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黑夜里的赌局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038字
  • 2021-10-01 11:17:40

进了房间之后的范闲,松开了二女。

曲涵有些吃惊,站在原地没有动,而范若若则是到了床边,将侍女给自己拿进来的东西放到了床上开始整理,边整理边说道,“以后谁说我哥不是纨绔我都不信的,这般做派,比那些皇宫世子、皇子都要夸张几倍,真的是释放天性啊!”

本来在下面的时候,范闲表现就让人憋着一肚子笑意,范若若这话一说出来,曲涵根本再也憋不住了,当即破嗓,哈哈笑了出来。

范闲无奈的看这俩人,自己又不好说什么,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

房屋之中的二女当然知道这是范闲佯装出来的模样,其实范闲也有这般想法,毕竟对方若劫财也好,劫色也罢,当然是将这两个女子放在自己身边最为妥当了。毕竟对方肯定不会对自己身旁的两个女子善罢甘休,作恶的想法肯定是有的。

范闲不想冒险,毕竟自己的妹妹若若也在这里,自然会处理的非常妥当。

现在就是没有事儿的时候了。

房间装修的不错,虽然比不上京都城那些非常豪华的地方,但是单挑出来说,这里还是非常不错的,作为边境小镇,州府之中的要道,这里最需要注意的就是舒适,眼下这地方就是最佳的选择。

范闲躺在偌大房间之中的摇椅上,准备休息一会儿,而二女则是到了床榻之上。

床非常的大,随意躺下,二人都不会觉得拥挤,甚至三个人都不会觉得拥挤,但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谁也没有提这个岔。

范若若更是直接退去了鞋袜,到了里面休息,将外面的部分留给了曲涵。

这一次二人说着悄悄话,再加上范若若的性格也直爽,人颇为好相处,友谊也算是增进了许多。

范闲百无聊赖的躺了不一会儿的时间,一个脚步声传入了房间之中。

登时,范闲警觉了起来,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可是睡姿并没有改变,直到那人到达了自己的身后。

此时对方也不动,范闲也不动,以不变应万变的范闲,缓缓地吸气吐气,尽量不让自己的气息产生变化,并且就在对方的气息产生微弱变化的同时,他原本点地的单足,踩踏地板上,瞬间身体升起,直接向后一个反转。

可是当看到对面人的时候,范闲连忙收回了将要打出的拳头,后方的人当即惊呼了出声。

“啊!”

“别啊!”范闲大喝。

女人后退一步,范闲空中向后翻过去,二人直接撞在了一起!

正巧在这个时候,那掌柜的捧着一百两银子已经到了房间的门口,听到里面发生的动静。

“啊……不要啊!”一个女子说道。

“不是,我先上面!”范闲声音有些急躁。

“那我不动了,你动!”女子尴尬道。

“这臭小子!”愤怒的掌柜的无不想起那两个美貌绝世无双的姑娘,他是又气又急,“好好的白菜让这玩意给糟蹋了!哎呀!”

气急败坏的掌柜跺脚生气,殊不知身旁已经站着一个人了,高达拍了拍掌柜的肩膀。

掌柜的一愣,立刻回过头来看着原来是高达,赶忙赔笑,“哎哎哎,官爷,官爷!您来了。”

“你干嘛呢?鬼鬼祟祟的?”高达明知故问,显然是假装没有听到方才他说的话。他双手傍在胸前,歪着头对着掌柜的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哪儿啊官爷!”掌柜的笑道,“这不是赔您的银子嘛。”

“这可是我家老爷那匹……”

“千里良驹,汗血宝马!”掌柜的怕他也说个没完没了,连忙解释道,“这不是给你送来了?”

说罢赶忙递给了高达,高达接过手里捧着的银子,颠了颠,重量差不多之后也懒得和他多做废话,立马说道,“行了滚吧。”

掌柜的不敢变脸,他立刻点了点头,赶忙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了。

高达知道这人并不是什么好人,况且他又有种种的迹象表明要对范闲动手,所以自己不必对他有任何好的想法才是对的,高达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进来吧。”

推开门的高达,看到了范闲一个人坐在桌子旁边的摇椅上,而一旁的二女已经拉了幔帐,午睡了。

高达立刻会意,悄悄的将门关上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间之中,到了范闲的面前,这才说道,“我方才听到那掌柜的在门口偷听,我给拦住了,这不,他带着钱来了。”

范闲抓住高达给过来的银袋子,抓在手里和高达方才一样颠了颠,这才满意的将银袋子往旁边一丢,点了点头,“明白了,看着点他们的动静,有什么情况随时回来汇报给我。”

高达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

范闲看着高达走出了房间之后,将门缓缓的关闭了之后,这才立刻站起了身子,此时,一旁床榻后走出了来了一个人影,范闲尴尬地看着面前的人,摇了摇头。

来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桑文!

桑文尴尬地看着范闲,此时的她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了,方才范闲的一击,险些让桑文殒命,毕竟桑文的实力并不高,能够在范闲发困的时候悄无声息的走到他身后就已经颇为不易了,范闲反身的一次攻击,若不是收手及时,很可能就要了桑文的命。

好在只是抓破了她后背的衣服,其他的倒没什么。

范闲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就不能下次走正门吗?”说着将自己的外套褪了下来,想要给桑文披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高达再次推开了门,“哦对了,大人,那个……”

“啪!”门瞬间再次关了上去。

范闲和桑文傻傻地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外面传出了一声尖叫。

“王哥,我跟你说!我有一个重大的发现!”

范闲一脸黑线。

好算是自己藏了一会儿,他躲在了房间里的隔间等了些许,直道范若若跑过来叫他的时候,范闲这才从房间的隔间里面走了出来,面朝前看去,此时的桑文已经穿上了范若若的衣服,在房间里面坐着,等范闲出来的时候,她和一旁的曲涵一同站了起来。

范闲出了口气,没说什么,走到了桑文的面前,“怎么突然跑来了?”

桑文这才尴尬地对范闲说道,“大人,让你受惊了。”

“没事儿。”范闲摆了摆手,坐到了一旁。

“是言大人让我来的,这是给你的东西。”桑文说罢,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范闲。

范闲平稳的接过,也不避讳上面绝密的两个大字,就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信封,信纸只有一张,他抖了抖,紧跟着打开了信纸。

信纸上面只写了两个字。

沙洲。

“这还写上个绝密是吓唬谁呢?”范闲撇了撇嘴,看着这两个字陷入了沉思。

过了半晌,范闲直接将纸条投入到了火盆里面连同信封一起,烧了个精光,忽然转头看着桑文,“就送信?没有让你多做什么事情吗?”

桑文摇了摇头,“只是就送这一封信,并没有交代其他的任何事情。”

“且先下去休息休息吧,这里距离京都城也得有十几日的路程,我差人送你回去。”范闲说道。

桑文也知道自己现在坐镇抱月楼,就是京都城监察院最大的信息中心,她没日没夜在那里蹲守,得到了的情报可以说是不计其数,桑文也开始爱上了在抱月楼之中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对她无疑是一种巨大的锻炼,并且还乐在其中。

“下臣明白。”桑文仍然是原路返回,并没有惊动前门的人,毕竟她马上就要离开了。

桑文走了之后,范闲一人并没有多做什么事情,就是在房间里面看书,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范闲一直在房间里面安静地听着那些人的谈话,似乎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所以他也是半听着,半休息,直到一个敲门声响起的时候,范闲才忽然注意到了,一个新的声音传入了耳朵之中。

“咳咳……”咳嗽的声音是范闲从来没有听过的,他皱了皱眉,这个声音并不熟悉,只能继续听下去,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五爷?”掌柜的声音出现了,随后是椅子的晃动声音,看来此人的身份应该是很高的,既然又叫了爷,又站了起来,掌柜的对于此人还是显得非常尊重。

那被称为五爷的人走了进来,似乎找了个地方坐稳当了之后,又咳嗽了两声,才开始说话,“咳咳……掌柜的,货怎么样?”

“上成品,至少是个官儿!”掌柜的笑声说道,“五爷您来了,这局子可就大了,怎么想起今儿个来呢?”

“嗨!”五爷叹息了一声,“这不是昨个出来,和那沙洲城的几个好友出来喝了顿酒,也是接风洗尘的高官,儿子高中了春闱榜眼,可算是个名儿响彻整个沙洲回来了,所以作陪,喝了几斤酒,正巧路过,听得道上放出来的风,今日你有局儿,我这不就来凑凑热闹么。”

随后五爷又补了一句,“这人老了,就是爱热闹啊。”

“五爷哪儿的话,您年纪不大,身体硬朗,不能言老啊!”掌柜的和五爷大笑道。

二人又寒暄了几句,这忽然又进来了一个人。

“哟,我见闻谁在这儿呢,这么大杀气,原来是五爷。”进来的人年纪似乎不大,但是说话口气倒是不小,“五爷今儿个盘缠带够了吗?别像上次一样,三个雏儿的钱都没有,还得一家老小给您送,送来了贵夫人又是一脸不高兴。”

“我说是谁呢,从外面就闻到一股臭气,口中如粪坑里的屎一般的肮脏!”五爷懒得和那人置气般的冷哼了一声,“那三个雏儿没意思,早就扔在你家田里了,估计现在都已经被你家人吃在嘴里了吧?”

那人显然有些生气,他傲气道,“五爷,您这嘴不饶人,我可是知道的,不过我家老爷子说,他早已经不打呼这地界儿了,让给我了,说是现在就是我们这些年轻的小孩子来这儿打玩打玩,他老人家,早去大局玩了,谁还在如此小局霍霍?”

听到这里的范闲皱眉,这是一个局儿?所谓的局儿又是什么?难道是赌桌?他们要在这里赌什么?想了半天的范闲都不得所以,只得好好地听下去。

“今儿三个买主?”忽然那年轻一些的人问道。

“是的,孔少爷,还有一位。”掌柜的说道。

孔少爷并没有问是谁,根据范闲的推测,掌柜的见到那所谓的五爷出来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五爷回来,所以按照这样来推断,那么今日的三个买主,应当是谁都没有提前知会,但是名额似乎已经是定了下来。

三个买主的事情,是大家提前都知道的。

“来了。”随着脚步靠近,第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是那个孔少爷,就此可以推断出,孔少爷至少是一个习武之人,实力能够听到这个脚步声,至少也在四品往上。

缓缓走了进来的人,打开了门,他的脚步声很轻,范闲推断出来,这是一个女人,女人飘柔的坐下了,身上有些丁零当啷的声音,缓缓出声,“有礼了。”

“今儿什么风啊,吹得动五爷,也算是我孔成见识过了,居然连瓶儿姐都来了,真是让人欣喜啊。”孔少爷笑道,“掌柜的你不地道了,五十两银子的名额,来这么大的人物,你让我怎么玩?”

“哎。”掌柜的赶忙说道,“既然是盲猜,我也不知道来的人会是谁,孔少爷您这么说我,就有点让小的难做了。”

“好好好,你也就是个攒局儿的,我也不为难你,来来来,先说吧,这一局,咱们怎么玩?”孔成懒洋洋的说道。

“这一次,就是全盲了。”掌柜的说道。

“有趣!有趣!全盲我喜欢。”孔成拍手叫好。

“全盲好久没出过,怎么,掌柜的有好东西?”五爷问道。

“那当然。”掌柜的声音,邪恶无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