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新的朋友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220字
  • 2021-09-21 11:14:00

昏黄的光线像是一个破败不堪且扭曲的灵魂,在肆意得想要将自己身上的全部恶意带给周围的所有人,可是即便是尽他所能,在黑夜过去之后,一抹阳光就足以抹杀一切所谓的光芒。

曲涵穿着性感妖娆的衣服,可是现在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层破败,她精心准备的红妆此时也已经成为了一种戏弄,女人都是感性的,一个杀手也不意外。

在范闲眼里,她并非是之前那种丧失了人性的人,只是一个悲惨世界之下想要苟活着的可怜人,她的脑海里并没有善恶之分,有的只是在夹缝之中生存下去的欲望。

这样的欲望,促使她做出了很多事。

范闲端坐在堂前,等待着曲涵说话。

“一年前,我便来到了儋州城。”曲涵呆呆的看着范闲,一字一句的说着,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继续说道,“那时候我来的原因,便是要帮助一个人。”

“这个人的身份非常神秘,我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和挟持了我的家人,迫使我进入儋州城,帮助他们进行内库之中的走私,并且保证,只要是我不出卖他们,好好地替他们做事,我就不会死。”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应该就是皇宫之中的某位高官之下,甚至是……”

“你猜的没错。”范闲说道,“他是皇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的范闲,看着面前的曲涵的身躯一震,显然对方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可是当范闲说出来之后,她还是有些意外的。

“后悔了?”范闲挑眉看着曲涵。

“后悔了现在死,不后悔,你还能让我多活些时日。”曲涵无奈地摇了摇头,“当我踏足之后我就明白了,我在干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买卖,这个买卖可以说是凶险至极,若是那……那皇子一直在位,大权在握可能还好说,如若是稍微出现点差池,我便是刀下亡魂。”

“我相当于是在一条悬崖峭壁之上,盘索而行,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曲涵当然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我在这一年之间,一共走私的货物将近四百艘船只,都是从沙洲或者北齐到来的,也有部分从江南地区来的船只,里面大多都是金银珠宝,首饰,还有一些名贵的衣服、材料,矿石等等,其中最大批量的就是北齐的矿石,这些矿石被拿到儋州,都是几百倍的价格向外出手,光是我这一年间就赚了差不多快一万两银子了。”

“你一定有账簿。”范闲说道。

“是的,就是因为要看管我的账簿,所以才有了儋州城的山匪出没,这些山匪说是上面的那位皇子派来相助我对于儋州城内库掌控的人,但实际上他们更多的是来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监视我的行踪。”曲涵叹息了一声,“账本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了,儋州城周围到底有多少眼线,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能明白的是,有一批军队,并不是我们庆国的军队,这只军队一直潜伏在暗处,我曾经见过一次这个军队,他们的实力非常的强劲。”

“想来我们今日的计划泡汤了,那些军队的人,定然会第一时间去到隆潮山之中,将那里全部损毁。”

范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账本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继续说。”

看着范闲如此,曲涵这才继续说道,“最近的一段时间,也就是你来之前,我们的山寨之中来了四个人,这四个人就是上面派下来的人,他们先说了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对范大人你的半路截杀,并且目的也很明确,要杀了你们轿子中的任何人都可以。”

“所以当日,你们发疯一样的冲我的马车,就是这件事情?”范闲笑了笑,“若是当日我抓住你,可能你的下场就不会如此了。”

“当日您知道是我啊?”曲涵尴尬的说到。

范闲点了点头。

“他们是曾经督军燕小乙的徒弟,他们说是和您有深仇大恨,又是上面指派下来的人,所以山寨里面的人都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只能听命行事。”

“前几日在雨夜之中,我设下了埋伏,要埋伏范大人,所以安排了三当家的带着一百人,前去设局,并且那四个人也跟了上去,结果那一夜听闻范大人只身入局,如今天一般,带着人将我们的一百……一百个兄弟连同三当家的,全部抹杀。”

范闲一皱眉,看着曲涵,他不知道这句话是真是假,但是显然今日倾巢而出的行动之中,连大当家都被抓了情况之下,那三当家竟然没有出面,如此说来……

忽然范闲想起了什么,他震惊的想到了一件事情……

四个人?

范闲杀了一个人,今日来到自己家中的后院,他只见到了两个人!

那么还有一个人在哪儿?

忽然,就在这个瞬间,一道箭气划破了气,直接打了过来。

范闲皱眉,这个气并不是非常的强,箭的速度也并不是非常的快,范闲只是轻柔的一个弹指,就直接将箭打开了去,但是他的动作并没有很快,因为他知道,这箭射的不是自己,而是面前的曲涵。

曲涵震惊了,虽然这一箭对于范闲来说,是轻描淡写的攻击,可是对于曲涵来说,这可是要命的一箭!曲涵根本来不及躲闪,就在紧闭双眼的瞬间,被范闲拦截了下来。

“说曹操,曹操到啊。”范闲看到墙头上站着的那个人,他才松了口气,他并不担心对方来找自己,他担心的是对方去伤害林婉儿和范若若。既然对方已经找到了这里,范闲根本不太会把他当回事儿了。

“我不是曹操,我是小九。”那站在墙头上的人冷漠的说道,“你出卖了主子,你要死。”

“李云睿派你来的时候,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师父燕小乙是怎么死的?”范闲问道。

“师父是被你这个奸臣害死的,师父忠于皇室,忠于殿下,又如何会死?只有你从中设计,挑拨离间,致使师父被陛下处死!”那人再次满弓,对准了范闲。

范闲无奈地看着一旁的曲涵,“看来你的故事,讲不完了。”

“回大人,该说的也说的差不多了。”曲涵低声道。

“你怕死么?”范闲笑道。

曲涵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她怕,她好不容易能够活着,她肯定怕死。

“以后跟着我吧。”范闲说完了这句话,忽的直接跃起,他飞向了墙头而去。

只剩下曲涵站在原地,惊讶之中仍然没有反应过来范闲方才所说的话。

范闲瞬间到了上方的小九身旁,单手一握,直接将对方的单弓抓在了手中,速度非常的快,直接按住了弓前方放着箭的位置,死死地扣了下来。

弓手最忌讳的就是近身,再加上小九的实力本来就不强,所以他根本无法抵挡范闲的攻势,当范闲靠近他的瞬间,他就被范闲制服在了原地。

歪着头的范闲有些奇怪的看着小九,以他的实力,范闲并不相信他能够以一人之力,将三当家的那百人全部杀了,看来确实是如同曲涵所言,这儋州城的附近,进入了一队私军,而且私军之中人的数量可能非常的多,不然也不会一个都放不走,将这一百人全部杀了。

这是一个工序非常大的活。想要一夜之间如此作为,显然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做成的,范闲基本上已经确定了这一队私军确实存在,这一次范闲并不想放过他们,毕竟这是一支叛军。

范闲站在墙头之上,死死地摁住了小九。

“你……你!”小九气愤的看着范闲,“你要杀要剐随便!我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也会有人来找你报仇的!师父可是将军!手下的死士无数!”

范闲懒得搭理他,一个小孩子他还不至于现在如何去针对他,向下一丢,“你走吧。”

小九趔趄,没有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他抓紧了弓,用最为恶毒的眼神看着上方的范闲,“你会后悔的!我一定会杀了你!”

说罢,一溜烟向后面跑了出去。

范闲看着对方远去,什么话也没有说,等到那小九消失在夜色之中后,他才跳下了城墙,曲涵不解范闲的行为,她问道,“这可是来杀你的人,你就这样给他放了?”

“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想杀他的人是谁。”范闲无奈的摇了摇头。

曲涵不解,“这是为何?”

“他是出来执行任务的,他的任务就是杀我,这一次他失败了。”范闲叹息了一声,“他失败了,我也知道他是谁了,那他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既然如此,回去之后他见到的人,是不会收留一个没有存在价值的人的。”范闲说道,他的神情有些迷离。

“你知道他要死,还让他回去?”曲涵低声问道。

范闲看着面前的人,哼笑了一声,“他在这里,我要死。”

世间就是如此,你总不能救赎每一个人,他们生来就有他们的使命,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活着的,既然进入了这个浑水之中,他就要有办法活下去,如果他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护,范闲也不可能去救他,若是等他知道了真相之后还能活着,范闲不介意拉他们一把。

但是现在,还是要让他们自己选择生死的道路,范闲并不能管太多的事情。

“原来所有的一切,你都几乎看透了。”曲涵明白了为什么范闲竟然能够如此简单的操纵整个局势,原来他基本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了,“这就是监察院的力量吗?”

“永远不要去想象监察院的力量,他的力量会夸张到你对一切都出现幻觉的。”范闲说道,此时他背着手,缓缓地向院子外面走了出去,“你就在此处不要走动了,等会儿会有人来接你。”

曲涵站在原地,她当然不敢动。

只是这夜色太过凄凉,朦胧之中,透出了些许的寒意。

曲涵坐到了一方桌子上,她叹息得说道,“这人生真的是有趣,大起大落,这一次不知道又是如何的情形,我的父母……又该如何……”

范闲信步走了出来,史阐立已经在门外候着了,“人已经带过去了,王哥和邓子越已经开始逐个审问了。”

点了点头范闲并没有说什么,毕竟这审问的小事儿就是罪名上盖个印章的事儿,不认罪他们有的是办法,范闲现在已经将审问这种事情完全交给了王启年来做,自己不会再插手什么事情,除非遇到王启年啃不动的人,他才会出马。

现在范闲还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大人,那个姑娘是要留下么?”史阐立问道。

“是的。”范闲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王启年已经对此人进行了彻底的调查,她并不是对方的人,说白了和他们的干系并不大,况且这个曲涵家中的人也没有进入任何的派系,只是一家子普普通通的农民百姓而已,但是此人精通数术,又对于各个州各个城的贸易往来十分的懂行,她曾经仅仅靠豆腐的制作和售卖,就将他们家族从劳工身份一跃成为了当地的富商,甚至直接跻身进入了整个州府的前几名行列,你说这样的人,不是正好能为我所用么?”

“大人英明。”史阐立鞠躬说道,“可是他的家中父老……”

“那些不必多心。”范闲摆了摆手,他知道有什么话可以和身旁的人说,有些话不能和身旁的人说,他虽然是用人不疑的人,但是有些秘密告诉了身旁的人过多的话,若是有一天心肠歹毒的人将他们擒住了去,他们是知道的好?还是不知道的好呢?

范闲精通的就是功于心计,他以一个异常超前的思想和思考能力在应对着比他落后了千万年的逻辑思维,他当然是更胜一筹的,他要未雨绸缪,当然是要尽可能的将一切的想法都想在最前面,毕竟这是他的局,没有个七八子的预判,他想设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早在发现曲涵的时候,范闲就已经去信,告诉了言冰云,这个人的家室所在的位置还有周围可能出现的人,监察院四处在京都城外面办事的效率,比一处高了不少,所以现在他应该担心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林婉儿!

范闲看到曲涵之后,对方对于自己的实力并没有一个确切的了解,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这一点上范闲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影子并没有在林婉儿的面前出现过,她会不会联想到……

范闲疾步走向儋州城范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