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深宫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036字
  • 2021-10-01 01:59:13

庆国最近的深宫中,可算是平静了几个月,此刻的月光洒在宫廷的石子路上,守卫们坚毅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疲倦,一排一排巡逻的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扫视着各个角落。

太后并没有休息,破天荒的是,今天晚上皇帝陛下并没有在御书房里面坐着看书,而是到了后宫之中陪着自己的母后赏花。

“怎么了?想念后母了?”太后看着皇帝陛下,问道。

皇帝笑了笑,“朕和后母情深意切,当然甚是想念,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后母不得在深宫之中安度晚年,这才分隔两地。”

“没有想要召回来的意思?”太后闭目养神,平心静气的问道。

皇帝看着太后的面容,手中正在摆弄着面前的茶具,周遭的宫女太监站了二三十个人,他们低着头靠在了一旁,大内太监总管洪四庠站在太后的身侧,卑躬屈膝,太后闭着眼,他也没有睁眼。

想了想,皇帝这才说道,“已经差人去办了,回来之后,也不住在宫中,就居住在范建的尚书府之中吧。”

“这样就有理由,再加虎卫给范闲那小子了,是吧?”太后说道。

皇帝面色微微一侧,看着太后,“母后对范闲不满?”

“倒也不是。”太后长出了一口气,“只是哀家觉得,这小子的成长速度有些快了,他既不是皇亲,也不是什么重臣之才,可是你偏偏给他把所有的路都铺得好好的,这般行径,哀家看着无所谓,可是下面的人,多有不服啊。”

皇帝站了起来,他看着明媚的月色,忽然问道,“洪公公出过宫了?”

洪四庠立刻遮蔽了一下自己脚上的泥泞,可是显然皇帝已经看穿了,这才低声的回道,“奴才出宫办差,刚回来不久。”

“啊……”皇帝会意,没有问下去。

沉默了片刻,才再次出现了说话的声音。

“今年春时节日除夕,叫云睿回来吧。”忽然之间,太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可是皇帝的表情,丝毫没有任何的动容,似乎他早就知道,太后要说这句话的意思,如今说了出来,也没有什么意外的地方。

沉默了片刻,见皇帝并没有说话,太后便又补充了一句,“都是我儿,出去太久,哀家如今年纪大了,这也甚是想念……”

“哀家累了……”低声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皇帝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原地,径直走向了那长长的甬道,没有回头看一次身后。

太后虽然不悦,可是也没有说什么,她喃喃的说道,“这般不言语,似乎便是答应了。”

“陛下深思熟虑,但是仍然没有违背太后,想必是同意了。”站在一旁的洪四庠这才说道。

“那件事情,办得稳妥了吗?”太后睁开了眼睛,看着洪四庠。

洪四庠点了点头,“信送出去的时候,奴才跟着送信的人,一同出去的,那传信人,是曾经儋州城范府的一个管家,后来因为做错了事情,被范老夫人打断了双腿丢在了渔船上,可是他并没有和宜贵嫔断了联系,反而一直在被操纵着。奴才看到此人之后,直接投湖,见死透了,这才离开的。”

“好,宜贵嫔呢?”太后问道。

“在您的寝宫里等着,一步未曾离开。”洪四庠答道。

太后点了点头。

随后一声叫喊,“太后!起驾!”

“回宫!”

“啪!”洪四庠的手打在宜贵嫔脸上的时候,对方没有撑住,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惊叫了一声之后,满面泪水的直起了腰,捂着脸,看着太后。

太后温柔的喝了一口茶,那老气横秋的脸上尽是平静,转头看向面前的宜贵嫔,继续问道,“这是哀家最后问你一次,你和那管家是什么关系?”

眼看已经藏不住了,宜贵嫔只有说出来,才能活命。

她跪在了地上,大声的说道,“太后,回禀太后,那人便是臣妾之前的心腹!”

“在儋州城范府,做什么?”太后继续问道。

宜贵嫔的眼神之中有些躲闪,她低着头,颤抖着说道,“回……回禀太后,是……是用来陷害……陷害范闲所用!”

“你不知道,他是婉儿的夫君?为何如此?”太后显然声音之中有些愤怒了。

“我……正是……正是因为知道,他……他是婉儿的夫君,臣妾才要……才要如此!”宜贵嫔似乎豁出去了的样子,她看着太后厉声道,“第一次我想要直接杀了范闲,一个原因是因为他要接手内库,我受长公主殿下所托,安插人手进入儋州城范府之内,想要杀了范闲。”

“第二次,范闲在京都城包月楼的所作所为,天下皆知,和臣妾的孩儿已经是鱼死网破的状态,臣妾的孩儿对他恨之入骨!此人不死,若是成功将接管监察院和内库,将来会对臣妾的孩儿大大的不利!”

说完了之后,宜贵嫔长出了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太后,再也不敢说一句话。

太后冷漠地看着宜贵嫔,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缓缓地说道,“若是以后再胆敢私自涉及后宫之外的事情,染指朝政,哀家必然让你尝尝这后宫的刑罚!你可知道?”

“臣妾知道!臣妾知道!臣妾不敢!还望太后谅解!臣妾这也是爱子心切,不得已而为之!”宜贵嫔说道。

太后这才点了点头,“你放心去吧,我保你和三皇子,不会被范闲左右。”

“臣妾……臣妾遵旨!”宜贵嫔赶忙落荒而逃,她急匆匆的退出了太后的寝宫,跟着两个侍女丫鬟走了出来,这才一路回到了自己寝宫。

寝宫之中她支走了所有人,从袖口之中拿出了一封书信,这封书信上面所说的所有内容,竟然和方才她和太后说的话,一模一样,她看到四下无人,立刻将信丢在了一旁暖手的火炉之中。

火冲天,光芒四射。

监察院的标记,消失在了火光之中。

最后燃烧的,是范闲这两个字。

木讷的目光闪烁在宜贵嫔的脸上,过了半晌,才笑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