两银子,掌柜的你买酒去喝。”女人几步走到了掌柜的面前,一锭银子放在了掌柜的身前桌子上,这就转身向外走了出去。

掌柜的也没有说话,似乎是将面前的银子收了起来,而那多事儿的孔成又开口说了起来,“瓶儿姐,你若是走了,可是真的没法回头了,出了这个门,再回来的话,多少银子都作废了你知道吗?”

“规矩我比你懂得多。”瓶儿姐冷漠地说了一声,“你们玩,我走了。”

说着,瓶儿姐再也没有任何的留恋,转头就要走出去,可是正在这个时候,下方的脚步声传了出来,瓶儿姐看了过去,她走到一半的路,停住了。

目光看向窗外的那一刻,范闲知道,她动容了。

此刻的范闲望向了窗外。

曲涵当然按照范闲的交代,稳稳的走到了马车的旁边,她手中拿了一个扫把,直接将马车的门帘打开来,用扫把伸了进去,假模假样的开始打扫了起来。

里面的几个大箱子露了出来,曲涵将第一个箱子打开,灿烂的黄金露了出来!

金光闪闪!

范闲淡然的一笑,紧接着听到了一个厚重的呼吸声,随之他细细听去,“这么重的东西,竟然都是黄金?”这正是那瓶儿姐的声音。

她转身的脚步传来了之后,范闲听到了一个厉声,“一千两!”

“什么?”

“喂,瓶儿姐!”拍桌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显然孔成有些着急,他直接站了起来,这一站似乎并没有看到窗户外面,但是他又走了起来,看样子是要向瓶儿姐走过去。

那瓶儿姐的脚步也动了起来,范闲如果没猜错,这个瓶儿姐就是现在拿出浑身解数也不会让面前的人看到曲涵在做什么!她立刻说道,“你别动!”

果然。

范闲冷笑。

瓶儿姐的脚步声急促,她说道,“小子,我还没出这个门,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一千两!”

“一千一百两!”跟价的居然不是孔成,而是那五爷。

五爷是个老奸巨猾的人,他肯定没有看到窗外的东西,但是他知道,瓶儿姐肯定看到了什么,才会突然翻脸,所以立刻加价,就算是他不要,也得让面前的这个女人大出血一次,才得罢手。

“一千五百两!”瓶儿姐显然已经急了,她跺了一下脚,声音不大,但是清脆。

“一千六百两!”

“两千两!”

“两千一百两!”

“三千两!”最后说话的人是孔成,他看着双方的敌对,显然明白了什么。

范闲冷冷一笑,这种暗拍还真的是有意思,赌徒的世界,他不懂,但是赌博这种事情,没人会比范闲更在行,毕竟这门手艺,范闲学习的可是千年之后的手艺,现在的技巧,不值一提。

懒得继续听下去了,范闲躺在了摇椅上,鹿死谁手已经和他没有太大关系了。

时间晃晃悠悠的到了晚上,掌柜的已经没有了白天那副素衣模样的打扮,而是穿着一身夜行衣站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面,而此时他的房间里面站着一行将近三十人,他们都穿着同样的夜行衣,漆黑的衣服遮盖着他们的脸和身体,只能看到明晃晃的刀在月光下折射出寒冷的光芒。

“事情也不是头一次办了,你们做事儿还是要再认真点,上次差点被官府抓住了把柄,这一次事情做完之后,要注意清扫的收尾,这我会跟着你们一起,明白了吗?”掌柜的厉声道。

三十多人,声音当然不敢大,他们采取了另外一个方式,微微抽出了长刀表示他们收到了掌柜的的旨意。

此时的掌柜的转过了身,对着身后的人说道,“瓶儿姐,事情已经完毕了,您的东西可以给我了。”

到底还是瓶儿姐拍到了这一次的暗赌权力,她看着掌柜的的脸,心甘情愿的拿出了三张银票,银票是内库银号的银票,这个银票是无论北齐还是庆国都随意流通的银票,权威是非常大的,况且有这样银票的人,也是非常有身份的,范闲都没有多少张这样的银票,即使他即将成为内库的主人。

一共五千两的银票,拍在了桌子上,对于这个数额,显然掌柜是早就知道了,可是如今再次看到之后,仍然是忍不住有些惊讶,毕竟是五千两银子,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一场豪赌,谁都想知道最后的结果,并且谁也没有安着好心,现在就算是那孔成和五爷不在现场,谁又能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暗中观察呢?

瓶儿姐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她能拿出这五千两银子也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至少不是什么正经家里的人,此时她心中颇为忐忑,但是也是志在必得的看着面前的银票乖乖的进入了掌柜的怀里。

马车里面的如果全部是黄金,少说十万两,十万两黄金和五千两银子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的事情,这如果是赚到了,她可是平地一声雷陡然而富,放眼整个三州府的地界了,她就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再也不会有任何人可以和她平起平坐了,到时候京都城再打点一下,官商通吃,这三州府的地界,不就是她说了算的了?

想到这里,瓶儿姐长出了一口气,“动手吧。”

掌柜的点了点头,转身带着人走出了房间。

而另外的一个人留在了房间之中,不是旁人,正是那白日里差点被范闲一刀杀了的马夫!

马夫微微一笑,对着充满希望的瓶儿姐说道,“您请跟我来。”

瓶儿姐站起了身,向外走去。

此时三层已经静悄悄的了,这里是不会收容各种各样的客人的,整个三层都只有范闲那一伙人在这里居住,其他的客人要不然就是在二楼居住,要不然就是以客满为由,拒绝入住。

而当瓶儿姐走出房间之后,掌柜的已经带人进去挨个抹脖子了,毕竟晚饭的蒙汗药再加上房间里面的迷香,没几个人能挺得住,而且经过他们的经验断定,现在的时日,正是迷香加上蒙汗药之后人睡得最死的时候。

不必有任何的担心,以往也都是如此过来的,所以瓶儿姐虽然心中忐忑,可是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败露甚至是失败,她跟随着马农,一路走到了最下方的院子里,院子里面是两个看守的人,也是他们自己的人,是用来停在这里照顾住店客人的货物的。

二人见到有人来了之后,立刻让开,没有说话。

瓶儿姐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左右看去,已经是深夜了,只有惨淡的月光,今日又逢阴天,若不是他和那马农手中一人一个灯笼,还真看不清楚面前的东西。

见四周无人,瓶儿姐立刻走向了马车,一把拉开了马车的后帘。

满马车的箱子出现在了瓶儿姐的面前,箱子能够直接装下一个八九岁的孩童,这样的大小,少说一箱子也就几千两黄金,十几箱箱子,就是几万两!这二十万两黄金的事儿,可能是真的!瓶儿姐随便打开了一辆马车之中的包厢,确实满满的都是黄金!

黄金是纯金块,上面还有内库加封的庆国字样,这是官金!瓶儿姐死死地闭着嘴,提了一口气,胸围都大了三圈,她也不能久留,当即拉下了马车的帘子,转而直接去驾驶了马车,此时的她心中格外的急切,想要立刻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马车扬长而去,漆黑的夜空下,两辆马车缓缓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马农拍了拍手,他有着极高的素养,此时的他当然也看到了那马车之中装的是什么,那金晃晃的东西,可不是一般的俗物,这东西一旦流出可就是要了命的东西。

不过在这个时候,马农忽然一皱眉,看着一旁的两个把守着马车的人,马农奇异的看了看左边的人,又看了看右边的人,马农一脸茫然的问道,“我见过你们么?为什么我觉得你们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见过,见过。”左边的人说道。

“今天下午见过。”右边的人说道。

“下午?你们不是我们的看守吗?”说完这句话的马农,已经有些紧迫的感觉了,他左右看去,心中出现了戒备。

“我们是看守,不过不是你的。”左边的人笑了笑。

忽然,木质窗户被打破的声音传了出来,一个满身是血的黑衣人,被打落了下来。

随着一声叫喊声,另外的一个黑衣人也掉了下来,他手中握着长刀,和方才那个死了的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还活着。

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他缓慢的向前走了几步,还是倒在了地上。

瞬间,一个长刀从三楼的窗户里面飞了出来,正正的插入了那还有一口气的人后背之中。

紧接着,一个翩翩公子,带着两个少女,从楼梯,缓缓走了下来。

马农惊愕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还有少年手里死死地掐着脖子,脚都离地的大汉,那大汉,挣扎着,双眼通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