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红颜祸水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567字
  • 2021-09-14 23:37:47

范府之内,灯火同门的厅堂已经渐渐地熄灭了,老夫人毕竟已经年纪大了,她需要早些休息,几人也不敢打扰,而是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但是她们都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范府外面,后墙的附近,已经悄悄的来了许多的人,不光是山匪,还有那神秘人,带着他的师弟,此时的他们已经摸到了范府的附近。

“怎么样?”说话的正是当日里山寨之中的大当家,那二当家不见踪影,看来这一次带人来的就是大当家了。他嬉笑的面容弹指手中兰花,笑道,“我们先进去,人都绑好了带给你?”

“小心,范闲不可能带着所有的人去赴宴。”神秘人说道。

“官差啊?”大当家的笑道,“那我们可不怕,我手下死了不知道多少官差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神秘人冷笑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山匪直接推开了门。

这个后门直通后厢房,也就是范闲等人所居住的西厢房,此时厢房中间的后院里,坐着林婉儿和范若若二人,二人正在喝着茶看着书,众人推门而入,显然二女一惊!

她们二人直接站了起来,“你……你们是谁?”

“哈哈哈哈……”大当家的笑道,“一推门就是两个细嫩的娃儿!啧啧啧,好生有趣。”

可是二人似乎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而且范若若直接是把林婉儿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大当家的咂舌,“哟,还是个女中豪杰?我先来尝尝味道!”

说着,带人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的范闲,刚刚进入儋州知府府邸。

范闲是安安稳稳的入了宴席,坐到了主座上面的位置,他的旁边是主人的位置,也就是儋州城知府的位置。

王启年和邓子越都被安排了位置,但是高达并没有入席,反而是直接站在了范闲的身后,身旁的知府大人劝说无果之后也没有追着继续做什么,便随着高达去了。

歌舞器乐生平而起,范闲参加过去年庆国之中在祈年殿的国宴,也参加过靖王世子李弘成的诗会,更是参加过号称文学鼎盛的北齐大家之送别宴会,说实话,这儋州城的知府家里,一点不比他们那些差,甚至比后两者还要高出一个档次。

下方歌舞换角,这一次可是大角,看着论调和身段就能看得出,不是一般的女子,范闲品味之余,觉得和桑文气质上差不了几分,但是若论舞姿,少了司理理的几分谄媚,多了几分俗气。

倒不是范闲还惦记着司理理什么,他看向王启年,王启年的表情也似乎是这么认为的。

正在舞乐之际,那儋州城知府大人看着范闲的眉目之情,必然也是乐在其中,忽的站起一人,缓步走到了上宾台也就是范闲座位之前。这一路走的那叫一个风姿绰约,寥寥几步摆足登台,就看的众人心花怒放,甚至有人垂涎而下,忘记擦拭。

少女一身蓝衣,细嫩的肌肤似乎要从那几件单纱薄衣之中呼之欲出,她并不是华贵妆容,相反穿的十分简单,只是精巧的做工告诉范闲,她这一身衣服,价值千两。

蓝衣从颈部叉入,又从腹部开始分开,两条雪嫩的腿如同心中的倒刺,一步一步都戳在了众人心坎上,抬起的时候又带着几分刺痛,叫人好不快活。

布鞋停顿的时候,少女站在了范闲的面前,微微一笑,款款而礼,礼毕,侧身一探,身旁的下人端着托盘,而托盘之中则有两杯酒水,少女端起其中的一杯酒,笑容如万杯酒下肚的月光,若隐若现的美,可是感叹无法得到。

“久闻范大人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仅仅是坐于一方,就让小女子如诗仙降临,话不能足,语不能顺呢。”少女说话的时候阴柔无力,似乎想要表现出一股柔弱之感。

范闲审视了一下少女,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儋州城知府,“这位是?”

“哦,这位是南星姑娘,是我儋州城之内有名的老板,近几年儋州城注重运输和边海渔业的发展,所以这曲姑娘所在的家族原本就是一方富甲,在这边做生意的。”儋州城知府解释道。

“哦。”范闲恍然大悟道,“南星姑娘,如此妙龄,在儋州做商,佩服佩服。”

“哪里,如今范大人回乡,乃是我儋州人的福分,若是不介意,小女子妄敬酒一杯,聊表心意,还请范大人……”说着南星姑娘留了一个话尾,而自己则是将手中的酒杯推到了范闲的面前。

这为敬酒,范闲当然是知道礼数的,对方如此给足了范闲面子,范闲又怎敢抹了人家的好脸,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范闲还是懂的,当即接过了酒杯,范闲笑容满面的跨出了食桌,来到了南星姑娘的身旁,低声的说道,“曲姑娘好身段,好家室,婚配了否?”

“范大人说笑了……”正要拿起酒杯的南星姑娘,听到范闲这么一说,妩媚一笑,右手抓住左手袖子的摆头,左手伏在嘴唇上,遮口而谈,“小女子远在家乡之外,家中父母不在儋州,这婚配之事只能暂且搁置。”

说罢又抬头瞟了一眼范闲,脸颊则是微微一红,又向前凑了凑,低声道,“小女子听闻范大人已经被皇帝陛下指婚,乃是郡主,我若是入室成妾,恐那郡主大人不会同意啊。”

话说的直白,但是周遭的人就看的范闲和南星姑娘密语,周围又是歌舞又是叫酒声音,根本听不清楚二人在交谈什么。儋州城知府在一旁站着,讪讪而笑,他的笑容很不自然,却又似乎心偿所愿之面。

“哎,姑娘此言差矣,无论是公主还是郡主,嫁入了我范家,当然还是要听我范闲的意思,你说呢?”范闲一脸的笑容看着面前的南星姑娘,他温柔的又向前了一步,唇于耳,不过一指之宽。

这一喘一息让南星姑娘面色绯红,但是并没有半点退意,而是直接轻柔的将自己的手搭在了范闲的肩上,“公子……既然如此,小女子全听你的便是了,家中我去打理即可。”

“既然已经说定了。”范闲的笑容忽然变了,他的面容正色的了起来,低声且有力的说道,“那你说这杯酒里面,加的是什么?”

话音刚落南星姑娘的脸色瞬间大变!她惊恐的想要转头,但是范闲拿着酒杯的手,则是已经放在了她的胳膊上!

“大……范大人……你在说什么?”尽管如此,南星姑娘还是要装作不知,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问道。

“你不知道啊?”范闲笑道,“那你说,我手里的这杯酒里面有什么呢?”

“酒杯……”南星彻底怔住了,她比范闲要矮,方才亲昵之时,她就已经半入范闲的怀中了,如今想要脱逃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她此时的目光只能看着范闲的胸膛,镇定了之后,她才笑道,“大人说笑了,酒杯之中当然只有酒了。”

“姑娘说得好。”范闲笑道,“这酒杯之中啊,不光有酒,十六年陈酿的杏花酒,还有两钱曼陀罗花,一钱生乌草、四钱香白芷,当归,和川芎天南星。”

当范闲说道曼陀罗花的时候,那南星姑娘面色就已经如同死灰一般了,说道生乌草的时候,姑娘目光已经出现了狠毒之色,再到最后的那一句,“和川芎天南星。”的时候,南星姑娘直接抬起了头,看向范闲。

范闲笑着说道,“南星姑娘还真巧,我这一口,是不是就能把你,喝在肚子里啊?”

南星想要动,范闲只不过一只手就能抓住她。

“想要进我范府,总得告诉我个真名吧?曲姑娘。”范闲邪魅的一笑。

这一笑,彻底击碎了‘南星’姑娘的一切梦!她的手抓住了范闲的胳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

“曲涵,还要我说的明白点么?”范闲的笑容,充满了压制力!

怔了!彻彻底底的怔了!曲涵看着范闲,她吞了吞口水,此时她才明白,面前的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一个什么口口相传只会写诗的所谓手无缚鸡之力的才子,沉醉在风花雪月之中的男人。

此时她才明白,面前的这个男人,是真的和那深渊之中的监察院相互配得上的邪恶,是魔鬼一样的人。

范闲看着曲涵的表情,心中讪笑,这不是和自己有点相似么?那种没有秘密,被曝光在别人眼中的样子,那种可笑的被当做旗子的委屈,那种不想被不明不白安排的愤怒,顷刻之间在这张精致且美丽的脸上,写满了。

曲涵看着范闲,冷冷的说道,“你还知道什么?”

她认为已经到了尽头,可是范闲接下来的行径,却有出乎她的意料。范闲低着头说道,“你知道这个药在我的世界里,叫什么吗?”

“世……世界?”显然,曲涵对于这个词汇还是相当陌生的。范闲微微一笑,并没有继续和她聊下去,而是拉开了距离,“既然南星姑娘如此佳人陪伴,我可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罢,范闲举起了酒杯,而曲涵震惊的站在原地。

“啧啧,范大人果然大气,风流才子,如今又有佳人相伴,今夜岂不快哉?”说着那儋州城知府举起了酒杯,大声道,“不如我们一起,祝贺这才子佳人,良宵美景!”

所有人都举起了酒杯,可是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曲涵,却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儋州城知府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即说道,“南星姑娘,范大人酒杯都端起来了,你还不赶紧?”

看着带着笑意的儋州城知府,催促着曲涵。

曲涵见此,看着范闲那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笑容挂在脸上,她硬着头皮拿起了旁边没有毒的那个杯子,她的手都有点发抖,但是仍然还是强忍着抓起了杯子,轻柔的放在了面前。她生怕范闲突然一时兴起换了这个杯子,自己当该如何是好。

可是范闲并没有,他只是像面前的人一摆,直接当场一饮而尽!

也就在与此同时那儋州城知府向曲涵试了一个眼色,是胜利的眼色,可是曲涵满面的诧异写在脸上。

落了杯子,范闲直接是将酒杯放在了托盘之中,眼里并没有一丁点的其他东西,全部都是欢喜的微笑。

看着范闲的面容,曲涵直接打了个寒颤,她颤抖着看着范闲转头走向了自己的座位,她心中开始对这个人出现了恐惧,她万万没有想到能在这个地方,这个自己布置了这么久的局之中,仅仅靠着几句话,就直接将这个她认为必胜的局势之中,扭转乾坤!

不过好在她还是缓缓地恢复了过来。

范闲坐回了原位,他将杯子放到了自己的身旁,转而拿起了自己的杯子,又饮了一口。

整个过程之中,站在原地的曲涵都没有看到范闲动一次手去触碰自己的嘴巴,也没有从嘴巴里吐出任何的东西。

知道是毒药都吃了吗?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曲涵惊讶的看着范闲,低声得自言自语道,“你到底是个人,还是深渊之中的魔鬼……”

范闲已经和儋州城知府对饮了三杯酒,此时范闲笑道,“这南星姑娘还是很腼腆的,方才还和我私下传情,如今却也不愿意坐在我的身旁。”

“哎,范大人不瞒你说,这姑娘头一次见到你这般模样的公子,年少有为,更是诗盖天下,英其非凡,此间有些惊讶当然是正常的,还是让下臣来和她提点两句。”这时那儋州城知府也是笑着站了起来,直接走向了曲涵。

“你怎么回事儿?还干不干了!”儋州城知府走到了曲涵的身旁之后,脸色大变,他应该是已经看出了曲涵不对劲的地方来了,拔腿走到了曲涵所在的地方,焦急的说道,“你可别出什么岔子,现在你们的人应该已经到了范府了,到时候人在我们手上,不愁没东西和他谈,实在不行……”

儋州城知府用手在自己的脖颈之前比划了一下,此时的曲涵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自己还是有后手的!

她被范闲着实震惊到了,现在想来确实如此,自己还有后手,纵使范闲现在在此处为非作歹也好,目中无人也好,等会儿抓住了他家里的人,她不相信范闲还能如此继续猖狂下去!

想到了这里,曲涵倒是忽然释怀了,总之面前的人是魔鬼也好,她不需要担心什么,毕竟她手里可是抓着魔鬼的软肋的。

这一说完,曲涵直接带着微笑走向了范闲,范闲一挑眉,微笑着迎接了过来。

“大人,慢慢品尝。”儋州城知府笑着入了座。

范闲倒是夹着菜吃着肉,一点也不含糊,下方的王启年和邓子越更是和那些人对酒交杯,不过二人还是控制着的,毕竟他们的任务不是喝酒吃肉。所以还是要注重大局。

曲涵拿着自己的酒杯,坐到了范闲的身旁,这是规矩,既然陪酒,若是范闲不赏,肯定是不能吃饭的,范闲倒是笑了笑,没有那么局气,直接拿了一双筷子,放到了曲涵的面前,“吃点,别饿着。”

“多谢范大人,看来范大人的心情还蛮不错啊。”曲涵笑着拿起了筷子,准备夹最近的饭菜。

而此时的范闲,则是一脸的笑意,“那是当然的啊,不光是隆潮山倾巢而出,甚至连背后杀我的人,我都能知道是谁,当然要高兴一点儿了,你说呢?”

此时,曲涵夹着菜的筷子,突然断裂。

她的神情也同时凝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