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山前山后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137字
  • 2021-09-17 17:14:39

整个会场一下子进入了混乱的状态,王启年和邓子越第一时间走向了范闲,而范闲仍然一动没动,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拿着筷子,吃着面前的菜肴。

等到王启年走了过来之后,范闲则是拿着筷子,指着面前的一条鱼,“这鱼做的真不错。你吃了吗?”

“吃了,还不错。”王启年虽然非常的着急,但是也不能不顺着范闲的话往下说,便站在了范闲的身旁。

范闲挑了几筷子肉,眼见面前的菜肴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范闲这才放下了筷子,此时一旁的儋州城知府已经被吓傻了,他看着范闲稳如泰山的模样,他疑惑地问自己……这家伙是被我围住了吗?

台下的人在等待着命令,等待着对于范闲一击必杀的命令,可是范闲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儋州城知府此时已经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走到了台子下面,距离范闲越远越好。

“知府大人。”范闲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对着面前走出去不远的知府大人笑着问道,“如此匆忙,是要去哪儿啊?”

不能让范闲继续掌控这个局面了,再这样下去,知府大人别说乌纱帽不保,就是命都要丢了!他愤怒的转头看着范闲,“范闲,我不知道你在这里为何如此安稳,你的家都快烧没了!”

“是啊。”范闲打了个哈欠,“后院的陈设很旧了,烧一烧也好,正好能换一批新的家具,何乐而不为呢?”

儋州城知府皱眉了,他根本不知道范闲说的是什么意思,怒道,“范大人,别说我不给你面子,现在我们的人应该已经抓住范夫人和您的妹妹了,别逼我真的去动范老夫人!”

“儋州城知府,出沧州做官,家中母亲古稀之年,有一妻两子在家中,父亲重病在床,但是儋州城知府仅仅每月发家五两银子,目前家中过得贫苦,而在儋州城内,养有小妾七人,入府小妾十二人。”邓子越拉开了手中的信纸,一张一张的读了起来。

那下方的儋州城知府脸上震惊的模样,异常的好看。

范闲则是淡然的拿着酒杯,又饮了一口,没有打断邓子越。

“三年前,二妾的儿子在儋州城知府的授意下,出城寨当了山匪,利用山匪的身份,里应外合开始针对儋州城行商之人,围杀堵截,城外则直接杀人越货,城内则是暗杀,官兵和山匪勾结,做事万无一失,三年内共抢白银一千三百两,杀害商贾行队一百二十余人。”

邓子越的面色,非常的愤恨。

此时的众人已经脸上难看到了极点。

可是邓子越还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他又切换到了下一张纸,“去年年前,儋州城知府在京都城某势力的授意之下,开始接管内库从北齐进入儋州城之后,再过儋州城,进入京都城的线路,在一石居崔掌柜指挥之下,开始走私内库货物,并且逃避商税,克扣货物、货款。”

说完这句话,儋州城知府的脸色,变得惨白!

“范闲!”儋州城知府挺直了腰杆,指着范闲的鼻子,“你不怕你娘子死在老子的刀下吗!”

“怕。”范闲打了个哈欠,顺便对着高达使了个眼色。

高达厉声道,“带上来!”

此时儋州城知府向外看去,这才看到,一行护卫军忽然出现!而他们手中每人提着一个人,其中就有自己的妾室,甚至还有妾室所生的儿子!他们张牙舞爪的叫喊着,那最凶狠的就是二妾室,她愤怒的指着范闲的鼻子说道,“你可知道老娘是谁!”

“我还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挺感兴趣的,说来听听?”范闲一挑眉,问道。

那二妾室根本不管不顾,直接站了起来,“我告诉你,你敢动老娘,我儿定然让你活着出不了儋州城!”

“你以为这里还是京都城?你以为监察院还能管得了京都城以外的地方?”二妾室大叫着,头发散落了一大片,“你以为你是陈萍萍了嘛!”

确实,范闲这一次出使并没有带多少的手下,排场上肯定不如陈萍萍出个门,几百黑骑那样的虎虎生风,并且自己也没有亲兵,面前的护卫军也是林婉儿的护卫军,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若不是监察院的提司令牌,他还真的不好调动这十几个人出来帮忙。

不过这些只是表面,内在的东西,这些人是看不到的。

范闲并没有搭理这个疯婆娘,而是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曲涵,他问道,“你说,是他们占了上风,还是我能掌控这个局势?”

曲涵可是刚刚才亲眼看到范闲直接杀了一个人!那一句话还嘤嘤回绕在自己的耳畔。

“我耐心不多……”

“范大人您大权在握,当然是你。”曲涵立马回答道,他生怕范闲那沾染着血迹的刀进入自己的身体,她怔怔的说完,一句话都不敢说了。范闲听闻之后到是笑了笑,他拍了拍手,拿着匕首站了起来。

台下的人已经被护卫军轰开了,而高达则是持剑,看着面前的曲涵。

范闲走到了儋州城知府的面前,他没有说话,而是微笑着看着儋州城知府。

“你……你要干什么!”儋州城知府也已经慌了,他明明记得药已经下了范闲的体内,可是现在根本没有一丁点的效果出现,范闲反而更加地生龙活虎。

“我在等,你也在等。”范闲吧唧了几下嘴,抓住了儋州城知府的肩膀,儋州城知府想要挣脱,可是他一个知府怎么可能和范闲这九品实力抗衡,被范闲死死抓住的知府,吞了吞口水,“你要是杀了我……我的……”

话还没有说完,范闲将匕首横在了他的面前,“你还在寄希望于你的儿子吗?”

范闲轻巧的将手中的匕首,放在了儋州城知府的肩膀上,在他的官服之上,轻柔的擦拭着自己的匕首。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跌跌撞撞的走进来了一个人。

“大……大人!不好了!大当家的……大当家的……”

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昏厥了。

……

阴冷的月色之下,大火已经弥漫了起来。

拿着火把的众人看着面前的范若若和林婉儿,脸上尽是笑意。

猥琐的人群将二女逼入了后院之中,不让其乱跑,而后院的大火已经包围了整个后院。

大当家的微笑着站在原地,他的身旁就是神秘人,神秘人的后背仍然背着弓箭,他谨慎的观察着周围,似乎随时准备对面前的人痛下杀手。

大当家的回头看向神秘人,“这俩妞儿,都好棒的,你要是不喜欢呢,我就拿我那儿玩去了。”

“这是郡主和范小姐。”神秘人并没有说话,说话的是后面的年轻人,神秘人的师弟,他似乎有些惊讶,看着那大当家的说道,“你怎么可能对这样的人有如此污蔑的想法!”

“啊?她们和普通女子有什么不同?”大当家的脸上写满了蔑视,他调戏的看着范若若和林婉儿,肆虐着笑道,“难不成,她们洁白的身体,会比别人更舒服?更舒适吗?”

范若若啐了一口,对着面前的大当家怒骂道,“恶心!”

“你看!你看!多有脾气?我就喜欢这样的,有脾气,真有个性!”大当家翘着兰花指,“我那帮弟兄们,对这样的姑娘,最喜欢了!”

“郡主可是皇室!而范小姐,乃是京都城第一才女!是户部尚书范大人的独女!”神秘人的师弟惊讶的看着这帮山匪!他根本不懂这些人到底是有多大的胆子?这样的人他们都不敬畏,不怕吗?

“师兄,你和他们说说啊!”神秘人的师弟走到了神秘人的身旁,质问道。

可是神秘人冷冷的转头看向了那师弟,一撇嘴,冷笑道,“你不想试试么?能和这样的女子春宵一梦,是任何人都不敢想的事情,十三,你说呢?”

十三愣住了,他皱着眉惊讶的看着神秘人,“师兄,此行乃是为了师父报仇,范闲杀我师父,我杀范闲,乃是天经地义!恩仇皆是大义,乃正道之为,我们就算是火烧范府,挟持此二人,也就是为了逼迫范闲就范!若要对此二人动手,我十三第一个不愿意!这行径,非师父教导,更非我们之为!”

“啪!”

慷慨激昂的话语,换来的是一个巴掌,十三直接被打在了地上,他捂着脸,在大当家耻笑的笑容之下,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师兄,“师兄……你!”

“你不享福,我不怪你,你若是再阻拦我,休怪我先杀了你!”神秘人怒骂道,他手中的长弓已经抓稳了,这个意思很明显,你再说一句话,弓下的亡魂,就是你了。

十三怔怔的看着神秘人,他不过十来岁的年纪,他更是不懂男女之事,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肉欲可以让自己的师兄变得如此恐怖!

“还有,这是主子交代的事情,若是你再阻拦,就算在这里你没有死,回去主子也不会放过你!”说罢,神秘人走上了前面。

大当家的知道,这小子已经忍不住了,他那师弟和他已经耽搁了太久的时间,杀了范闲他就算完成了任务,不可能在此久留要立刻复命,所以现在这个小子一定要抓紧时间,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范若若和林婉儿站在不远处的桌子旁边,林婉儿虽然被范若若护在身后,但是她的面容之上没有丝毫的胆怯和害怕,反而是脸色非常的淡定,她仰着头看着面前的人,而前方的范若若还是护住林婉儿。

对方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可是此时,远方的一个声音忽然出现,叫停了继续准备向前走的神秘人,“不……不好……了……”

忽然,还没等这一行人反应过来什么,一个人直接被摔在了地上。

那人摔在地上,脸朝着下方,他强撑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全身无力,支撑了几下,再次倒在了地上,只能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脸撇在了神秘人这一方向,声音异常的撕裂,轻声地说道,“火……过不……去……了……”

这句话落下,所有的人都向火势蔓延后前院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才看到,其实大火就是在后面烧着,而前院里面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就连后院到中间的连接都没有任何的火在燃烧着!他们十分的震惊!可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火怎么可能被阻拦下来!

也就在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他们都能感觉到一股强烈而恐怖的气息,将他们围绕在了里面!

不仅是从院里,甚至是从后门之后,涌来了大量的护卫军,护卫军将他们重重包围了起来,没有一个出口可以给面前的任何一个人逃跑的机会,他们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一个指令。

神秘人知道大事不好,当即冷冷的笑了笑,“范闲啊范闲,你算到我要来,就没有算到,就算是你都挡不住我的箭么?”

满弓!

“师兄!”

“闭嘴!”神秘人一脚将身旁的十三踹得老远,厉声道,“回去我再收拾你!”

说罢,满弓放出,破风而出!

范若若挡在林婉儿的面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当!”

一个兵器撞碎的声音传来,林婉儿和范若若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二人向前看去,一根箭,落在了旁边不远的地方……

不对,是两根,那根箭,被生生的劈成了两半!

而中正的位置,那神秘人出手的地方,神秘人的肩膀上,插着一根漆黑色的匕首!

匕首并没有穿透他的肩膀,而是牢牢的钉了进去,卡在了肩胛骨的位置。

箭手最重要的不是别的,而是双手。

肩膀,是双手的纽带,肩胛骨是肩膀和身体的关联,这里碎了,整个手臂都抬不起来了,这一击,打碎了一个箭手的一切!

可是这还没完!

一个身影,忽然从侧方的高空之中出现。

在所有人都几乎看不清楚对方身影的情况之下,那黑影瞬间到了神秘人的面前,左手轻轻敲打了一下肩胛骨上面的匕首,而那身影以琢磨不到的速度,瞬间到了神秘人的身后,而神秘人再次横起左手,接住了!

速度,快到恐怖!

神秘人怔住了,他连一声叫喊都没有喊出来,直接倒在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