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上路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6105字
  • 2021-10-01 02:00:01

范闲的车队,缓缓地驶出了儋州城的地界,这一次他的路线非常的诡异。

按照路程图来说,出了儋州城直向下边走,也就是往南边走就会路过衢州境内,到达江南,若是一路向西,则是路过沧州境内,直接进入沧州城的范围之内,而向北进发则是路过水路到达沙洲的境内。

可是范闲偏偏走了个西北方向,随意的一拐可能要么就是进入了沧州城,要么就是进入了沙洲城,这无论怎么走,都是范闲随意之间的决定,所以旁人想要猜到范闲的想法,还是比较难的。

范闲就是故意而为之,他的想法非常的多,并且此时的范闲也在猜,猜测很多的东西,比如说长公主李云睿下一步的动向,还有其他的情况,在得到情报之前,范闲并不会轻举妄动。

一行车马走到了郊外的一个酒楼前面停下了。

酒楼并不是破败的样子,从外观看去,里面应该还算是比较舒适的,外面有茶摊,提供路过的行脚商和赶路的人饮茶喝酒,吃肉划拳。范闲等人的车马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所以旁人看过来,肯定是不知道范闲这一行人到底是来自何方,去向何处。

所以范闲等人也没必要隐藏什么,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将车马安顿好之后,高达给了马脚房的老奴一些钱,给了上等的马饲料,几人收拾好东西,将货物搬了进去,范闲带人这才走下了马车。

几人陆陆续续进入了酒楼,发现这酒楼才是真的不一般,里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竟然一时之间和抱月楼的景象有些差不多,不过这里显然不是青楼,只是人声鼎沸而已。

范闲带着范若若、曲涵、王启年和高达坐在了一张桌子上,其他的人则是分居旁边而坐。

满满三张桌子被范闲等人坐满了之后,范闲这才喊道,“小二!”

“来咧您呐!”一个火急火燎的人跑到了范闲的面前,这小二头戴着一顶帽子,肩膀上披着一个毛巾一样的擦拭布,一过来赶忙给范闲等人将面前的桌子擦拭了起来,边擦拭边问道,“几位客官,来点什么啊?咱们小店的特色绝多,有沧州的野鹿,儋州的鱼肉,沙洲的桂花酒,还有京都城的佳酿,您看您几位来点什么?”

范闲则是随便喊了点沙洲和沧州的熟食,并不想吃野味,又要了几壶酒,这才言语给其他的三桌人也上同样的菜色。在小二缓缓向后走了过去的时候,高达和王启年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

“这是黑店吧。”高达低声的和范闲说道。

范闲平稳的喝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自然的举动他,他缓缓的将茶水放下之后,这才说道,“我们已经被盯上了,不出所料,马应该动不了,他们下了泻药。”

说罢之后,他忽然喜悦的转了转头,看似是要和范若若说些什么,实际上是环顾了一下整个酒楼,观察酒楼的环境布局。

酒楼三层高,有吃喝的,有耍钱的,有住店的,显然这酒楼,二三层都是可以住人的,上面也有吵闹声,但是声音并不是很大,范闲聚精会神的听着,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队人油水是真的厚啊,掌柜的!”说罢声音直接传入了耳朵之中,范闲分不清楚说话的人是谁,但是他明白,说话的定然是店里面的伙计,但并不是刚才那个店小二。

“嗯。”一个中年的声音传了出来,底气十分的硬朗,他低着头说道,“这一队人的武装还是十分精良的,但是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接应的人,马车我也看过了,人坐了一车,后面的两个马车皆是货物,看来带的东西也非常的多,应当能盘个好价钱出手,今晚上就找主,入了夜行动。”

“是,掌柜的,我这就去联系卖家,他们若是不住店怎么办呢?”另一人问道。

“这我早就想好了,门口的马农已经将他们的马吃的饲料之中,加了些料,等他们吃完了这顿饭,就会发现马已经行不了路,拉稀拉肚的马匹是查不出来原因的,毕竟让马匹出现问题的原因有很多种,所以他们不会有任何的感觉,既然马不能动,所以只能在我们店里面休息,这样一来,我们不正是有了动手的时机?”说话的人哈哈大笑,“这个买卖抽点银子,我们又不怕什么,况且这一段时间儋州城的山匪已经被完全被占据挖空,既然这么大事儿发生,这些行脚商和货运的差事当然以为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动手,我们来一个反其道而行之,岂不是让对方正中我们下怀?”

“还是掌柜的高明,眼力劲是真的足,一来之后立马就能看出对方的实力和车马上的东西,还能直接看出对方的实力如何,光是这点眼力就不是旁人能够足及的地方,看来我等还要继续和掌柜的学习啊。”一人拍着彩虹屁说道。

“哈哈哈哈。”那掌柜的大声的笑道,“若是如此,你还是不够实力,你可能看出那领头之人是什么人吗?”

“领头之人?掌柜的说的是那锦衣少年?带着左右二女的俊俏公子吗?”另一人问道。

掌柜的点了点头,“你们看他是为何人?”

先前一人沉默了片刻,笑道,“我认为只是一个二世祖罢了,带如此多的女眷,定然是担心路途寂寞,恐怕是家中命不可违,出来送货,兴许是要结婚的某个城中高官之女的联谊所准备的,看这面相,也不是个长命的人。”

几人大笑,接着那掌柜的又问道,“你来说说。”

“我的看法则不尽相同了,我认为此人乃是春闱高中的学士,分配完毕之后返乡做官,车队并无标识,则可以看得出来此人行事低调,并且从身边的两个女子可以看出,此人虽然怕惹事,但是仍然色迷心窍,我们可以从这一点入手,晚上配合买主,攻其不备。”另一人道。

那掌柜的大笑道,“说的不错!”

“掌柜的你来说说,此人到底是何人?”一个从来没有说过话的声音问道。

那掌柜的则是笑道,“此人乃是官场之人不假,并且此人物力还是有一定能力的,他进入我们酒楼的步伐和其他人都截然不同,我想差不多是有一定境界的人,但是实力并不算高。”

“况且,此人的身份并不是非常的高,你看他的护卫并不是我见过的那般达官贵人身旁的护卫,贴身的其中竟然还有一个是没有带刀的,你可知道没有带刀的护卫是官员之中护卫最为低等的人?”掌柜的笑道,“况且那些护卫穿的也都不是高档的虎卫所穿着的金盔银甲,或者是银盔银甲,这样的护卫并不是高等官员享用的,所以我断定,此人并不是状元郎,或许也就是个探花榜眼而已,去做下等地的父母官。”

“掌柜的所言极是,我听闻儋州城的知府大人似乎被抄了家,这人可能就是要去儋州城任知府的人。”另一人忽然道。

“哈哈哈哈。”掌柜的自信的笑着。

范闲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才收回了自己的听力,睁开了眼睛。

这几个人看来做的买卖是挺有意思的买卖,范闲听了几句,感觉这些人就是要将自己卖给周遭的人,但是到底要卖什么,怎么个卖法,范闲并不知道,只得是等着晚上看了,毕竟现在范闲想走也不可能的了。

“大人,我感觉不对劲。”王启年低声地说道,“那店小二肩膀上的那条毛巾下面有血迹。”

这一声说完之后,二女全部都震惊的看着范闲,她们不可思议的表情写满了整张脸,可是范闲仍然稳如泰山的坐着,他没有一丁点不自然的表情,面色淡然地笑着对桌上的人说道,“我都没有慌,你们慌什么?吃饭。”

说着还没等众人反驳,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声音,说道,“来了来了!您的三桌上菜咯!”

不只是一个店小二端着形形色色的菜上了桌,而是四五个人,看来这个店里面的伙计还是非常多的。

菜放满了桌子,范闲看着桌子上的菜,想也没有想,直接一筷子下去,吃了起来。

“大人!”

“哥!”

几人着急了起来,但是仍然不敢露出声色,声音没敢放得太大。

范闲左右看了看,鄙夷的笑道,“你们怕什么,现在若是把咱们药倒了,还药我们的马不就是多此一举了吗?更何况,对方若是在菜里下毒,那这么多的客人怎么办?若是这么多的客人都是他们的人,那他们何必在菜里下毒呢?这么多人,一人一巴掌都够收拾咱们的了,所以他们没必要在这菜里下毒。”

几人看着范闲放心吃了进去,说是暗自惊讶也是正常的,可是范闲吃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况且大家都知道,范闲是吃毒长大的,这菜里有没有放毒,他当然能感觉得出来,若是有毒,范闲肯定不会让众人去吃的。

这一次,曲涵再次对范闲更加的仰慕了,面前这个少年表现出来的是不同于这个年龄的稳重,而且心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最重要的当然并不只有这些,而是面前的这个人敏捷的思考能力,他对于任何的事情,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判断出危险的深浅,然后做出相应的判断,并且能够直接拿出一个应对的方案,这个少年做局的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样的统筹能力,超出常人所能理解的极限!

她想的没错,范闲已经有了完完全全应对发生任何可能的方案,他对于即将要发生的事情竟充满了期待,毕竟这个客栈是占着三州府之内的要道,范闲当然明白的是,既然自己已经背着尚方宝剑出来了,那么斩贪官杀土匪的事,肯定不可能要躲要避,碰都碰上了,就要查清楚看明白这是个什么魔王窟妖王洞,里面到底是活佛还是鬼王!

一行人酒足饭饱后,才摇摇晃晃的从里面出来,范闲当头先行一步,带着众人出来之后,走到了马农的身边,大声说道,“我们的马儿呢!”

“哎哟!哎哟!您可算来了,大爷!”说着,马农走到了范闲的身旁,急赤白脸的大声叫道,“您的马儿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还是吃坏了,这……这我好生照料,吃的都是上好的马草,可是……可是偏偏,您看咯!”

范闲一把推开那马农,大步走到了自己的马旁边,他们的队伍,有十六匹马,其中的五匹此刻已经跑肚拉稀,站都站不稳当了,马腿一直晃荡,后面不住的拉稀出来,靠在墙边,奄奄一息。

“这是怎么弄得?”范闲皱着眉,直接提起来了马农,“你他娘的怎么连个马都喂不明白?啊?你知道爷爷我是谁么?老子的马你都喂不明白,你信不信我把你挂在我千万两黄金的马车前面,当时骡子遛一遛!”

显然范闲是故意夸大其词在这里做样子,范若若看着范闲,可是真像极了刚刚得势的父母官的模样,一派威武霸气的嘴脸。

“这位大人!”忽然一个声音过了几人的耳畔,范闲一回头,张牙舞爪的看着来人,似乎要生吞活剥的他,厉声道,“你他娘的又是哪根葱。”

话虽如此这么一说,可是范闲一听就能听得出来,这是方才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楼上谈话的四人其中的一人,但是并不是这酒楼的掌柜的,应该是没有去找所谓的买家的那人,这人应当也是店里面的伙计,现在出来,就是来打圆场的。

“小的并不是农忙之物……”那人一愣,没想到范闲说出这么一句话,将人比作葱蒜,他也是第一次听,但是不敢忤逆范闲的做派,便委屈的说道。范闲听完这个话差点笑出了声,不过还是忍住了。

“小的乃是这饭店的主家,路过此地要出门收货,听到了大人和马农发生了争执,这才来看看。”那人说道。

范闲一挑眉,哈哈一笑,“这马,你们准备怎么赔,这可是汗血宝马!”

“什么是……汗血宝马?”那人一愣。

“小小的狗奴才,野人一个!”范闲怒骂道,“汗血宝马都不知道?我这马儿乃是西锤边关,当今我庆国大皇子征战沙场多年的宝马,乃是当今世上唯一的一匹千古良驹,日行千里,驰骋天下,你这给我喂这样!该当何罪!”范闲指着来人的鼻子怒道。

范闲心里也明白,他纯属扯皮,大皇子送的千里良驹你用来拉马车?脑子有病的人才能相信,不过他就是要如此的夸张,对方才能知道,范闲是在装腔作势,才会小瞧他。

来人当然也明白范闲在夸大其词,什么大皇子,什么汗血宝马,都是编出来的套子,无非是想多坑点儿钱,可是话里有话的范闲,早就把明面上的东西丢出来了,方才的话中,来人已经听见了范闲马车之中的千万两黄金,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如此一来更不能放过范闲等人,对方人多势众,强留是不可能了,如此一来,只能智取,那人尴尬地笑了笑,对范闲等人说道。

“大人,这这这……这如此良驹,小店是真的赔不起啊!不如大人稍微等候,我去叫掌柜的出来和您说!”来人低声下气,范闲也不会得寸进尺,毕竟还要和对方过招,当即说道,“你们掌柜的来了,这也是千里良驹,汗血宝马,别说我不放过你们,你们要是知道老子是谁,都他妈得掉脑袋,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您等着!”说罢,来人立刻拔腿就跑,转身进入了楼宇之中。

高达则是看了一眼范闲的眼神,立刻抓住了马农,“老头你别想跑!”

“小的没想跑啊大人!”这马农快哭出来了。

范闲立刻让高达松手,看着就行了,别一会儿给这老头吓得全招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范闲提了一口气,担在胸口,气息外放,听力浑然大增,跟着那脚步声就上了楼。

“掌柜的啊,这人果然如你所料,漫天要价,说他的马是什么汗血宝马,千里良驹,还说是当朝的大皇子所赐,猪马牛全让这小子吹到了天上去,你再不下去看看,这酒楼他都敢要!”来人大叫道。

掌柜的似乎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好,我这就跟你下楼!”

过了片刻之后,范闲舒了一口气,这人也匆匆忙忙到了范闲的面前。

来的掌柜人高马大,身材肥硕不说,还有胸毛,若不是一身的长袍,范闲觉得面前的人可能才是山匪,那儋州城知府的儿子倒像个掌柜的。

“哎哟,大人啊!大人啊!”那掌柜的出来就带着哭腔,佝偻的身子一点不敢表现的比范闲身材高大,他弯着腰走了过来,痛哭流涕,“这该死的马农,在我们这儿当了十余载,从没出现过这件事情,近几日他儿子吃喝嫖赌,身体不佳直接给走了,近几日脑子也不清楚的厉害,这不是给您办了错事,这家伙已过花甲,老不当活,您别怪他,有事儿冲着我来。”

范闲一挑眉,看着面前的掌柜的,这几句话像个江湖人,但是现在的范闲可不买他的帐,冷哼了一声,鼻子快顶到了天上,大呼道,“他奶奶的,死老头子我可不管,你们谁赔老子的千里良驹,这可是当朝大皇子所赠的汗血宝马,日行千……”

“大人,您开个价。”掌柜的懒得听范闲废话。

范闲一愣,也没跟他计较,既然谈到了价格,那他当然是非常开心的,当即说道,“这千里良驹,百年难得一见,这样吧,给我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掌柜的一惊。

范闲也没有胡乱要价,这一百两银子正好是个坎,也算是范闲最后确定面前这一伙人到底是什么行当的人。

毕竟一百两银子,在普通的落户人家之中,吃了三年五载的没什么问题,若是买卖极好的饭店酒楼,一年八十两一百两的入账也算是合乎情理,所以范闲这一要,就是要了对方好好做营生的一年收入,可是若是对方并不是一个好好做营生的人,这一百两可就是小数目了,毕竟截杀个商队,凭空收入就是几百两,分下来,谁也掏得起。

“怎么?试试你官爷的刀吗?”听到一百两雪花银的王启年都坐不住了,当即一步上前,抓起了高达手中的长剑,抽出来就指向了那掌柜的。

掌柜的慌忙后撤几步,假意没有站稳,实则他已经预料到了王启年的剑路,不会出事儿。脸上慌张仍然还是做得非常到位,他双手竖在身前,立马说道,“各位官爷饶命啊,饶命啊!给!给!一百两!”

范闲这才冷哼道,“这还差不多。”话音落下,伸出手来。

掌柜的这才憨憨一笑,“大人,这一百两银子也不是小数目,你容小的去凑凑?这样,今日大人所有的人在小的店里住宿,分文不取,您可尽管住着,到啥时候您的马儿能奔跑……”

“日行千里!”范闲强调道。

“啊啊啊啊,日行千里之时,您再整装出发,这几日吃住的费用,我全包了,晚些时日,我会将银子送到您的手上。”掌柜的当然想要拖延,毕竟这一百两银子还是不能掏出来的。

“我给你一个时辰。”范闲说道,“老子住下了,我给你一个时辰,银子送不来,老子就从里面开始砸,砸到你能把银子送过来为止!”

“哎!好嘞!好嘞!”掌柜的敢说不?当然不敢,这赶忙是请范闲等人进入了酒楼之中。

范闲等人上了楼,做派依然非凡的霸气,左手搂着曲涵,右手搂着范若若,大脚一踹门,进入了房间之中。

那掌柜的恶狠狠地看着范闲的背影,“老子得让你把这一百两纹银全吐出来,杀了你个龟儿子!”

“你说啥?”高达刚巧走了过来。

“没没没,大人请,大人请。”掌柜的脸色一变,连忙陪着笑。

高达搂着王启年,扬长而去,进了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