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别出心裁的礼物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718字
  • 2021-10-01 01:59:27

“这样?”范若若一惊,看着面前的五竹。此时的范若若双手向前平举,双掌伸出。

五竹点了点头,拿着那根漆黑色的铁棒上抬了一下范若若的左手,“保持。”

“多久?”范若若问道。

“明早。”五竹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范若若,冷声地说道。

范若若吃了一惊,看着五竹,她的表情是非常的不可思议的,可是并没有说什么,她咬着牙,目视前方,可是现在的她根本无法持续多长的时间,所以还没等五竹绕过三圈踱步,她的臂膀就又再次放了下来。

“你不如范闲。”五竹并没有强制范若若做什么,而是淡然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哥哥那么厉害,我不如他也是正常的事情。”范若若有些赌气的说道,她咬了咬牙,虽然她不服输,但是显然她坚持不了多久。她再次将双手举了起来,马步扎稳的时候,五竹叹息了一声。

“有什么可叹气的呢?”范若若问道。

五竹摇了摇头,“你说,你练功是为了,不嫁给你不想嫁的人。”

“是的!”听到这句话之后的范若若似乎又鼓起了一股气,可是这一次,她仍然没有坚持多久,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她再次放下了手臂,而且这一次是满头大汗的放弃了。

五竹看着她这个样子,摇了摇头,“你放弃吧,回去嫁人吧。”

“不可能!”范若若根本没时间擦汗,她看着五竹,皱着眉,“我宁愿去死,都不会嫁给我不喜欢的人!”

“那就去死吧,简单些。”五竹说道,“不过不可以让范闲知道,他会不高兴。”

范若若怔怔的看着五竹,“为什么会这样说?”

“感觉你不是很想,去练功。”五竹叹息道。

范若若不解其意,看着五竹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这才叹息了一声,“哥哥说送我去北齐,让那个叫苦荷的教我,我以为哥哥身边的五竹叔会比较厉害一点,原来还不如那苦荷……”

“苦荷?”五竹看着范若若问道。

“是啊,听说是一代大宗师,非常的强。”范若若一脸欣喜若狂的向往写在脸上,“这一次苦荷开山收徒弟,我一定也要去,说不定就能成为苦荷大师的关门弟子。”

“你听错了。”五竹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听错了?”范若若看着五竹,不解的问道。

五竹看了看范若若,冷漠的说道,“一代大宗师不错,非常的强听错了,苦荷的实力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厉害。”

“那起码……比你厉害!”范若若鄙夷的说道。

“何以见得?”五竹皱了皱眉,他似乎第一次听人如此说自己。

范若若边走边喜悦的说道,“呐,第一点,传闻海棠朵朵当年就是一个采药的姑娘,勿入深林之中见到了苦荷大师,然后被苦荷大师收入门下,这才培育出来了一个北齐的圣姑,一个当今世界上最年轻的九品上,甚至比我哥哥都要厉害!”

其实五竹并没有表情上那么的冷漠,反而在他的心里,打架或许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打架的结果就是证明自己要比别人强,他不但享受这个过程,更享受这个结果。

五竹看着范若若,并没有说话,似乎将情绪都带在了那双旁人看不到的双眼之中,他看着范若若,站在原地,忽然冷漠的说道,“手太高,马步扎稳。”

范若若心中窃喜,这才再次站稳脚跟,标标准准的扎稳了马步,向前伸出双手。

而在后面密林之中的范闲和王启年,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二人一句话都没有说,退了出去。

走出密林之后的范闲和王启年,脸上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解。

“若若小姐的意思是不想去北齐?”王启年疑惑的看着范闲。

范闲摇了摇头,“若若想做什么,我还不知道,不过她想做的,我都会尽力的支持她去做,我不希望她有任何的顾虑。”

其实范闲的想法很简单,苦荷开山门只是一条路,还有千千万万条不用范若若回京都城的路可以走,无论她怎么选择,范闲都会由她去做,所以现在发生的事情,既然范若若没有事儿,范闲就不必多虑,和五竹叔学习并不是坏事。

毕竟自己也是五竹叔教出来的,方才看到范若若的那般样子,他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当年的自己不就是这样被五竹叔一点一滴,一天一天的虐出来的么,回想起当年被直接扔到了悬崖下面,现在的范闲浑身都还是抖一抖呢。

二人说说笑笑也就快走到了儋州城范府的门口,行动十分的缓慢,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不一会儿确实有人来了,高达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到了范闲的面前,这才说道,“大人,没问题了。”

“看着送出去的?”范闲问道。

“看着亲手写,看着亲手送出去,我还安排了一个小兄弟跟了过去,中间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高达肯定的点了点头。

范闲长舒了一口气,“啊……这样等着就好了,过两天就是奶奶的寿辰了,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儿,就安安分分的做好警戒工作吧,听说父亲大人这几天就要到了。”

“是!”

“是!”二人齐声说道。

范闲摆了摆手,这才进入了范府,夜深了,也要休息了。

因为过了范老夫人寿诞之后,林婉儿就要奉庆国皇帝陛下的旨意回京了,所以这一段时间,范闲也就成天和林婉儿腻歪在一起,二人卿卿我我,基本上不分离,范闲和林婉儿乐在其中,但是林婉儿则更为担心范若若,不过在范闲说对方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算歇了心。

大寿的前一天,范建才匆匆进了儋州城,一路的骠骑护卫军,血红色的马带着血红色的军队浩浩荡荡的驶入了儋州城,这一派头无不是万众敬仰之色,他一直藏在轿子里面没有露头,直到到达了范府之后,范建才出来。

脸上一脸喜悦的范建大步走进了儋州城范府的那一刻,所有的护卫军脸上都出现了一丝欣慰的笑容,毕竟王牌禁军来了,他们的任务肯定是要轻松了很多了。

范闲和范府的一干人等全部在门口迎接着范建,这老头现在是威风凛凛。大摇大摆进入了房间之后的范建,受到众人礼拜,范闲和范若若并排而立,身旁还站着林婉儿,他们的前面则是柳如玉,柳如玉微微作礼,迎了上去。

“老爷。”柳如玉看着范建,走了过来。

范建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儿子范闲的身上。

范闲和林婉儿一起作礼对着范建说道,“爹。”

哈哈大笑的范建,这才算进了范府的门。

不过好景不长,刚进门没走几步的范建,才将将踏足到了前厅,就被范老夫人抓到了内堂,关上了门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声音很大,范闲和林婉儿只好怀着悲痛在外面听得起劲。

老夫人也算是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毕竟生生从自己身边抢走范闲的就是面前这个老头,所以当范夫人怒骂范建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敢进去说什么,毕竟是范家的主人和范家的主人之间的事情,其他人没有资格去掺和。

安排范建住在了范府之后,范闲也没有闲着,毕竟对于寿辰即将到来的范府布置,他还要继续监工一段时间——

范老夫人在簇拥下,满心欢喜的过了一场自己的寿诞,而范闲则是长孙,所以他也逃不开被众星拱月的宿命,门口堆满了贺礼,在寿诞结束之后,范闲将范老夫人送回了房间休息,不出所料,范若若人又找不到了。

别说,这范若若和范思辙倒是还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样儿,要不是之前范闲看到了范若若和五竹在一起待着,还真的会以为是范若若又在儋州城为了逃婚闹出了什么名堂来。

“大人,礼单。”看到范闲走了过来,王启年这才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范闲。

范闲点了点头,将王启年递过来的礼单接到了手中,林婉儿也赶紧凑了过来,笑吟吟的说道,“这又是你范大少爷赚了一笔?”

“估计是我父亲大赚了一笔。”范闲打趣说着,将礼单拉开。

果然,第一页到最后一页,洋洋洒洒三十余页,每一张纸上面都是三十六人的名字,当然除了第一页和第二页的庆国皇帝陛下和太后的两张礼单,这是必须这么摆放的,所以范闲也没有多想,看到了普普通通的赏金还有一些补品之外的,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了。

范闲要找的不是这些,他一脸笑意,看向了接下来的礼单,果不其然,在第四页的地方找到了那个自己要找的名字,宜贵嫔。

宜贵嫔送的东西非常多,想来也是,现在对于范老夫人的贺礼,也全部都是给范闲的,这个事情是谁也知道的事情,毕竟给范老夫人祝寿,虽然皇帝的后母这个名头很大,但是大家都不会掏心掏肺,但是若是当朝红人范闲的奶奶,这可比皇帝的面子大多了,毕竟年老体衰的人,谁也不会去巴结,但是冉冉升起的新星,谁又愿意结仇呢?

拉开了宜贵嫔详细的礼单,范闲这才看到了,字画十幅,礼金八十两,玉如意一条,金镯一对,锦布三匹,绸缎九捆……

这是个老人的贺礼?脑子傻了的人才会这么以为,林婉儿笑了笑,“姨娘的这份礼也真的是有趣,字画十幅……”

“娘子你可说对了,有趣的正是这字画,其中蕴藏的东西,才是真正的贺礼,而且也是真正给我的东西。”范闲笑了,向王启年和高达使了个眼色。

二人当即会意,明白了范闲的所思所想,向后一抓,定然是已经有所准备了。

几人找了一间没有人在的房间,直接进去,王启年反手锁住了大门,方便一会儿的房间不会被人闯入破坏,而且他也知道这是什么事情。

“十二日之前送出去的信,从儋州走京都城的密信,应该是被宜贵嫔娘娘看到了。”高达说道。

“那是自然,不然谁的贺礼会送书画?而且还是一个老夫人。”范闲冷冷一笑,随手拿了三幅字画,而剩下的则是高达和王启年各持几个,开始随着范闲的动作,高高的挂在了墙上。

“哟,相公这是你的诗词!”林婉儿看到了其中的一副,笑道,“谁家新燕啄春泥!”

“这个也是!”林婉儿又说道,“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范闲心里默念了三遍罪过,这才走到了远处,可以看到这几幅画的地方,“这么看,确实没有什么问题啊。”

“宜贵嫔还是技高一筹的。”王启年说着,这才发现他的手中还有一副画。

“我来看看。”范闲接过了王启年手中的画,这画的质量不怎么样,但是做工十分的精妙,毕竟这可是庆国之内上流的夹层纸,这纸张之中的东西,不是一般的人能知道在哪儿的。

范闲笑了笑,轻柔的拿出匕首,微微一划。

信纸,掉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