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尘埃落定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634字
  • 2021-09-19 19:39:33

范闲站在原地等着儋州城知府回过神来,此时这场夜晚的闹剧基本落下了帷幕,不必再担心任何的突发情况了,虽然兵力有限,但是他仍然将这目前能够调动的所有兵力都发挥了极致,也算是安安全全,在预期之中拿下了儋州城。

山匪打官兵毕竟是劣势,再加上山匪从隆潮山之中走出来到达儋州城的路途也不是很短的距离,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的作战,范闲能赢,没有什么可以让他自己骄傲的地方。

反而他还让范若若和林婉儿置于险境之中,虽然他第一次用影子,但是他知道,对于陈萍萍和监察院来说,这个人是非常靠谱的,不过即便是靠谱,他仍然是不愿意让她们二人冒险,下一次他还需要考虑更加成熟的策略来应对发生的种种问题。

范闲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并没有对面前的这些事情继续发表任何的评论,他只是蓦然的回过头对身后的王启年和邓子越说道,“押入儋州城衙门,连夜升堂!”

二人得令,立刻代办。

看着众人被押解了出去,范闲坐到了厅堂的台阶上,他能看到人从他的身旁一个一个被押解出去,而此时的范闲,陷入了沉思。

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他将面临的是没有护卫军的援助,而这一次他在儋州城闹的风生水起,其他的地方会不会已经开始戒备了,下一站的沙洲定然不会如此的顺利,况且他从儋州如若是出发,不仅有那类似神秘人的人物从中暗杀,更是有他想象不到的人和事情发生。

孤立无援的自己又怎么可能在那些别人盘踞已久的地盘之中找到证据,一个一个定他们的罪?

难度非常的大。

现在的范闲面临的是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不到一年时间后,范闲就要接手内库,到时候这么大的亏空,自己根本不可能补上,如若真的到了这一步田地,自己就成为了众矢之的,到时候不光是大理寺、参议院这样的机构会直接上报来核查自己,恐怕到时候自己也会被这股贪污走私之风连累进去。

退是不可能退了,只有进。

前路万般凶险,也不能退缩了,退缩只能任人宰割。

刚想到这里的范闲,忽然被一个声音惊醒,高达走到了范闲的身旁,蹲了下来,“大人,那……那位咋办?”

指了指身后,范闲不回头也知道高达指的是谁。

人生在世莫不就是几个知己好友,范闲遇到高达王启年,算是知己之交,高达也是个聪明人,若是寻常的手下也就是不问声响的直接将曲涵和那一众人全部抓了去,也就没有这些后话了,可是高达留了个心眼,毕竟范闲对那曲涵表现的有些不同寻常,他也不想私自做决定。

“你先去吧。”范闲低声说道。

高达再次看了后方的曲涵一眼,没有说什么,离开了院落之中。

按说他也不担心范闲,第一这里已经被护卫军包裹严实了,不会出现什么差池,而身后的那个女子只是一个实力薄弱的少女,没有什么威胁,若真的是范闲想动手杀她,那十个曲涵也挡不住范闲。

所以高达听了范闲的话,也并没有说太多,当即直接离开了。

大厅之中没到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四下无人了,被抓的人已经全部被那护卫军拉走了,诺大的前厅一片狼藉,鲜血铺满了大厅之中的地板,尸体已经被不知道谁拖走了,吃的喝的倒了一地。

范闲始终没有回头,他看着面前的房间,此时的他略显疲倦,或许也是酒劲起来了,他只是呢喃的坐在地板纸上,看着上方的星空。

曲涵缓缓地站了起来,她趔趄了几步,感觉到了头晕,不过还是镇定的走到了范闲的身旁,她绕了过去,并没有想要做任何的事情,直接站在了范闲的面前,她有些唯唯诺诺,语气低下的说道,“你不打算对我动手么?”

范闲的目光有些闪烁,有些发愣,当曲涵说了这句话,他才忽然反应了过来,晃了一下神,范闲看向了曲涵,他微微一笑,“动什么手?”

曲涵有些不解的看着范闲,“如今知府已经被抓,后面的事儿能吐出来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显然能够看得出来,他对于对付你,非常有信心,但仍然是落败了,我自是他那边的人,如今你已经大权在握掌控了局势,不打算对我出手了么?”

“我不出手,你不会说?”范闲冷漠的看着曲涵,和方才那挑逗的二世祖脸面截然不同。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呢?曲涵是根本看不透面前的人,虽然年纪相差无几,可是二人的城府却差之天地。

看着面前的范闲,他这句话的份量自然是相当的沉重了,听着范闲说完,曲涵苦笑了一声,无奈的说道,“你毒都下了,我还能如何?既然如此,你想听什么,我说。”

范闲直接站了起来,他绕了绕胳膊,活动了几下筋骨,似乎坐着的时间有些长,再加上了喝酒,多少有些不适,围绕着曲涵走了一圈,冷冷的笑了笑。

“怎么?我的身材也有问题?”曲涵略带不悦,不过她也不敢说什么,毕竟现在自己的命,已经在范闲手里了。

范闲赶紧摇头,“不不不,那倒不是。”

绕了一圈的范闲最终走到了曲涵的面前,他最终站定在了曲涵不远处,“我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喜欢听故事的人。”

“但是我不喜欢听假的故事,你给我讲讲,我喜欢听的。”范闲说道。

曲涵一怔,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的她早已经别无选择,既然对方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自然是已经给自己下了最后的通牒,这是选择现在死不死的结果,事到如今曲涵也不敢再隐瞒任何的事情,这才开口,缓缓地说道。

“既然你要听,我就给你讲讲吧,可是从哪儿讲起呢?”曲涵叹息道。

“就从,你接到第一笔北齐来的走私讲起吧。”范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影子站在原地,此时的人群正在缓缓地走出范府的后院,最后在那护卫军正要拖动神秘人身体的时候,五竹制止了他。

随后一众人马留下了神秘人和十三,走出了范府,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儋州城知府衙门口。

看着地上的二人,冰冷的声音如死神发出的指令一般,“你们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二人都是一惊,虚弱躺在地上的神秘人,更是惊讶的看着银面的影子,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会放过他们,更不理解为什么对方要如此之做,在一旁为神秘人止住血后的十三,冷漠的点了点头,“多谢。”

“不必谢,下一次,再见到你,就是你的死期。”抓着手中的匕首,影子平静地说道。

范若若低着头,眼神之中有些躲闪,而她身后的林婉儿,则是看着影子,心中也升起了诸多的疑惑。

搀扶着神秘人走出了后院,十三直接将他背了起来,加快了脚步。

影子一句话没有说,随之也走了出去。

看着他走出了房间,林婉儿和范若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二人相扶着坐了下来,范若若便是先开口问道,“嫂嫂,你没事儿吧。”

林婉儿摇了摇头,可是此时的她已经有了一个疑惑,她皱着眉问道,“若若,你之前可曾见过方才这个人?”

“这个人……”范若若皱着眉,忽然歪着头说道,“不认识……”

林婉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方才影子所显露出来的实力,相当的恐怖,林婉儿虽然不是习武之人,但是也能感觉到他所带来的压迫之感,那样的实力,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够比肩大宗师,但是要比自己的哥哥林珙厉害的多。

而且此人根本就不在自己从京都城出使的队伍之中,显然他就是在背后一直保护着范闲的人!林婉儿想起了当日在京都城内,自己的父亲林若甫和她说过的那些话。

“我要试试范闲的身后,是不是会有一个隐藏着的高手!”

“范闲的身后若是有那一个一直在暗处保护着范闲的人,是不是有可能,在范闲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去杀了珙儿?”

“这一次,就是我对他最后的试炼,若是范闲的身后没有这样的人,老夫亲自向他赔罪!”

“之后啊,婉儿,就是你嫁给他,然后让他彻彻底底的拿着我们林家的家业了。”

“…………”

“…………”

一个字一个字从林婉儿的心底爬了出来,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空荡荡的门口,这个人……是杀害哥哥的凶手么?是他在背后保护着范闲么?是他在范闲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杀了自己的哥哥林珙吗?还是……在范闲知道的情况之下呢……

林婉儿不敢想了,她吞了吞口水,越想越是可怕。

而此时的范若若看着林婉儿,心中也陷入了沉思。

十三背着神秘人出了门,一路疾行,他虽然年纪小,但是身体非常的硬朗,如此疾行之下,没有休息,竟然是一路向南,已经出了儋州城,可见身体素质非常的好,他穿越了几棵树之后,停在了密林之中。

“不要往我们……我们来时的地方走!”神秘人虽然虚弱,但是脑子还没有被打坏,他在十三即将将他放下来的时候,低声的对十三说道。

十三将他放了下来,靠在了大树上,看到面前的神秘人基本上坐好,气喘匀实了之后,这才低声的说道,“师兄,怎么了?”

“那人可能会跟着我们!千万不能暴露我们……我们……哎哟……我们的行踪……”神秘人咬紧了牙关,说道,

“可是……可是师兄你的伤!”十三惊讶的看着师兄,“这里并不是疗伤的地方,我去找寻一个好地方!”

“别!”神秘人直接抓住了十三的衣服,十三被纠扯了回来,他看着自己的师兄,眼睛里似乎都要闪出来泪水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师兄,“师兄!你这是何苦啊!”

“主子的身份,不能够随意泄露!咳咳咳……千万不能如此!你别忘了,师父……师父是如何教导我们的!”神秘人咳嗽了几声,血从嘴角留了出来,“你给我敷一下我……我怀中的药。”

就在十三准备在神秘人的怀中拿出药膏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十三一惊,转过头去,出现的人,不是旁人,正是袁宏道!

着急忙慌的袁宏道直接走到了十三的身旁,低声的说道,“小兄弟,我也是长公主的人。”

十三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震,立刻一拱手,“大人。”

“嗯。”

就在十三没有看到的瞬间,袁宏道拿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刺入了神秘人的胸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